第37章 半夜开坛引魂

回到宿舍,苏柠还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刚刚都没敢看,一睁眼就看到了雕像,真像场噩梦。”

古小月虽然不像她这样表达出来,但是算九倾看到了她紧握的拳头。

“你害怕吗?”

乍然听到了她的话,古小月挺直了胸膛,甩了甩自己的非主流长发,“怕个毛线,月姐岂是被这点小场面就吓唬住的?”

算九倾没有揭穿她的虚张声势,淡淡地轻点了头。

“嗯。”

她的反应让古小月龇牙,隔空挥舞了一下小拳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

面对她的挑衅,少女竟然笑了一下。

“我说了,你打不过我。”

古小月在线狂躁,拉起了算九倾的修子,急吼吼的道:“走,我们现在就打一架。”

就在这时,大仇得报却显得并不是很开心的孟晓斜眼看了过来。

“你们要打就出去打,别影响我睡觉。”

说着她淡漠的转身朝着房间走去,砸上房门。

古小月看不惯她这幅大小姐的作风,扯着嗓子吼了回去。

“你叫我打我就打,你当我没有面子?不打了,我也要去吃饭了。”

站在原地的算九倾:“……”

这就走了?

苏柠笑眯眯的走了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露在唇边。

“走,今天是你住进宿舍的第一顿饭,我请你吃。”

“不用,我有卡。”

算九倾还是不太习惯别人的触碰,拉开了她的手,保持距离。

被拒绝了,苏柠并没有丧气,继续说道:“那你改天想让我请你的时候开个口就行,我妈怕我饿死,给我一次性充了十万块还剩好多呢。”

算九倾对十万没有个具体的概念,但是她既然这么说,那一定是很多。

“嗯,谢谢。”

**

新生入学第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走廊上多了很多打电话报平安,顺便要一波生活费的人。

古小月只觉得吵死了,穿着睡裙从床上爬下来准备把门关上。

“烦死了,一个个的十一点半了还在打电话。”

瞥见算九倾还坐在座位上安静的写字,她不由诧异。

“你竟然用毛毛写字,可真够落后的。”

少女不答,安静十足。

“你家里人都不给你打电话吗?今天是你入学的第一天。”

算九倾将最后一笔落下,放下了毛笔,这才提起一口气看向她。

“我父亲生病了还在住院,弟弟一边照顾他一边学习。”

“原来如此。”

那这电话确实不该打。

又见算九倾弯腰穿鞋一副准备出去的样子,古小月心里好奇,却又不想询问。

她希望算九倾识相点,自己报告行踪。

然而可惜的是少女面无表情的径自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在原地生气。

孟晓也起身了,随着算九倾得步伐后面。

苏柠睡得迷迷糊糊听到下面的动静,见她要出门,不由提醒一下。

“孟晓你真要出去啊,大家都说陈霜的灵魂会在校园里飘七天呢,最好还是不要出门吧!”

“不用你管。”

她冷若冰霜的态度气让古小月替苏柠感到不值。

“你管她干嘛,这人今天还丧心病狂的诅咒陈霜死。”

苏柠弱弱一笑,“我们好歹一起住了那么久的时间。”

话说另外一边,少女走在在路上。

四周安静得只有风声,校园被黑暗笼罩,宛如一只巨大的恶兽,朝着来人张开了血盆大口。

一双脚步踏上了今天的案发现场——七楼阳台。

陈霜的尸体已经被家人收走了,留在此地的雕像在暗夜里像是伫立的幽灵一样充满了诡异。

更因为白天染上了鲜血而多了几分阴森。

她将实现定格在了最中间的圣母像上,上面惨留着陈霜的血,已经干涸变成了暗紫色。

“此地没有任何线索,还是去顶楼看看吧!”

算九倾自言自语的道,拿着手电筒,转身朝着顶楼走去。

身后,一抹身影悄然而至,远远地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跟了上去。

顶楼风大,呼啸的在耳边刮过。

算九倾刚想走到陈霜白天所站的地方,一抹清瘦的身影先她一步走去了。

她顺势躲到了墙壁后面,安静的打量那人。

“从背影看应该是个男人。”

背对着她看不清面容,不过男人一袭古代长袍倒是让她觉得眼熟。

唐静玄在地面上摆放了猪头,瓜果等祭品,点燃了三柱清香插入香炉中。

做完这一切,拿起了桌面上的酒喝了一口,喷洒在桃木剑上。

从怀中掏出了三张黄色符咒,抛高半空中,身影随着剑舞晃动。

桃木剑穿过灵符时,灵符燃烧,火焰缠绕在剑身上。

他嘴里念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现!”

栏杆处,果真浮现了陈霜的灵魂。

算九倾瞳孔一镇,看向那缕白色的幽魂。

刚死的魂魄尚属于新魂,还没有自我意识,会照着生前的习惯行动。

“陈霜,你当真是自杀身亡的吗?你难道不想念你的父母,你的同学?你记忆中的最后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他的话后,陈霜动了。

灵魂在顶楼上徘徊了一回后漫无目的转身离开,走在空荡悠长的楼梯间。

“跟上。”

男人动,算九倾也跟了上去。

陈霜进入了电梯按下了“5”,男人跟着进了电梯,一人一鬼的影子消失。

算九倾后来,疾步的进入了另外一部电梯,一同倒达了五楼,案件的最初发生点——502宿舍。

算九卿看着陈霜的灵魂穿门而入,那男人似是有备而来。

掏出了一大串钥匙,用其中一把打开了门。

“房间里有打斗,挣扎的痕迹看来他们应该挣扎了一番。”

“电线箱没有被人动过手脚,那天好像是刚好停电了。”

既然停电,那人第一时间自然会想到——蜡烛!

果然,算九倾在床处发现了两根还没有烧完的蜡烛。

男人显然和她想到一块去了,他刚想弯腰去捡蜡烛。

背后的陈霜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无神的目光变得凌厉。

朝着男人伸出了手。

“小心!”

在那只手即将要掐着男人的脖颈时,算九倾从暗处走了出来。

一枚五帝自她指尖飞出,打在了陈霜手上。

“是你!小天师,我们又见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