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圣母抱子像

“沈舟远是榕城船舶公司总经理沈镇的儿子,母亲是一个歌星,听说年轻时候是个交际花所以在舞会上认识了沈父。”

“他人长得挺帅的,家里又有钱,性格也很温柔绅士所以也有不少女生喜欢他。”

“不过我之前也听到了一点关于他的绯闻,说他好像在追求他们班的班花陈霜,所以就把自己的女朋友给甩了。”

……

根据苏柠告诉她的消息,这个沈舟远应该是一个表面温柔的负心汉。

“班花陈霜,又一个线索。”

算九倾轻声呢喃,顺便问了陈霜的下落。

苏柠:“她第二天就宣布生病了,被她家里人接回去了。”

话音刚落,宿舍门外响起了一阵阵尖叫声,脚步声。

“怎么回事?”

古小月皱起了两条深眉,撸起袖子准备出去看看。

她随便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女生,凶巴巴的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女生或许是害怕她的拳头,战战兢兢的回答了:

“隔壁楼有人跳楼,我一个住在那栋楼的朋友说是陈霜。”

“陈霜?她不是回家了吗?”

古小月觉得这事情未免太过巧合了,她们刚刚才提到陈霜,后者就出现了。

还是以这样惊天动地的方式出现。

屋子里三人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从宿舍里走了出来。

孟晓的眼里闪烁这幸灾乐祸的光芒,“我要去看看,她害死了远哥,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吗?”

对于她的发言,多少有些令人感到不适。

算九倾什么也没说,半晌才吐出了一句,“我们也去看看吧。”

**

20号楼楼顶。

寒冽的风宛如刀子一样刮在脸上,吹起少女身上的白色病服,猎猎嘬响。

她雪白的脸上带着惊恐空洞的神情,赤脚踩在仅有巴掌宽的栏杆上。

纤瘦的身体在风中东摇西晃,看上去十分危险。

随着她的每一次战栗,底下的人也看得提心吊胆。

“天啊!真是陈霜。”

苏柠远远地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捂着唇惊呼。

相比之下其他三人则是要淡定多了。

古小月好奇地皱起了双眉,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宿舍的顶楼一般都是锁住的,她是怎么上去的?”

而且她身上还穿着病服,看上去应该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陈霜的父母在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时也担心女儿的下落。

现在得知她竟然在一中的顶楼准备自杀,两人急急忙忙开车赶来了。

陈母被两名警察拦着,放生痛哭,“霜儿,我是妈咪,你看看妈咪好不好。”

“警察同志,请你们让我过去看看我的女儿,让我和她谈谈。”

陈父说道。

两名警察也很理解他们做父母的此刻的心情,“你们冷静一下,着急并不能解决事情,万一刺激了她,她真跳下去怎么办?”

地面上,收到消息而来的救援队已经将学生都隔开了,铺上了厚厚一层的气垫。

可这也只是他们能做的一点微茫措施罢了。

这楼高20层,人体着落的瞬间高度势能会转化为重力势能,哪怕救了也是非死即残。

这时,一名穿着校服的长发女孩走了过来,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陈伯父,陈伯母,你们先别担心。让我和陈霜谈谈吧,我是她的宿友。”

陈母眼泪婆娑的抓紧了少女的手,“我记得你,上次来看霜儿时,你说你叫张念卿。”

“是。”

陈母只能把她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她进去。

陈霜现在看上去好像已经完全没有了自主意识,涣散的瞳孔,惨白的脸色。

她嘴里不断地溢出哭声,“笔仙,笔仙……你放过我,我是无辜的。”

然而半空中的那朵云好像变成了一张恐怖的人脸,绿色的目光紧盯着她,嗜血残忍的笑了。

“请了笔仙就要付出代价。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不是吗?”

陈霜又开始发疯了,她大哭着捂住了自己的脸,左脚因为激动迈出去了一步。

摇摇欲坠的身体前倾。

这一番动作令得下面围观的人们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人拿出了望远镜。

“跳啊!”

“她怎么还不跳!”

“就是,我都看了十几分钟了。”

“……”

算九倾听到耳边传来的这些声音,只觉得心里一寒。

他们!

古小月冷冷地哼了一声,“他妈的这些人除了成绩好,家世好之外,有什么用。”

一个个的,只会唯恐天下不乱。

孟晓虽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叫喊出来,但是她从前者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快意!

算九倾摸了摸自己的琼鼻,“就为了一个沈舟远么?”

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阵排山到海的尖叫声。

“啊啊啊!跳了,她跳了!”

算九倾下意识地捂住耳朵,抬起眸子看去。

只见高空之中那抹白色身影像是风筝一样急急坠落。

害怕的人都闭上了眼睛。

算九倾感到了自己左右手臂各自一紧。

原来是古小月和苏柠同时抓了她的手。

砰——

陈霜并没有如同大家所预料的掉落到地面上的气囊上。

她的身体在坠落到七楼的时候偏离了一点,掉到了延伸出来的半圆形阳台上。

那是艺术系学生所住的宿舍,可能是最近正好在学雕塑。

阳台上面摆放了大大小小的石膏雕像。

正中间的是一尊圣母抱子像,容貌慈祥的圣母,体态丰腴。

她怀中应该抱的圣子此刻却变成了从空坠落的陈霜。

血色喷溅到圣母的脸上,那张慈祥的面容上缓缓流下血泪。

**

陈霜死了。

以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方式死去。

回到宿舍的时候,算九倾身边路过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他妈的,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陈霜死得好恐怖。”

“嘶~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学校会不会出事。”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学校的后台可是秦家。当初秦二爷捐款十八亿成为学校最大股东,还有什么事情是秦家不能摆平的吗?”

秦家。

又听到了这两个字。

算九倾想起了那日在大街上那名命在旦夕的男人。

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司机称呼他“二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