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沈舟远死了

静!

空气安静得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富贵迈着小碎步挪到了战少的身边,“战少你说那两张卡里有多少钱?”

站少爵的目光紧盯着那抹纤瘦的白影,丹凤眼里含着一丝认真。

“滚。”

古小月好整以暇的靠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算九倾应该不会接吧,她可那些自命清高的优等生看起来是一个德行。”

旁边的同学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也不一定,钱是个好东西。”

众人猜测纷纭中,只见那只小手竟然伸了出去,结果了银行卡!

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塞到了自己的口嗲里!!

她竟然收了!!!

古小月唇角微抽,随即勾起了一抹趣味的笑容,“好,没有想到这算九倾还挺贪财的,这才是我们九班人该有的样子。”

算九倾并不认为自己不该收这钱,甜美清冷的声音开口解释道:

“第一我最近很穷;”

“第二,你刚才在校门口可是得罪过我,我没有必要免费帮你。”

“第三,算命者四不算、三不收,我想你应该也懂。”

方琪琪点了点头,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把眼泪,感激十足的握住了算九倾的胳膊。

“只要大师你愿意出手,这点钱都是小意思。”

算九倾不太习惯有人和自己接触,不着痕迹的推开了她的手,“放心,我既然收了你的钱,自然就会帮你办好这事。”

她从衣兜了取出了一张黑色符咒,上面画着烫金的繁杂花纹,神秘而诡异。

“这张符咒你拿回去,贴在你家正北方,正对着北方点一盏长明灯,记住这三日内一定要派人日夜守着,灯不能灭。”

方琪琪如获至宝的将符咒捧在手心,牢牢地记住了算九倾的吩咐。

富贵忍不住好奇的询问了一句,“若是灯灭了会怎样?”

少女轻弹了弹衣服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潇洒转身。

“灯灭——人亡!”

**

独立的女生宿舍楼。

装修漂亮的复式小公寓,每一间可住3到4人。

算九倾现在站在学校分配给自己的宿舍403门口,巧合的是她竟然和古小月一个宿舍。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彼此一会,最终古小月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进去前还不忘记凶巴巴的提醒她一句,“记得换鞋。”

身后不远处,富贵提着一只粉色行李箱气喘吁吁的走出了电梯,“我的天啊,这行李箱里到底装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重!”

古小月已经换了一双可爱的粉色小兔拖鞋走了过来,一看富贵那狼狈模样她忍不住轻嗤一声表达自己的鄙视。

“亏你还长得五大三粗的,一个行李箱都提不动,还是让本小姐来表演给你看吧。”

撸起袖子,将手放到了行李箱上,她试图单手提起来。

不对!

换成双手。

结果她一个练拳的人竟然都拿不起来。

“这怎么会这么重?”

算九倾朝着他们浅笑,“谢谢你们,还是我自己来吧。”

随即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轻轻松松的仅用单手就将行李箱提了进去。

古小月看了看她那只纤细得跟油条一样的玉臂,再看看自己充满了肌肉的手……这。

富贵也开始怀疑人生了,自言自语的道:“一定是我最近游戏打多了,疏于锻炼。”

稍晚一些,宿舍里的另外两人回来了。

一个叫做苏柠,家里不是买电器,而是做饮料生意的;人如其名,是一个性格也很酸甜的姑娘

另外一个叫孟晓,看起来不大好相处。

苏柠看到算九倾时眼前一亮,脸上写满了惊讶,“你就是算九倾吗?长得可真是好看。”

“谢谢。”

孟晓则是皱了皱眉,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你们聊,我先上去休息一下。”

身为宿友,古小月对这爱装架子的孟晓也不感冒,只是今天见她这幅恹恹的模样不由好奇。

“她这是怎么了?”

轻叹了一声,苏柠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学校的官方贴吧。

“还能怎么的,就是她暗恋的男神沈舟远死了呗,还记得几天前隔壁宿舍楼502宿舍发生的笔仙事件吗?”

古小月:“你的意思是真的有笔仙吗?”

苏柠抱紧了自己的胳膊,现在提起这事她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应该有吧,不然好端端的为什么大家都出了事。”

沈舟远。

听到他们提起这三个字时,算九倾想起了自己放在行李箱中的那枚校牌。

她将校牌拿了出来,“你们说的沈舟远是他吗?”

苏柠低头一看,惊讶的微张红唇,伸手拿了起来,“对,就是他。”

“你为什么会有阿远的校牌?”

本来已经上床准备休息的孟晓突然又出现了,一双赤红充血的眼睛盯着算九倾。

凶狠的模样就连古小月都是第一次见。

“孟晓,当着我的面欺负我们班的人,你以为我古小月是吃素的吗?”

算九倾没有想到刚才还针对自己的古小月此刻竟然会帮助自己,诧异地看了过来。

想了想,她还是开口道了声谢。

这一下倒是变成古小月害羞了,她难为情的转过了脸,凶巴巴的吼了一声。

“你别自作多情的以为我这就是接受你了,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我们九班的一员。”

“战少说了,这叫九班精神。”

斜眼抽了一眼她那别扭的样子,算九倾对她的印象也比刚才好了一些,“原来如此,但还是要谢谢你。”

“至于这枚校牌,是三天前沈舟远追公交时从他书包里掉出来,被我捡到的。”

她解释完后,这一回三人都是一脸不信的样子。

苏柠闷笑了出来,“你说沈舟远,追,追公交?这怎么可能!”

少女一脸不解,“沈舟远为什么不能追公交?”

孟晓见她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可这校牌这确实是沈舟远的,一时陷入了纠结之中。

“因为阿远他们家很有钱,上下学都是专车接送。”

如此的话那天见到的少年又是谁?

原本以为拿着这枚校牌就能找到沈舟远,继而查出皇冠酒店的事情。

可现在沈舟远的身份有疑,看来她得先调查出他的死亡真相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