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孩子静悄悄势必在作妖

战少爵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在女孩子的面前上一秒豪言壮志,下一秒就惨遭打脸。

“嘶~”

富贵连忙小跑上去送上手帕。

算九倾缓缓收回目光,轻声道:“我已经提醒过你,你最近会倒霉了。”

进门前她就感觉到了一丝诡异,太安静了!

孩子静悄悄,势必在作妖。

所以她才想着捡一颗石头先探探路,谁知道他会那么鲁莽。

擦着脸的战少爵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所以你早就知道了,故意看着我出丑!”

“不是,他们想针对的对象是我。”

算九倾坦言。

战少竟无言以对,搞了半天其实是他作自受。

“艹!这是可恶,要是让小爷知道是谁那么无聊,老子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教室的门打开,男男女女从里面走了出来,为首的是那个染着一头黄色头发的非主流女孩。

整齐划一的弯腰鞠躬,“战少,对不起。我们还以为……”

“战哥,我们错了,求您别生气。”

“滚开,老子特么的现在看到你们就烦。”

战少爵冷厉的目光看得他们头皮发麻,正忐忑自己会不会被战少爆锤一顿呢,眼前一抹白影翩然走过。

是那个插班生。

算九倾落落大方的走进教室,一双杏目转动,最后定格在大开的后门。

“风水被破坏,难怪九班的学习成绩提不起来。”

她走进一中之后发现这里的每一颗树,每一颗石头都是讲究布局的。

教室的风水布局和外面的阵法相互呼应。

背所建造这所学校的人必定是位高人。

黄毛少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的怨气的走了进来,站在算九倾的面前,举起来拳头。

“老娘被战少骂了,都怪你。”

作势就要打下来,胳膊忽然被另外一名男生拉住,“月姐,算了算了,你看她长得那么小,你一拳还不给她打废了。”

“滚开!”

暴躁的小月此刻哪里听得进劝告,重重地一拳打在那男生胸口。

后者吃痛的松手,她再度举拳冲着算九倾的脸打去。

周围的人看得到吸一口凉气。

“嘶~她惨了,敢得罪月姐只怕肋骨起码得断两根。”

“那可不,咱们家月姐可是练泰拳的。”

拳带着风扫面而来,这一拳包含了古小月莫大的怒火。

就连战少爵都开始为她感到担忧,“她竟然不躲,是吓傻了吗?”

皱眉。

算九倾轻抬手,在古小月的拳头即将打到自己的前一刻,看似轻飘飘实则以自身灵力挡下了她的拳头。

不费吹灰之力。

“你的父亲早亡、母亲应该是一名身患残疾的人;下面还有个弟弟,而最近是不是也熬夜失眠、经常感到内心烦躁不安?”

古小月顿时愣在了原地,一双怔愣的眸子盯着的少女。

这些事情她从未与谁说过,她怎么会知道?

“你调查我?”

算九倾缓慢地松开了手,“当然没有,实际上我这是第一天进校园,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不是吗?”

“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都是我算出来的,你若是想要晚上镇定入眠,最好在枕头下面放一把菜刀。”

听完这,古小月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不屑的扯了扯唇,“搁我这来行骗了,你下一秒是不是要说你其实能够通鬼神?”

“嗯。”

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古小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哭声,正是刚才在门口为难了算九倾的方家大小姐。

九班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她们这些自诩尖子生的人,现在当然是抓紧了时间地嘲讽。

“哟,这不是上次月考获得了语文第一的方家大小姐吗?你不在你的一班呆着好好学习,来我们九班做什么?”

“就是,我们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不适合你们这些好学生。”

“难道是来我们班追战少的?”

无辜躺枪的战少爵沉下了脸色,阴鸷的目光盯向了方琪琪,剑眉蹙起,“你想要为难我们九班的人,先问问老子的意见。否则……”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噗通”一声,昔日骄傲的尖子生方家大小姐竟然跪在了九班门口。

声音哽咽的道:“算九倾同学,求你原谅我。”

战少爵一脸疑惑的问号。

众人则是傻眼了。

教室里,古小月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平静如水的少女,又看了看外面跪着的方琪琪。

“你对那娘们做了什么?我印象里方琪琪可是白家大小姐的跟班,平日里拽得二五八万的。”

算九倾深神情恹恹的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她做什么,事实上是她想让我给她当奴隶。”

闻言,古小月冷笑了一声,收回了拳头改为双手抱胸,“呵呵,她还是老样子,就冲你得罪了方琪琪,本小姐这次放过你了。”

骄傲的抬起了下巴,等待着算九倾的道谢。

而少女竟不识抬举的吐出了一句,“错了,你打不过我。”

门外,方琪琪跪了好一会,来来往往的人都看了过来,其中不乏幸灾乐祸的人。

面对这些闲言碎语的侮辱,骄纵的方家大小姐竟然没有发货。

她低着头,猛地在地上磕了三记,白皙的额头上都青紫了一片,“算九倾同学,求求你救救我。”

在她的哭声中,那抹翩然的白影终于走了过来,站立在她面前。

“此乃命数,你命星七杀夫妻宫廉贞与玲星为辅,此乃女强男弱之命,所以你的未婚夫才会英年早逝。”

方琪琪焦急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算九倾,“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刚才不该得罪大师,还请大师帮忙我这一次,我以后一定痛改全非。”

少女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张银行卡,浅笑嫣然,唇边的两个小酒窝乍现,陈述道:“这不是钱的事情,你刚才还想让我给你做奴隶。”

方琪琪身如抖筛,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脸色青白一片。

她又摸出了一张银行卡,这一次,将两张卡一并奉到了少女的面前。

“大师,这另外一张卡是给您赔罪的,还请您不要生气,密码是123456”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