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立刻后悔了

“好,很好,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我面子。”

目光一凶,就在大家以为脾气出了名不好的战少要打人时,他竟然傲娇的哼了哼,转身离开。

“富贵,跟上。”

富贵,也就是刚才给他递书包的人。

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秦少您走慢点,等等我呀。”

走在前面的少年脚步更快了,冷声传来,“一个小时之内,我要那个女孩所有的资料。”

富贵眼角一抽,心里吐槽。

战少你改演霸道总裁了不成。

话说这边,方琪琪目光得意的看了过来,“战少离开了,现在继续说你给我做奴隶的事情吧。”

“其实也不多,就是……”

安静十足的少女打断了她的话,“不急,你的电话响了。”

方琪琪手里的手机果然开始震动,她皱了皱眉,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算九倾。

“那就等本小姐接了电话再教训你不迟。”

“希望你到时候还有那个心情,记住我叫算九倾。”

报上了名讳后,她翩然转身离去。

“装腔作势,本小姐会让你为今天的事感到后悔的。”

她现在得先接个电话先,刚拿起手机就听到了那头传来母亲的哭声。

“琪琪,不,不好了……家伟他,他做的飞机遇到了极端天气,暂时失联了。”

“什么!”

方琪琪还来不及惊讶,学校外面的店子屏幕本来在播放“感动中国”的人物特辑的,现在变成了严肃的新闻联播。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今天早上9.21分,榕城飞往伦敦的航班F3208601受到极端天气的影响……】

砰——

方琪琪的手机顿时掉到了地上,屏幕碎成几片,电话里依稀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

“琪琪,你别伤心,家伟一定会没事的。”

“琪琪……”

方琪琪突然像疯了一样,边哭边追着少女离去的方向跑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会知道?”

“算九倾,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

“我给你道歉,我后悔了,我给你做奴隶行不行,你回来呀!”

然而少女已经走远了。

**

招生办公室内。

穿着一身红色长裙,姿容妖艳的女老师瞪着一双细跟高跟鞋坐在椅子上。

指尖夹着一颗女士香烟,随着烟雾升起,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橙子香。

办公室里的人神态各异。

隐约听到一名女老师的小声嘀咕,“墙壁上就写了禁止抽烟……”

另一名老师用眼神制止了她,“人家可是系主任。”

红裙女子似乎没有听到,红唇轻启,继续开口说道:“今年招进来的高三学生基本上都分班完毕了,现在就剩下一个算九倾,你们哪些班级还缺人的?”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说话的那名女老师急忙摇头,“不用,我们班50个人已经够了。”

“我们班也是,多出来一个,我的教学计划也要白做了。”

一名戴眼镜的年轻男老师顶着巨大的压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那位算九倾同学,之前的档案里没有一次及格的,这回考试的卷子也就只做了一半,说实话我都不明白她有什么资格进入一中。”

对于他的疑问,红裙女子只是淡淡回了一句,目光微冷,“这是校长的决定。”

“所以,如果有任何不满请去问校长,既然你们都不想要这个学生,那就把她放到九班吧。”

话音落下,美女袅袅的起身离开了,路过门口时顺便掐断了香烟,丢到了垃圾桶里。

九班。

榕城一中里成绩最差,最不服管教的班级。

只剩下三个多月高考,按理说应该是学习氛围浓重。

可九班却是我行我素,看电影的,打游戏的,上课睡觉,吃零食,讲话的应有尽有。

三五成群的学生们坐在一起,今天都为了讨论一个新来的插班生。

“哎,听说咱们班今天早上要来一个新同学唉,也不知道谁那么有勇气敢进九班。”

说话的女生长了一张白嫩的娃娃脸,可惜一头好好的头发染成了耀眼的金色,弄成了非主流的爆炸头。

刚睡醒的同学打了个呵欠,“谁知道呢,不过咱们也好久没有整蛊别人了不是吗?”

说着,他惺忪的睡眼中闪过一丝恶趣味的光芒。

“我听说她是校长亲自招进来啊!”

“喔?就那游手好闲整天在花园里锄土的老头?那不更得好好招呼一下我们的新同学。”

达成了一致意见,幼稚的少男少女们竭尽所能的为那位即将到来的新同学布置了“层层惊喜”。

门外,少女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抚着自己的下巴,轻阖的美目无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扒在窗子上的“哨兵”模糊地看到了一抹白色身影。

“大家各就各位,那个插班生已经来了。”

“只是,她怎么还不进来?”

就在这时,算九倾终于动了,不过少女并没有吵着教室走来,而是放下行李箱准备吵着花园走去。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也朝这边走来了,刚刚见过面的站少爵此刻冷着一张俊脸。

富贵苦笑。

“战,战少!对不起,我不知道校长他老人家会在走廊。”

迟到的战少爵毫无疑问地被骂了一顿。

“别惹我,小爷现在心情可是极度不爽,咦……那不是她吗?”

又见面了。

少年紧抿的唇瓣怒气消散,扬起了一抹笑意。

他抬脚走了过去。

忽然拍了拍算九倾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目光看了过来。

“啧啧,你竟然追我追到了这里,如何是想要为刚才的事情道歉吗?”

算九倾手里捏着一枚石头,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来这读书的。”

来九班读书?

她莫不是脑子坏了。

富贵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他们嘴里说的插班生。”

战少爵生气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那你怎么不进去,是不是不敢进?看着,小爷证明给你看,九班的人对我也得低头叫哥。”

说着,他大长腿一迈,伸手推开了半阖上的教室大门。

“不可!”

她这两字还没有说完,富贵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刷拉——

推门的瞬间,掉落下来的盆,如浦飞溅的水花。

“阿嚏!”

好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