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用我们不熟

就在她们欢呼男神的时候,一名同样穿着校服、长得人高马大的少年跑得气喘吁吁在后面追了上来。

扯着嗓子在后面大叫他的名字,“战,战少~你的书包掉了。”

嘶~

车轮在地上划下了一道深刻的痕迹,少年一脚蹬在地上,一米八的大长腿又瘦又细,好好地黑色校裤非要在上面划出两道口子。

在这还不算太热的早春天气里露出膝盖。

停下车,少年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凌乱的头发,露出饱满宽广的额头,这动作又帅又撩,直惹得校门口的众多女生又疯狂了。

长得人高马大的少年终于跑到了战少爵的身旁,累得满头大汗的他恭敬的将手上的书包奉上,同时小声地在他耳边提醒。

“战少,今天早上这一节课是历史,校长亲自授课,所以您最好还是不要迟到的好。”

话音落下,战少爵却是不以为然,“喔,又是那个老头子的课啊,那我可以好好地睡个回笼觉了。”

“这……”

只怕是不行,马上就要高考了,为什么他家老大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少女便是在这个时候踩着一地的尖叫声前来,她穿着一身样式简单普通白色长裙,长发披散在。

手里提着一个有她半人高的粉色行李箱,细弱得可怜的两条胳膊和那行李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叫人看了觉得触目惊心。

这么细的手腕怎么能提那么重的箱子?

也不怕折到了骨头。

算九倾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惹得这些人疯狂了一样的尖叫,出于职业本能的探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既然如此,那就与她无关了。

淡定从容的提着那个与她身形不符合的行李箱走到了校门口的位置,就在她即将迈入校园的时候,一名保安将她拦截了下来。

声音还算温和,“小妹妹,你是不是走错路了?初中部在隔壁那条街。”

话音落下,算九倾听到了周围传来了阵阵哄笑的声音。

也不怪保安认错了,她本来就长了一张清纯白净的小脸,素面朝天不施任何粉黛的容颜搭配着她娇小的身材,看上去极为稚嫩。

一旁的女生们看到了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时,更是发出了浓烈嘲讽。

“啧啧,你们看她穿的那叫什么破衣服?那质量看上去就像是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一样。”

说话的女生身材高挑,出落得大方秀丽,一头精致的卷发,脸上画着成熟的妆容,身上的昂贵香水更是价值好几万一瓶。

而回答她的是另外一名个头稍矮,长相也普通许多的女生,看到算九倾的脸时,她的嫉妒之火便冒了出来。

“可不是,这里可是榕城一中,可不是这些穷小孩的游乐园。”

算九倾闻声看了过来,冷淡的目光扫了两人一眼,特备是身材高挑那女人。

精致的妆容都掩盖不住她眼底的青黑,凸起的颧骨更是一脸的克夫之相。

层云掩盖,看不见日光也看不到星辰。

少女低头,掐指一算,今日值日的乃是卯宿……红唇轻启,对那女生道:

“衣服如何,求个舒适而已。我现在倒要奉劝你一句,现在立刻回去月老庙求一根红线,否则你这辈子只怕都要孤独终老了。”

她的话音落下,众人都愣住了,随后纷纷捧腹大笑起来。

高个子的女生根本不把算九倾的话刚在欣赏,甚至觉得她不过是嫉妒自己罢了,脸上的表情越发得意。

“如何?像你这种穷人因为嫉妒本小姐出身名门,又有个身份高贵的未婚夫,无奈你又没有什么本事,就只会说酸话来诅咒我吗?”

矮个子的那女生也白了一眼算九倾道:“琪琪你别听她胡说八道,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来的初中生,说话像个疯婆子一样,别理她。”

被骂了的少女却是好暇以整的坐在了行李箱上等,这一次她冷冷地再吐出了一句癫狂的话语。

“五分钟,一定让你后悔得痛哭流涕。”

琪琪唇角微抽,若不是战少还在这里,她得顾忌一下自己的形象,说不定现在早就冲上去打算九倾了。

不知所谓的东西。

“行啊,要是五分钟我没有后悔得痛哭流涕,你要如何?”

算九倾一口否决,吸了吸鼻子,“不可能!”

她的神级八卦从来没有算错过。

方琪琪双手抱胸地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的少女,发现她脸上都没有化妆的痕迹皮肤就如此雪白时,忍不住想要撕了这张脸。

“呵呵,本小姐劝你做人还是不要太自信了,像你这种穷人只怕除了一张嘴巴硬一点,也没有什么本事。”

“干脆这样好了,若是五分钟后我没有后悔,你就得给我当一天的奴隶,端茶倒水如何?”

少女眨了眨无辜的眼睛,刚想开口应下时,眼前传来了一道清澈动听的声音。

“是你?”

算九倾诧异地看去,只见一名长相不错的少年正朝自己缓缓走来,那张脸隐约有几分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

她眼底的迷茫并未逃过战少爵的双眼,心里“咯噔”一记,有些挫败,“你忘记我了吗?”

闻声,少女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战少爵差点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就是上次在网吧见过一面。”

第一次体会被人“忽视”的滋味,战少爵感到了无比的心塞和……失落?

见鬼了,我什么要这么在乎这个小丫头记不记得自己?

对,就是因为她上一次说自己要倒霉了?

可都过去了这么多天,他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

“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

算九倾的话音落下,战少爵半眯了眯眼睛,长腿一迈走了过来。

眼角的余光落在了脸色发白的方琪琪脸上,“这么样?被人为难了,要不要叫我一声哥哥,我救你啊。”

方琪琪:“!”

原来这贱丫头和战少认识。

下一刻,算九倾的回答让她放心了。

“不用,我们不熟。”

少女的声音轻淡淡的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