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摆在眼前的三条线索

根据孙笑涵所给的提示,算九倾回来以后果然在原主的手机里发现了一点线索。

是一张聊天截图。

图片的顶端写了【#榕城桃花村老乡聊天群#】几个小字,和原主聊天的是一名叫做“泽披天下”的网友。

他自称是一中的校草,并且炫耀自己和一中的“四大美人”认识。

下面很快就有人质疑他的话。

爹带你上分:【你要是一中校草,那我就是桃花村的村草了,别开玩笑了,你说白家大小姐追过你,是还没有睡醒吗?】

geigei好大:【就是,吹牛!白小姐可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一直是校园论坛上的风云人物,怎么可能会追你这种瘪三?】

泽披天下:【我说了我本人长得很帅,而且我和白家大小姐同班,日久生情有什么不可能的?】

大家似乎都很震惊他竟然和白家大小姐同班。

那人便发了一张邀请帖的照片到群里,果然是白家的邀请函。

为了庆祝白家大小姐二十岁成人礼,白家在榕城最华丽、昂贵的皇冠酒店举办宴会。

上面写明了时间和地点。

爹带你上分:【我靠,还真是白家的邀请函,等等为什么马赛克,难道是P图不成?】

泽披天下:【你P图我看看?这还是陆女神亲手转交给我的,我上次和她一起钢琴四手连弹后就认识了。】

geigei好大:【陆若雪,我去,我去,我的梦中情人啊啊啊。】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原主弱弱地在下面询问了一句,【请问这是真的吗?刚好我那天也要去皇冠酒店见朋友,能不能和楼主顺路?我第一次去榕城,不识路。】

楼主便是泽披天下,他估计是一看原主的头像是个妹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泽披天下,“好啊,你加我。”

截图到这里就没有下文了,算九倾翻找了一下原主的微信联系人列表,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没有找到这位叫做“泽披天下”的人。

不过这一趟也算是小有收获,至少她知道了事情发生的地点——皇冠酒店。

不过时间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线索。

现在放在算九倾面前的有三条线索:

第一条就是皇冠酒店;

第二条便是这位叫做泽披天下的网友到底是不是孙笑涵口中的“沈舟远”;

第三条就是同去过宴会的白家大小姐和陆若雪。

她若直接去询问陆若雪,也不知道能不能从她口中得到真话。

思忖了一番,算九倾决定还是先验证一下第二条,正好她后天也就要进一中了,那枚属于“沈舟远”的校牌她还放在抽屉中,不失为一个可以利用的好机会。

*

三月春风和煦,窗外一片鸟语花香,阳光穿过明净的窗户照到雪白的蕾丝窗帘上。

上面镂空的图案宛如斑斑点点的星星一样投射到地上,很快被一只玉白小巧的玉足踩碎。

算九倾将正弯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背对着奚美娟,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单薄的肩头、又浓又密的长发垂散在她的白色小裙子上,格外清纯。

裙摆下露出一双纤细白皙的玉足,少女细细的两只手臂更像是嫩生生的莲藕似的,淡青色的经络更添了几分瘦弱的美感。

此刻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像是洒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半露的侧颜恬静美好。

这一幕看得奚美娟愣久久地愣在了原地,眼前这被她疏略了十八年的女儿不知道何时竟已经出落得如此水灵了。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当年离开时,只有一岁的小奶娃娃,穿了一件粉色天线宝宝外套,鼻子和眼泪一起掉落,哭着让她别走的那幕。

有那么一刹那,奚美娟恍惚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离开对小九来说是否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可转念一想,她当初若是不离开桃花村,也就没有现在这富足闲适的生活……她不后悔!

算江南是个没有本事的男人,而她奚美娟却天生富贵命,怎么能留在那种落后贫困的地方白白渡过一生。

算九倾将最后一件物品放到了行李箱中,刚准备起身,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只是去报个名,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

闻言,少女转过了身来,一双轻淡的眸子看着她,红唇轻启地宣布道:“我准备住宿舍。”

住宿舍?

奚美娟倒吸了一口冷气,姣好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怒容,“不行!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还以为是我们陆家亏待了你。”

“住什么宿舍,反正家里的司机每天都要送小雪去学校,你们都是在一中读,顺路也就去上学了,没有必要住宿。”

她的话音落下,算九倾却是听得心中冷笑连连,眼睫微垂,掩去了杏眸中的情绪。

“所以你不让我住宿是担心陆家的名声因此受损?可我姓算,在外面也不会有人知道我是你奚美娟的女儿,不是吗?”

上一次遇到那位楚夫人,她介绍自己是她的女儿时,脸上的难为情算九倾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奚美娟哪里想到她会直接回怼自己,被戳穿了虚伪面目的她不禁有些恼怒,“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

然而少女接下来的话更为犀利的戳中了她的内心,直叫奚美娟无法反驳。

“难道不是吗?你让我和陆若雪一起去上学,先不论她是否愿意和我同坐一辆车。你脱口而出的顺便两字更是表明了我和陆若雪在你的心里谁才是主要。”

这……

美妇人一时噎住,她心中呼之欲出的答案自然是——小雪重要。

可面对少女平静且明亮的双眼时,她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算九倾淡漠一笑,转过了身,将行李箱的拉链拉上。

“我想你大概也不想让你那好女儿和我同框出现的时候,被人知道她还有我这么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吧。”

唰~

拉链的声音清脆响亮。

一顺到底。

奚美娟的心在这拉链合上的时候产生了裂缝,不断撕扯着她的思绪。

她确实不想让小雪因为自己年轻时候所犯的错误而被人耻笑。

她合该像那冬天的雪一般,纯洁且荣耀的过完一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