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抛夫弃女的豪门母亲

“不知道啊,我这么住了多年也没见算家有什么有钱的亲戚啊。”

“也许是马蛋驴子表面光呢,现在装富的人一大把。”

“那你可就看走眼了,光她手上的包最起码就要十几万。”

就在众人猜疑纷纷时,美貌的妇人走到了算九倾的面前,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女儿,你受苦了,妈妈来接你回家了。”

女儿!

这有钱的美妇人竟然是小九的妈妈!!!

一片哗然。

“姐。”

一道细弱温润的声音传来,听到动静后刚醒来的少年失落的站在门口,一双无波的眼睛肿蓄满了眼泪。

父亲病重,生死未卜。

现在,竟是连姐姐也要离开了吗?

终于,不堪重负的眼泪化为珍珠滚落少年的脸庞,洇湿了一片衣领,颜色立刻变得深浅不一起来。

算九倾冷漠地将自己的手从妇人的手中抽出,缓步走回了房间,伸手扶住了少年的胳膊,坚定的声音对他保证道。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姐,真,真的吗?”

她没有回答,可掌心的温度却是让算应星倍感温暖,这是从前的姐姐从未给过他的感受。

美妇人派遣保镖在门口等着,自己则是高傲十足的双手抱胸的走进入了屋内。

巡视一圈,不屑的笑容挂在脸上,嘲弄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庆幸,“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没出息。”

屋子里,连张像样的沙发都没有。

嫌弃板凳脏的她宁愿站着。

算应星紧张的握住了算九倾的手,小心翼翼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姐,这……这位阿姨是?”

美妇人主动地回答了他的疑问,“我是小九的亲生母亲。”

嘭——

算应星一时愕然,手里的杯子落地,碎成了无数片。

姐姐和他,竟不是一个母亲所生。

原主的父亲名叫算江南,而这妇人奚美娟则是他的妻子,生下了算九倾之后她忍受不了这贫穷的日子。

于是在外面勾搭上了一个富豪,抛弃刚出生的女儿连夜逃跑了。

后来她顺利的嫁入了榕城陆家,还生下了女儿陆若雪,只比原主小一岁。

这些年来她除了没有儿子傍身,豪门太太的生活过得极为舒心。

直到半年前,原主和她在商场偶遇,奚美娟这才发现前夫一家竟然也在榕城。

她离开后,算江南二婚娶了一个老实本分的女人,可惜那个女人没有福气,在生算应星的时候难产死了。

经历这一系列事算江南歇了再婚的心思,只想一个人养大两个孩子。

为了稳住算九倾让她别去打扰自己的生活,奚美娟这半年来偶尔会约她出去逛街,买买奢侈品,小恩小惠的拉拢关系。

直到一个月前,陆家决定和榕城首富秦家联姻,她竟提出了要接算九倾回陆家住的提议。

原主一心向往有钱人的生活,赫然答应了。

也正是在她答应了回陆家的第二天就出了事故,这未免也太过巧合。

昨晚看到医药单上的巨额手术费,她通过原主的手机找到了奚美娟的号码,给她发了短信,让她今天早上八点来。

算九倾喝了一口水,葱白的指尖缓慢的抚这杯沿,开门见山的道:“想要我和你回去也行,只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奚美娟还以为她会好以前一样让自己给她买衣服包包,这些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事。

“行,你说。”

“第一,我要你在市区给他们准备一套房子。”

“这……”

美妇人迟疑了,同在一个城市,若是算江南和她现任丈夫碰面了怎么办?

可见少女的态度坚硬,她只好咬着后槽牙的答应了下来,“可以,但是地址我来选,第二个呢?”

“我要五十万。”

“你疯了,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从前送她的也不过几万块的包或者衣服,这一口气要五十万,她感觉自己像是被这个女儿敲诈了一般难受。

算九倾不急不慢的放下了水杯,红唇轻勾,“母亲别急,这五十万你并不白花。我回归的价值你心里清楚。”

话音落下,奚美娟震惊十足的看着眼前的少女,难道……她知道了那件事?

“第三个条件呢……”

这最后一句话,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美妇脸上的笑容险些挂不住。

算九倾歪着小脑袋想了想,随后露出了一抹八颗牙的标准笑容,神情慵懒,“第三个条件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就先放着吧。”

“那你什么时候和我回去?”

“等我爸醒来之后。”

少女见她陷入而来沉思的模样,突然道:“你若是愿意的话,可以留下来住一晚,明早和我一起去看望他。”

奚美娟来之前就知道算江南出了车祸,不过她可不想去看那个窝囊的男人,当即冷哼了一声。

“不用了,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今晚会先住酒店,记住你说过的话。”

“嗯。”

淡淡一句,心思已定。

翌日,阳光温暖的照在桃树上,落英纷纷留下一地残红,站在树下的少年静立不语。

灼灼桃花,全成了他眼底的悲伤。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他收拾了心情转身走了过来,“姐,你起来了。早餐我已经做好了,等你吃了我再去医院。”

桌上的白粥温度刚好,味道依旧。

算九倾默默地将白粥喝完,昨晚他给自己的五十万,原封不动的又递到了少年的手上。

“姐,你。”

“还当我是你姐,那就拿着。医药费我已经付了,房子也准备好了,等爸出院了你就和他搬到城里去。”

“拿着这只小瓶子,里面是我买的药,要是父亲醒来就让他吃下去。”

听着她临行前的交代,第一次面临分别的姐弟两人心中滋味并不好受,算应星捏紧了拳头。

“姐,那……那你还会回来吗?”

这个问题,算九倾无法回答他,她现在只是一抹附在这肉身上的幽魂,也许某一天某一个时刻,她会消失。

“应星,我只知道,你永远是我算九倾的弟弟。”

闻言,少年开怀一笑,雪白的牙齿险些晃花了她的眼睛。

下一秒,倏然见他眼泪无声而落。

揪人心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