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孙家小儿子果然出事了

夫妻两人出门一看,前几天从工地上捡回来的几根钢筋本来是好好地放在走廊上,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风太大给吹到了路上。

小儿子走路一向不太上心,就顾着玩。

这会整只左脚被钢筋穿过脚踝,汩汩鲜血如同小溪一样流了老长,触目惊心。

“儿呀!”

孙母连生了三个女儿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平日里就眼珠子似的疼爱着,现再看到孙梦宇宙出事,她比谁都心疼。

“早叫你用绳子把这些东西扎起来你不听,现在好了,我可怜的小宇呜呜。”

儿子哭得连声音都哑了,孙父当然也很自责,“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快把他送去医院,我去想办法借点钱。”

也只能如此了。

*

医院,明亮干净的办公室内,阳光穿透百叶窗,在桌面上留下了条状的斑驳光影。

长相俊美的年轻男子正百般无聊的转着手上的笔,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好看,漫不经心的在诊断结论书上写下了“面瘫”二字。

见状,站在他对面的黑衣青年顿感无语,冷酷的面容难得浮现出了一丝表情,“楚少,劳烦你认真点!”

感情他检查了半天就得出这两个字?

楚俞深抬起了俊逸的脸,如秋水般潋滟的桃花眼中光芒流转,不厚不薄的唇瓣开合,轻笑了一声。

“阿印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明明比以往都要认真……而且你家主子这面瘫的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怀疑——”

停顿了一秒,他换了个单手撑腮的邪魅姿势,瞥着那人的脸色,继续道:

“他以后很可能会变成木头人喔。”

那位叫“阿印”的男子刚想说话时,门外传来了一阵紊乱响亮的脚步声。

“医生,医生在哪里?快,救救我儿子!”

长相清秀的小护士忽然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入目三名容貌气质各不同但是一样英俊帅气的人看得她愣了一秒。

脸上微红,结结巴巴的道:“楚,楚医生,有急诊。”

啪——

楚俞深将手上的笔一丢,高大清瘦的身子站了起来,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脸。

“哎,本来还以为今天可以下个早班去酒吧蹦迪的,现在看来是蹦不了。”

“病人在哪里?”

这一句,是问小护士的。

那姑娘显然还沉迷在这一屋子的美男中,恍惚回神,“在,就在走廊上。”

“我明白了。”

楚俞深起身,抬起长腿朝着门外走去,临走时不放心的叮嘱两人:“阿印你送阿言回去,记得他这几天最好静养。”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北言冷静的凤眸转了过来,薄唇轻启,“正好我也该回去了,你去忙吧。”

刚走到走廊,迎面一名中年夫人抱着浑身是血的小男孩跑了过来。

幼儿的脚腕被一根拇指粗的钢筋穿过,连粉色脚筋都被扯出了一截,滴答的流着血。

“嘶~”

饶是见惯了比这还要恐怖场面的宋嘉印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气,“这孩子只怕今后都要落下残疾了。”

上天何其残忍,让一个无辜稚子受这样的罪。

秦北言认同的颔首,头颅微垂曲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底的光亮,窗外的阳光正好落在他的睫毛上,洒上了一层金粉。

一时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你去看看,能帮的话帮一下吧。”

闻言,宋嘉印轻挑长眉,浅笑的声音响起,“呵,你秦二爷竟然有恻隐之心这种东西?”

秦北言懒得理他,抬脚离开。

急诊室外的红灯亮了许久,孙母一边担心着正在抢救的儿子,一边担心前去借钱的丈夫空手而归。

就在这时,孙父跛着脚满头大汗的跑来,手上捏着一堆单子。

他刚来,孙母就着急的上前询问,“怎么样?钱借到了吗?”

孙父面色一凝,摇了摇头。

眼看着孙母就要发火,他连忙将单子递上去说道:“你别急,我刚才去收费室问,护士说已经有人帮我们付过了。”

“啊?”

有人付过了?

她不记得自己有认识个这么有钱又好心的人,不过这总归不是什么坏事,孙母双手合十。

“感谢上苍保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夫妻两人都快要站不住了,急诊室的大门重新打开。

一名年轻帅气的医生走了出来,孙母浑身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你们就是病人的家属吗?”

“是,医生,我儿子咋样了。”

楚俞深摘下了口罩,桃花般邪魅的脸上挂满了汗水,“暂时脱里了生命危险,断了的脚筋我也接上了。但是,这肯定比不上原来的,他以后只怕会留下一点后遗症。”

“什,什么……后遗症?”

孙母鼻头一酸,眼泪滚落,激动十足的伸手抓住了楚俞深的袖子。

后者皱着眉,不着痕迹的拂开了她的手,“不能剧烈运动,下雨天脚会疼,严重的话还可能成为跛子,这要看后期的康复治疗了,建议你们最好找一个康复疗养中心。”

这……

那种地方一听就很昂贵。

而他们家现在连饭都快要吃不起了。

两人眼泪婆娑的沉默了下来,孙母突然想到了算九倾,将自己的一腔怒火转移到了丈夫身上。

“对了,都怪你。上次那小姑娘临走前告诉过咱们小宇会出事。当时你还说人家是骗子,现在好了,小宇真出事了。”

孙父哪里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内疚十足,“她不是留了个联系方式,你放在哪里了?我回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吧。”

“当时随手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当成垃圾随便丢了。

楚俞深听着夫妻两人的对话,倒是听到了一个令他觉得可笑的事。

这世界上会有人未卜先知吗?

真是愚昧!

双手往衣兜里一插,他潇洒的转过了身去,“病人接下来会转移到病房,大概明天才能醒过来,你们准备一下只怕要住院一段时间了。”

孙母感激不尽的目送他离去,“谢谢医生,谢谢你。”

楚俞深离开后,她伸手从自己裤兜里摸出而来几张皱巴巴的纸笔递给丈夫。

“你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两盆万年青。”

“记住不要贪小便宜,尽量买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