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巷子里半夜跳舞的女人

然而当众人算九倾手心的那抹朱红时,纷纷一愣。

“怎么吐血了?”

奚美娟感到不对劲,她急忙抽了张桌上的纸巾递给她。

刚才那道鬼气逃离,突破了她的阵法,被阵法反噬算九倾一直感到不适。

直到刚才,抑制不住内心的气息翻涌,吐了一口血。

陆若雪半信半疑的看了过来,懊恼的干笑两声,“原来姐姐你身体不舒服,难怪刚才……”

她想起自己打开房门的一瞬,好像有一阵怪异的风迎面吹过,感觉阴森森的。

“我没事。”

算九倾强行提灵气,压制着体内的痛楚,脸色惨白,吐过血的樱桃唇瓣看上去更是娇艳欲滴。

“可能是之前的车祸你身体还没有好全,抽个时间去医院检查看看吧。”

“快上学了,这样拖着一副病体去也不太好。”

话音刚落,秦太太则是抓到了其中的关键字眼“车祸”。

美目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转瞬即逝。

起身拿包,准备离开,“陆太太说得对,还是身体要紧。既然你们还有事,那我和晗晗就不打扰你们了,改天再约。”

奚美娟寒暄着挽留了一二,随后吩咐陆若雪道:“小雪,你送一下她们。”

“好。”

陆若雪乖巧的跟在两人身后,路过花园,秦晗一边走一边低声询问她,“那个算九倾真的只是个乡下人吗?和我见过的乡下人很不一样,挺有气质的。”

气质?

她能有什么气质,分明是性格古怪!

陆若雪在心里不屑的轻哼了一记,面上无害的继续说道:

“嗯,我姐姐之前都住在桃花村,除了一个在工地上干活的父亲,还有个同父异母的瞎子弟弟。”

工地上?

那岂不是又脏又臭?

瞎子弟弟……

啧啧,一家人又穷又残,真惨。

秦晗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说不出的优越感来。

她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秦家家主,掌管了上百家公司;母亲出身名门,书香门第的白家;哥哥更是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商界新贵。

纵然那个叫算九倾的女孩长得好看又如何,低贱的出身会像阴影一样伴随她一辈子!

一旁的秦太太一语不发,但她竖起的耳朵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中随即有了一番盘算。

入夜,一片漆黑,古老的小巷子里没有路灯,只能凭借着暗淡的月光隐约见到外面的事物。

长长的巷子、呼啸的风从耳旁吹过,不知道是谁家养的狗,声嘶力竭的在黑暗中狂吠着。

“汪汪汪~”

怪扰人清梦。

熟睡的人睁着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嘀咕了两句,“隔壁黄嫂养的狗真是太烦了,给老子惹火了,明天就买包老鼠药闹了它。”

男人话落,睡在他旁边的妻子却觉得心中不安,暗夜中伸手掐了他一把,“你还不快起来看看,万一是进贼了呢?”

“你想太多了,咋们家穷到连蟑螂都懒得光顾了,哪个贼这么无聊?”

屁股上突然被踹了一脚,说着话呢人就被踹到了地上。

“哎哟,我去,这就去。”

男人走到床边,拉开了窗帘探出一颗脑袋往外面看去。

这一眼,吓得他登时清醒了。

只见昏暗的巷子里缓缓走来了一抹瘦长的人影,从身形和长发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她瘦得只有一把骨头了,身上的裙子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赤脚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每走一步都像是在跳舞一样。

一一举一动,充满了诡异。

“有病吧!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跳什么跳?要跳去前面的红霞广场跳去。”

男人气愤的小声骂了一句,刚准备关窗回去睡觉,巷子里的那女人有感似的抬起了头。

刹那间,那双透着绿光的眼睛盯了过来,幽深的绿光不带一丝情感,死寂沉沉。看着他的时候就宛如锁定了猎物似的。

女人缓缓勾起了唇瓣,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唔~”

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紧,好像被人掐住了一般,呼吸一滞。

“唔……孙,孙笑涵。”

他艰难地捂住自己的脖子,竭力地张开嘴想要呼吸。

睡在床上的女人终于赶到了不对劲,穿了件背心就走过来,见到她老公疯了一样的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脸上的惊恐的表情未散,额头上凸起的青筋如虬。

双眼死死地盯着窗外。

“老,老公~你咋滴了,你别吓唬我啊,这大半夜的有啥想不开的啊。”

她忍不住循着他的目光朝窗外看去,只见孙家人急急忙忙的赶来,用一条铁链子将孙笑涵捆住。

“涵涵,你清醒点。”

“二姐呜呜……”

“吼!”

原来又是孙家人!

说来也奇怪,自他们用铁链将人绑住以后,他老公也不自残了,可人却晕了过去。

另外一边,发狂的“孙笑涵”桀桀的笑着,声音拖的老长,宛如魔鬼的夺命之音。

胆子小的孙梦鱼当场吓得哭了出来,“妈,妈,二姐她又被鬼附身了。”

孙母忍着胆战心惊地擦了把眼泪,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孙梦鱼,“别胡说,和我把你姐送回去。”

“是。”

今夜的事情就像个噩梦般萦绕在母女两人的心头,他们用铁链拴着孙笑涵回家的路上,脊背上的冷汗打湿了衣襟。

夜风一吹,一股阴凉的煞气直从脚底灌到天灵感,令人头皮发麻,感到骨寒。

折腾了一夜,“孙笑涵”直到天亮了才安分了下来。

害怕她又一次爬窗户出去,孙母这一次连窗户都锁了,还用门口的旧沙发堵住。

昨晚这些,天色也微亮了,守了一晚上的她眼睛浮肿,眼眶通红。

孙父见状,伸手推了推她的肩膀,“你去睡一下吧,这里我来守着。”

只有七八岁的小儿子孙梦宇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一觉醒来就发现父母坐在姐姐的门前,母亲看上去像是哭了一样。

他本来想开口要早餐钱,见状也只能打消了念头。

“爸,妈,我去上学了。”

“去吧,路上小心。”

孙父叮嘱了一句,目送他出门。

孙母靠在椅子上,疲惫不堪的她刚准备合上眼睛休憩一下,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少女前几天的话语。

脸色倏然一变。

“不好,你快去拦住小宇。”

来不及了——

门外传来了一道嚎啕的哭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