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诡异的油画和佛牌

“是,是这样吗?要读法(fa)国,哎我们果然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思维。”

奚美娟尴尬得脚趾头都要抠出三室一厅了,但是为了保持自己端庄优雅的形象,她还是得勉强的笑着。

秦小姐将目光移转到了墙是上的油画上,画面里是一片粉白色的蔷薇花海,一抹红色的瘦削的女人站在花海中。

陆若雪只画了女人的背影,一袭红色长裙映衬着开到荼蘼的花海,黑色的长发被风吹开,给人一种裙衫飘逸的美感。

这画不管是从构图、光影、颜色上来说无疑都是一副佳作,但秦小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看这画的时候内心升起了一股毛毛的不安感,这炙目热烈的红仿佛是一片火海。

而画中的女人,不似在欣赏风景的游客,而像是孑然一身的失意人。

炽热和诡异交织,这画风充满了阴暗的格调,陆家将它挂在了大厅一进门正对着的墙壁上。

门外,就是那片粉色的蔷薇花海。

“这画……”

秦小姐刚想要开口,楼梯口传来一了一道规律的脚步声,少女甜美的声音传来。

“秦晗姐,你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

陆若雪踩着细跟高跟鞋“哒哒哒——”的从楼梯口一路小跑了过里啊,她身上那条大红色的复古方领长裙,裙摆飘逸。

一时间,秦晗好似看到了画面中的女人似的,心下一惊。

“若雪妹妹,我和妈咪刚从S市回来,路过这刚好进来看看你。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你肯定会喜欢的。”

说着秦晗走回了沙发旁边,提起了一只包装看起来很是高奢的手提袋。

递给了陆若雪。

陆若雪眼睛一亮,伸手接过来一看,里面装的竟然也是一条红色的裙子。

不过和她身上的这条款式不一样,是圆领的,丝绒的材质看上去质感十足,袖口和领口镶嵌了黑色的绸缎,增添了几分少女气息。

她拿出来比了比,身量差不多,兴高采烈的收下了。

给了秦晗一记熊抱,“谢谢秦晗姐姐,这衣服竟然是花奴的,我上次就在杂志上看到了,可惜限量出售,国内还没有上架。”

花奴的衣服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最便宜的也要五位数,秦晗送给她的这件更是当季新品,报价可是十三万。

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给自己了,秦家真不愧是榕城首富。

秦晗温雅的笑了笑,白皙的面容亲和如水,叫人感慨她的富贵修好极好。

“你喜欢就好,我刚好有个朋友在花奴做设计师,这衣服正好是她送我的,不然我也拿不到。”

“我记得你好像喜欢红色,就一并带过来了。”

陆若雪当然喜欢红色,她连画里的女主角都穿着红色长裙。

“叫我来有什么事?”

一道清泉击石般的清澈声音再度传来,众人回首一看,只见一名穿着白色半身裙的少女缓缓走来。

白裙、黑发、朱红色的唇,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色彩,然而就是这简简单单的白、黑、红三色,却叫人恍惚看到了浓墨淡彩的山水画卷一般,隽逸宁静。

她的出现让大家停止了说话,秦太太看着眼前这惊为天人的少女,发出了感慨。

“这为小姐是陆太太家的亲戚吗?长得可真是漂亮,灵秀非凡,今年多大了。”

奚美娟早就有心让算九倾和秦太太见个面了,毕竟以后也是要成为一家人。

今日正好秦太太主动前来,她都没有必要主动拜访,顺势让陆若雪把算九倾叫了下来。

只是……这丫头怎么都不知道换身衣服?

前几天不是才刚给她买了两身新衣服,为什么不穿,非要穿她从乡下带来的垃圾!

奚美娟强忍着自己心里的怒火,假笑着朝算九倾招了招手,“小九过来,见过你秦阿姨和秦晗姐姐。”

闻言,少女缓慢行来,不过却是坐到了离着她差不多三十厘米距离的位置。

目光流传,打量着这位“秦阿姨”,她的装扮和一般有钱人家的贵妇人差不多。

面容姣好,眉宇间隐约可见一抹黑气……算九倾不着痕迹的多看了两眼,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他胸口处的那枚挂饰。

约莫有半个巴掌大小,长方形,上面雕刻着金色的小佛像。

看来黑气就是这个东西发出来的。

虽然说儒道释各成一派,但是经过了上千年的融合,三派之间也略有相通之处。

她胸前所挂的这东西算九倾隐约记得自己见过,当年师尊出境修行了一甲子,回来时手上也带了这么一枚东西。

好像,叫佛牌。

师尊曾告诫过她,这东西很邪气,没有必要的千万别碰。

这位秦太太佛牌上的红线都有些陈旧了,看来她应是戴了不短一段时间。

她在打量这对母女时,秦晗也在打量她,这榕城什么时候出了个这样水灵灵的小美人?

怎么从来没有听陆若雪提过她还有这么一位亲戚。

奚美娟开口解释道:“让秦太太见笑了,这是我的另一个女儿算九倾,今年十八了,我和我家老陆最近刚把人接回来住。”

青话语落下,秦太太立刻就明白了许多信息。

姓算?

原来这少女是奚美娟和前夫所生的。

对于奚美娟二婚的身份,整个榕城的贵妇圈都颇为不屑,然而不知道这位秦太太在打什么主意。

她对算九倾时不见半点的鄙夷,反而亲切十足,“原来你是陆夫人的女儿,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有其母必有其母。”

秦太太作势要来拉她的小手,算九倾却是避开了,素白的小手捂着自己的唇,猛地侧过头去咳嗽了两声。

“这……”

尴尬的手还停留在半空,秦太太也是第一次主动握手而被人“婉拒”的。

奚美娟狠狠地皱了下眉头,“小九,你做什么?这么没有礼貌!”

陆若雪红唇一勾,娇软的声音听上去似在劝说母亲,可眼底的幸灾乐祸却没有逃过请秦太太锐利的眼睛。

“妈咪,你也别生气。姐姐她今天可能是心情不好,刚才我上去喊她的时候……唔。”

她还是不说了。

欲言又止的模样,更加坐实了算九倾脾气不好的形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