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主阴盛阳衰

“你,你是说,我儿子孙梦宇也会出事吗?”

经过了这段日子,强悍如同孙母也开始害怕“命运”这两个字。

公公过世以后,丈夫和女儿相继出事,要是她唯一的依靠也遭殃的话,毫不怀疑她也会跟着崩溃。

而这个家,也就散了。

算九倾忍着房间里的异味走到了窗户旁边,伸手一推。

开窗就能看到对面那栋楼,刚好是正对着孙梦涵的房间,破旧的墙壁上爬满了水管,因为年底啊久远,水管上长出了黑绿色的青苔。

对应的,孙梦涵的房门一打开就能看到走廊上的窗户,同样的楼房,竖着直而下的水管和排污管宛如一条巨大的蜈蚣趴在墙上。

“正如阿姨你们所看到的,算梦涵的房间被夹在这两栋楼中间,在风水学上这种叫做蜈蚣煞。”

“而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受到了双重蜈蚣煞的影响。如果只是一条蜈蚣,我还能出手帮你解决,可这样的情况,你们还是搬家最好。”

中了蜈蚣煞,主阴盛阳衰。

孙家由孙母做主,她性格强势更是加重了煞气,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步就会埋煞到她的儿子身上。

至于孙梦涵,她的情况很复杂,不仅仅是单纯的被鬼缠身了,还有这煞气的影响。

煞气增强了鬼气,再加上孙梦涵身上的阴气,那鬼的实力不容小看。

在这里收拾它,无疑是它的出场。

所以只有劝孙家人先搬家,她再找个机会来收鬼。

算九倾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孙母半信半疑;孙父却是勃然大怒的瞪了她一眼。

“好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涵涵的同学,没有想到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是来骗钱的。”

说着,孙父拿起了竖在门旁的水扫把准备赶人,可真举起武器准备打人时,少女不退不缩,不咸不淡的眸光凝了过来。

“你动不了我,不信可以试试。”

他不敢下手。

看上去明明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场,比他见过的大老板还要有气质。

“滚,滚出我家,我可从来没有听我女儿说她有过同学,你要是想骗钱的话也不看看情况,我们连饭都吃不起了!”

算九倾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退缩,她转身拿起了桌面上的纸和笔,留下了一串自己的居住地址和电话号码。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们还会找我的,我不会收钱。”

“对了,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变化,你可以先在家里摆一盆万年青。”

木生火,旺得金,可以压制一下阴煞之气。

万年青四季常绿,象征着旺盛不断,价格也比较适中,想来应该孙家的负担之内。

至于愿不愿意听她的,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算九倾离开了孙家,原路返回。

路过一家卖金鱼的店时,脑海中又想起了白手套。

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身后猛地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站住,等等我呀!”

她回首看去,只见一抹熟悉的人影正迈开长腿追着刚开过去的公交车跑,身上皱巴巴的校服映衬着那头被风吹得狂乱的短发,跑得满头大汗。

书包斜挎在肩膀上,拉链没有合上,一边跑,他包里的小零食不断的掉了出来。

风风火火的模样叫人忍俊不禁多看几眼,在他身后的几名小学生喜笑颜开的蹲下去捡,巴不得再多掉写出来。

与她擦肩而过的一瞬,本该跑远的青年忽然停下了脚步,倒退了几步停在少女的面前。

定睛一看,“真是小天师,你怎么在这?”

少女的目光紧锁在他的书包里,清澈的眼睛灵动而平静,在他的期待中开口道:“你追的车,就在刚刚——过去了。”

“啊!我,我忘记了,该死的,我上学又要迟到了。小天师,我们下次见面再聊,拜拜。”

少年一溜烟的跑远了,自己掉了东西都没有发现。

算九倾低头一看,刚好落在自己脚边的是一枚校牌,上面写了“榕城一中高一(三班)沈舟远”几个字。

他竟也是一中的学生?

原来他的名字叫做沈舟远……这个名字她总感觉自己在哪里听到过,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罢了,校牌就先放在她这里,反正她过几天也要去一中,到时候再还他就好了。

将校牌收起,她等的公交车终于来了,少女的身影随即消失在了站牌下。

*

入夜,天高云阔,星光黯淡。

已经熄灯了的校园静谧一片,唯有道路上的路灯发出光亮,穿过树叶时灯光变成了一片绿色。

婆娑的树影落在窗台上,重叠而来,随着夜风的吹拂,发出“沙沙沙”的诡异声音。

室内也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咱,咱们真的要玩那个游戏吗?”

回答他的是一道清丽的女声,“二狗你是不是害怕了?胆子真小啊,就这还敢吹牛说你小时候真见过鬼。”

“就是,有什么好怕的,酒都准备好了,不敢玩的自己先吹一瓶。”

“我一个女生都不怕,就你这胆子前天晚上还敢约我去小树林,幸好我没去,不然老娘裤子都脱了你却跑了怎么办?”

“……”

那名叫“二狗”的男生终是忍不了被自己喜欢的女生轻视,从被子里探出了头来,“行,那就来吧。”

倏然,室内亮起了昏黄妖冶的烛光,几名少男少女从被子里窸窸窣窣的爬了出来,穿着睡衣,团团围坐在一张小桌子前。

就是平时在宿舍写作业的那种长方形小书桌,四只角点上了拉住,桌面上摆满了啤酒和零食、正中间的东西这是普通的毛笔。

为首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男生,他穿了件深蓝色的丝绸睡衣,面容白皙,带着一副金丝细边眼镜,显得书生气十足。

显然在场的女生最在意的人是他,爱慕的小眼神不断飘来。

他假装没有看见地伸手扶了扶眼镜,沉声一喝,“好了,都不要讲话了,现在开始——请笔仙。”

宿舍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将手伸了出去,搭在彼此的手背上。

有心计的男生趁乱摸了一把女神的小手。

冷不防的被掐了一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