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蜈蚣煞

跟随着孙母,算九倾来到了一处更为狭窄的小巷,两旁陈旧的民楼茂密如林。

隔音效果也不好,又挤又吵,站在这叫人感到异常难受。

而孙家租的房子就在七楼,面积不大,一共才九十平米左右、两室一厅却住了六口人。

门口的走廊放了一只小炉子,水壶搁在上面烧着,另外一边则是随处可见的塑料水平和纸板乱糟糟的堆在一起,看样子应该是从外面捡回来的。

“家里有些乱,没来的收拾,你别介意。哎哟我的天啊,我家这几个砍脑阔的懒货,水壶都要烧穿了都没人来管一下。”

孙母一边开口骂人,一边将水壶提了下来。

掏出钥匙开门,算九倾一脚刚踏进屋,一股子食物腐臭发烂的异味夹杂着汗臭味扑面而来,拇指大的蟑螂肆无忌惮的从砧板上爬过。

上面残留着不知道几天前剩下的菜叶。

入目所见的画面让她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虽然她不算有洁癖,但这样的环境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孙阿姨,没事的,我能先看看孙笑涵吗?”

“可以,跟我来。”

妇人走在前面,算九倾跟着她的步伐来到了一间卧室门口。

门是关着的,上面挂着一串长满灰尘的捕梦网、还贴了张偶像明星的海报。

孙笑涵行二,她的上面有一个姐姐,底下还一个妹妹和弟弟;父母一个房间,她和两个姐妹住一间,弟弟睡在客厅。

她姐孙梦妤去年高考没考上,一个人去远处打工了,妹妹孙梦鱼比她小一岁,今年才读初三,最小的弟弟今年才六年级,正是贪玩的时候此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父母也都是普通的打工族,母亲在附近的一家超市当理货员,一个月的工资不过两千五左右。

父亲则是干工地的,收入不稳定。

本来也可以勉强过日子,可祸不单行,去年家里的老人刚过世没几天,在高楼上浇板的孙父也不慎跌了下来。

摔断了腿,从此失去了劳动力。

现在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孙母和去远方打工的大女儿身上。

艰难的家庭就宛如在城市之海中的一株浮萍,稍稍风吹雨动便会让这个家支离破碎。

可在原主的记忆中,孙笑涵并不是一个想要通过努力学习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女孩。

相反的,逃课、打架、泡网吧、早恋……这些原主曾经干过的蠢事她一样没有少干,差异就在于原主好歹有张花瓶脸,而孙笑涵的长相随她妈,圆脸盘子身材偏胖。

刚敲了几下门,孙笑涵没有出来,倒是孙父先出来的。

和孙母截然相反,孙父看上去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子,整个人黑瘦黑瘦的,狭小水里的三角眼中透着警惕和精明。

打量着眼前的少女,长相漂亮得不像话、气质也好、虽然穿着一身普通的白色裙子,但怎看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

“这是谁?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人带到家里来了?”

质问的语气惹得孙母不悦,立即一个刀眼递了过去,“这是女儿的同学,来家里看望涵涵的,你问东问西的做什么?”

女人一发火,男人立刻打消了怀疑的念头,声音弱弱地回答道:“我,我这不是怕你又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算命婆浪费钱。”

这个月,为了治好孙笑涵,他们是医院也去了、算命婆也找了,前前后后花了不下五千块,一直没好转。

倒不是孙父不想救自己的女儿,只是觉得女儿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晚上梦游而已。

先关着,等到以后有钱了再治不迟。

可家里的情况实在是捉襟见肘,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大家干脆都别过日子了,全家一起饿死好了。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涵涵要是有事,我就和你离婚!”

“你又说这个了,我是涵涵的父亲,虽然她不争气但也是我生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她出事。”

孙母的话倒是让算九倾颇有几分惊讶,她观看孙母应该是一个爱财又小气的女人,没有想到为了自己的孩子,她竟也可以抛弃这些身外之物。

旁边的夫妻两人拌嘴的时候,少女却是格外的安静,一双杏眸似有些无聊的看了看周围。

最后,她的视线定格在正对着门口的那扇窗户。

吵完架的夫妻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孙母擦了擦即将留下来的眼泪,挤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真是对不住了,让你看了场笑话。涵涵可能是睡着了,等等我去拿钥匙开门。”

用钥匙开门后,屋子里的景象更令算九倾心神一凝。

只见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蓬头垢面的蜷缩在床上,她身上那件鹅黄色的小鸭子睡裙上沾了不少血迹和污泥。

这怎么会有血迹?

算九倾皱着一双秀眉,目光上移,看到了她手腕上一道道深刻见骨的刀口,还没有结痂的伤口处,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这是?”

孙母用手捂着唇,一边哭一边解释道:“我们为了防止她出去,就把她关在家里。可这丫头固执得要命,为了反抗我们,就砸碎了碗搞割腕自杀那一套。”

“我是真的怕,再这样下去……我的女儿就要没了。”

所以算九倾刚才看到她时,孙母的手上才会提着香烛等物、想来她应该是刚从外面拜访某位“算命婆”回来。

花了多少钱暂她不知道,但是算九倾刚才一眼就看透了,她手上的符咒根本没用。

算九倾学了道法之后,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打着“算命”的幌子骗人骗财。

她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红唇轻启,冷淡的开口道:“孙阿姨,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搬家吧。”

话语落,孙父和孙母双双对视了一眼彼此。

“这……”

他们一家好不容易才在这个城市站稳了脚跟,这里虽然不好,可胜在房租便宜,而且住了十几年了早就有感情了,哪里是轻易说搬就搬的。

少女接下来的话语更是令得他们大吃一惊。

“继续在这里住下去,只怕下一个出事的就是你的儿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