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那孙家的女儿撞鬼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不会相信这是算九倾凭借自己的实力考上的。

而算九倾也不屑于向她们解释自己考试的过程,不疾不徐的拿着录取通知书上了楼。

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距离开学一个星期,她要趁这段时间赶快将自己的灵力恢复。

入夜,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滴“哒哒哒”的打在窗台上,溅起的水花落在窗户上,玻璃窗上一片模糊。

屋子里留着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少女的脸白得宛如墙纸一般,毫无血色。

白皙的额头上滚落晶莹的汗珠,像是陷入了噩梦之中。

梦境里,成片的红色彼岸花妖冶如火焰,盛开的姿势仿佛要将忽然闯入的灵魂燃烧殆尽。

花丛之中,穿了一袭红色绣花旗袍的女人赤脚走来,墨色的长发披散这种了她的半张脸,露出来的那半张,是言语难以形容的美。

柳眉、杏眼、琼鼻、不厚不薄的红唇,端庄之中的带着极致的性感。

女人缓缓地朝着她走来,赤足之下的每一步都踩在娇艳的蔷薇花上,忽然……花枝颤动,漂亮的花朵纷纷变成了一颗颗森白的骷髅头。

它们张开了嘴,朝着那妖冶的女人咬去,她在极致的痛苦中放肆的笑着,笑出了血泪。

“这都是我该得的惩罚,来吧,撕碎我哈哈哈。”

宛如受到了女人的蛊惑,少女的脚不受控制的朝着女人走去,就在即将走到她面前的一刻,女人的脸色大变,浮现出了挣扎的痛苦之色。

一掌将她推开。

“走,你,快……快走!”

猛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少女浑身是汗,算九倾抬头,正巧对上了放在梳妆台上的圆形镜子。

这镜子,她并不记得自己昨晚有放在此处。

里面照出了她狼狈的脸色,而她身后空荡荡的,除了一片雪白的墙壁并无其他。

算九倾立刻念了一遍玄心诀,这才让不安的情绪得到了安定。

随后,她伸手将那面镜子反扣到了桌面上,起身离开。

就在少女刚转身的同一时间,镜子竟碎成了无数片,细如蛛网。

路经花园时,算九倾神奇的发现昨天还是粉红色的花苞,今天再看全都变成了白色。

陆老爷子依旧是拿着水壶站在花丛中浇水,见到少女单薄的身影时,他好奇的转头看了过来。

“要出门吗?”

少女欲言又止,冷淡地点了点雪白下巴,“嗯。”

老爷子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继续给花朵浇水,就在少女即将要跨出大门时,他冷声叮嘱了一句。

“早点回来。”

*

榕城郊区。

颓圮的墙不断有泥土剥落,狭窄的小巷子两旁耸立着破旧的楼房,从长着杂草的外表来看,这些房子都有一定年头了,岌岌可危。

随着此地居住的人口增加,落后的排水系统跟不上发展速度,人口和牲畜的粪便随着小渠流出了地面,臭味熏天。

这个季节虽然没有苍蝇,但是细小的蜢虫却是黑压压的一层吸附黑黄色的水面上。

稍稍风一吹,宛如一层黑色的轻纱晃动。

白如皓月的少女着一身普通的长裙,她的出现,宛如脏污世界中盛开出的白色雪莲,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

远处端着碗在门口吃面的中年大婶伸手挖了挖鼻孔,随手抹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她旁边蹲着的小女孩也正用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自己。

“哟,这是谁家的闺女呀,长得可真水灵,像电视剧里的大明星一样。”

小姑娘摇摇头,“不知道,但是这个姐姐长得可真好看。”

算九倾闻言,朝着女人看了一眼,礼貌十足的询问道:“阿姨您好,请问你认识孙笑涵吗?我是她的同学。”

孙笑涵,一个月前跟她一起出车祸的同学。

两人的关系一般,原主只是隐约听人说过她家很穷,住在黄草巷——榕城著名的贫民窟。

提起这个名字,那大婶的脸色立刻变得惊恐起来,下意识地提高了音量,“不认识不认识,你赶快走。”

她的反应告诉算九倾,她在撒谎。

就在这个时候,小女孩眼睛一亮,脱口而出,“你是来找涵涵姐姐的。”

算九倾的视线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小妹妹,你能告诉姐姐,你口中的涵涵姐姐是谁吗?”

“涵涵姐姐她生病了,我妈说她是撞了鬼,唔~”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母亲捂住了嘴,她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这,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小孩子不会撒谎,挣脱了母亲的桎梏,继续说道:“妈,你都没有洗手。”

见状,算九倾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一百块的钞票递给了妇人,“这样可以说了吗?”

只是说几句话就有一百块钱,她当然愿意了,喜笑颜开的接过了钱,亲了一口,毫不客气的放到了口袋里。

“行行行,俺看小姑娘你也不像坏人,就告诉你吧。”

“那孙家的闺女啊,中邪了!可恐怖了,她一到晚上就会梦游,上一次被人发现她在后山的墓地中醒来,嘴里、指甲里都是泥土。”

“她的家里人说,是上次车祸以后就这样了,最近正愁着找个先生看看呢,又舍不得花钱。”

这最后一句她说得颇为不屑。

孙家在这一片可是出了名的抠门。

刚提到孙家人,一双冷眼就看了过来,说话的妇人立刻就闭上了最,怯生生的往后缩了缩。

算九倾寻着这道目光看去,不远处站了一名面容平凡的中年女人,黑底波点裙像个筒子一样箍着她肥胖的身体。

左右提着一只乌鸡、另外一只手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黄钱纸、清香、龙票等物。

她目光一凝,随后走了上去,主动地打了个招呼,“阿姨你好,我叫算九倾是孙笑涵的同学。”

孙母没有见过算九倾,目光里充满了狐疑。

自家女儿读的可是乡下的中学,眼前这姑娘看上去气质不凡,怎么看也像是个城里人。

“喔?你真认识我家涵涵?”

算九倾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了微信的班级群给她看。

孙笑涵也在群里。

妇人这才相信了她,忍不住眼眶一红,眼泪泛滥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