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很草率的录取通知书

翌日,明媚的阳光洒落在这片庄严、华丽的别墅区,远方湛蓝的天空映衬着红顶的欧式建筑群,一派祥和宁静。

花园中的蔷薇花吐露花苞,相信再过不就便会繁花锦簇,美不胜收。

陆老爷子穿了一身白色的唐装,搭配着黑色西装裤,一派休闲的站在花圃前浇水。

他看花的时候眼里没有欣喜,只有满眼悲伤,似乎透过这片话,他多见到的是另一片世界。

花苞似是有感的朝他靠了过来,用娇嫩的花蕾蹭了蹭他满是皱纹的手背。

似在安慰他一般。

“放心吧,我没事。倒是你,昨天忘记给你浇水了,太阳有没有晒到你?”

花枝摇头,风过犹香。

从远处看去,像是老爷子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陆老太太咬牙切齿的站在窗前看着这一幕,气愤得面容扭曲。

“四十年过去了,他竟然还记得那个女人。”

陆若雪听完则是一头雾水,她只知道爷爷对这个家一直都是漠不关心,唯一能引起他情绪变化的唯有这些花。

他会担心花冷了,花许多钱建造一个玻璃温房。

亲自浇水、施肥、捉虫……和花聊天,做一切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下人企图帮他修剪花枝他会勃然大怒的将人赶出去,他对这些花,比奶奶、比父亲甚至整个陆家都要珍视。

忽然穿着一袭白裙的少女翩然的走了过去,背影单薄,长发飘逸。

一伸手,竟是当着陆老爷子的面掐断了一颗花苞。

“住手!你在做什么?”

陆老爷子生气的跑了过来,目光冷冽得宛如冬天提前降临,少女手上的花苞令他感到万分心痛。

见到这一幕,陆老太太心里别提多畅快了,这个乡下来的死丫头竟敢掐了他的花,真是自己找死。

要知道连她,都不敢踏入花园半步。

陆若雪也隐隐有些兴奋,她期待着算九倾被爷爷大骂一顿赶出去的画面。

只可惜,她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

面对老人家的怒火,算九倾却是格外平静的将手上那朵花苞掰开,里面一只白色的肉虫藏在花心处,不断的蚕食着花液。

这一幕,陆老爷子呆住了。

他每天都有给花枝捉虫,怎么可能还会有虫?

“如你所见,你一直娇养的花,其实早就在承受着虫害的威胁。而你因为太过珍惜它不敢触碰,才会让这些虫有机可乘。”

“有时候,过度的关心只会让你盲目。”

算九倾的一席话令陆老爷子恍然清醒,他看着那朵花苞中的虫,自责的垂下了头。

“花枝是我对不起你……”

一阵风吹过,花枝轻轻蹭他的手,宛如情人间的亲昵。

这阵风……算九倾敏锐的发现了其中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视线下移,目光定格在花丛中间。

齐腰高的花丛茂密,竟连一根杂草都没有,而她刚才之所以能发现那只虫,是因为它带着淡淡的腐臭气息。

算九倾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疑惑压在心口,耳边再度传来了陆老爷子冷冰冰的道谢。

“刚才多谢你了。”

“不用。”

少女带着远处那祖孙两的失望离去,路过客厅时,奚美娟正好穿着一袭天蓝色绣花的锦绣旗袍走了下来。

她手上拿着一份快递,也正欲找寻算九倾。

“小九,我刚才去你房间发现你不在,你去哪里了?”

算九倾漂亮的星眸中闪过一丝光亮,转瞬即逝,红唇轻启吐出了两个简短的答案。

“散心。”

“大早上的散心?算了,你人在就好,一中的考试结果公布了,今天早上我代你收了个快递。”

正是她手上这份。

话语刚落,陆老太太和陆若雪两人也走了过来,老太太张口便是冷言嘲讽,“我看这份快递都不用拆了,想也知道她怎么可能考得上?”

似是害怕算九倾灰心,陆若雪偷偷的朝她笑了笑,“姐姐你别灰心,其实五中也很好的,以后我和一中的同学聚会时也会带上你。”

奚美娟还没有查看快递,所以算九倾到底考得如何她也不知道。

现在听了老太太和陆若雪的话,她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

也是,就小九的成绩,她怎么可能有希望呢?而自己刚才竟愚蠢到为她感到期待,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将快递交给了她,“你还是自己看吧。”

算九倾伸手接过,当着她们的面撕开包装口,毕竟是第一次拆快递,她的动作有些笨拙。

老太太见状,还以为她是害怕了,连自己都没有信心,“拆啊,你磨磨蹭蹭做什么?别忘记当初是谁吹牛说要凭借自己的实力要进一中,真是搞笑。”

“哎,要是真没有考上就算了,我昨晚又和我同学说了一次,她已经同意了。”

就在她们都做好了失望的准备时,算九倾不紧不慢的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只有一张纸。

她将这张纸拿到了众人面前,明亮清澈的杏眸里没有半点情绪,平静如无风的水面,“上面写着录取通知书,是允许了的意思吗?”

这……

“怎么可能!”

老太太大跌眼镜,不服气的杵着拐杖走上去,还特意的拿出了自己撞在口袋里不怎么用的老花眼镜带上。

红彤彤的一张纸,像复印店里三毛钱就能买到的,上面用毛笔写了“录取通知书”五个大字,与此同时还有算九倾的名字。

署名是“榕城一中高等中学,校长:蓝凌”

刚正的红色印章,更增添了几分真实性。

“不可能,好歹也是榕城一中,怎么可能录取通知书如此草率?这一定是你自己写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陆若雪也傻眼了,她半晌没有出声。

“奶,奶奶,这录取通知书……是真的!”

当初她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也很惊讶,几毛钱就能买到的纸、两块钱一大瓶的墨水……简简单单又很敷衍草率的几行字。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上面的毛笔字挺好看的。

嘶~

众人一起沉默了,不甘心的老太太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嘴唇动了动,轻声说道:

“她的运气还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