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秦二爷的人情不如猫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算九倾没法用语言形容,像是月下的寒潭,在朦胧的水雾笼罩下,泛着银白的光芒和浸透人心的薄凉。

看淡生死,一片空白恍若无物。

她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这双眼睛……让她感到莫名地悲伤。

“是你!”

声音里带着一丝惊讶,他记得眼前的少女,当日正是她对自己说死劫将临,让他近日别出门。

乍然一听,秦北言只觉得无比荒谬。

直到刚才,身体里的渐渐流失的生命力让他第一次清醒着面对死亡,原来是这种感觉。

他自嘲的笑了,“我的病自己最清楚,这样的状态已经维持了二十多年了,每一次都宛如异常噩梦一样。”

“反复重叠的梦里数次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等到天亮醒来才发现自己还是活在这个人世间。”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究竟是死了,还是只是活在另外一个梦里。”

算九倾见他已经清醒过来了,那双紧蹙的秀美微微舒展,“你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我赶时间就先走了。”

少女转身的刹那,一只微凉的手握紧了她纤细的皓腕,男人冷淡的目光盯着她的面容,薄唇轻启的问道:“你的名字。”

轻描淡写的一问中却是蕴藏着几分试探,男人的眼神充满了危险。

少女小脸一皱,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暗中用力一推顿时将他摔在了汽车坐垫上,疼得后者闷哼了一记,剑眉微挑。

“我叫算九倾,你该感谢你的猫,因为是它带我来的。”

“煤球?”

秦北言低头一看,只见他养的小煤球竟然咬着少女素白的裙角撒娇,那副粘人的模样连真是丢尽了猫脸。

“喵呜~”

小东西的叫声又萌又可爱,果然女生都会喜欢这种毛绒绒的东西。

她伸手将煤球抱了起来,最后摸了摸它的耳朵,轻声一笑。

“我要走了,下次再见面给你带小金鱼。”

“嗷呜。”

煤球的尾巴甩得更欢快了,不舍地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舔了一下她白皙的手背。

秦北言忍不住轻咳了一声,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救了我一次,算是我秦北言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你尽管开口。”

在榕城,体弱多病的秦二爷看似清贵温雅,实则是人人都忌惮的玉面修罗。

他一句话便可以断定生死,翻掌覆手间,拨弄局势。

手指头漏一漏缝便可以令人这辈子出穿不愁;

这世上,能让二爷欠下人情的人可不多,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而如今这个举世仅有的宝贵机会就这样降临到了少女的身上。

她歪着小脑袋愣了一下,清澈的杏眸凝视着秦北言的眼睛,似在发呆、似在思考。

过了好半晌,秦北言薄唇勾起一抹弧度,转瞬即逝的邪魅笑容惊艳。

“小丫头想好了吗?”

少女才点了点雪白的下巴,眸子轻转,视线落在了小猫的身上。

“我只有一个要求。”

“嗯?”

“以后可以让我和它玩吗?”

她一遇到煤球就有一股亲近感,刚才抱着煤球时,更感到丝丝细微的灵气正在修补她受损的元气。

这猫果然不是凡品。

秦北言哑然,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后者清澈的眸子不带一丝算计。

她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毫无半点该有的反应,更像是压根不认识这三个字背后代表的含义。

难道她不是榕城人?

“就这样吗?可以。”

她再次询问道。

面对这样一张满怀期待的面容,秦北言的心中一动,目光越发深邃了起来,喉结滚动从唇间溢出了一道声音。

“可以。”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算九倾总算是高兴的抿了抿红唇,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了担忧的洪亮声音从后方传来。

身穿白色大褂的青年疾步跑来,晨风吹起他素白的衣角,映衬着那张温柔的桃花脸,惊艳了时光。

“阿言你没事吧阿言,你要是敢出事我就把你的猫丢到垃圾场去。”

无辜被提到的煤球冲着来人龇牙。

算九倾见它炸毛了,小手轻轻抚了抚它,一边对秦北言说道:“你的朋友来了,那我先走了。”

说着,她将怀中的煤球递给他。

这个角度,T恤领口无意地张开,伴随着少女身上的馥雅香味,印入眼帘的是一截修长漂亮的脖颈。

白色肩带纤细的躺在如玉的香肩上,因这个探身的动作而下滑了一截,耷在了少女圆润可爱的肩头。

“这么细?”

秦北言心中暗想。

下一刻,少女已经起身离去,徒留那一抹残余的香味萦绕在他鼻尖。

楚俞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紧张兮兮的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人还活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原来你还会喘气,很好很好。”

闻言,秦北言脸一黑,眼神睥睨的看了他一眼,轻声慢道:“找死么?”

楚俞深眼眶一红,激动十足:,“原来你还能骂人,很好很好。”

**

星河网吧。

轻烟缭绕中可见少男少女们正坐在电脑门前吞云吐雾,屏幕上或是游戏或是当下正在热播的电视剧。

偶尔能听到里面传来一两句骂声,显然是某位小客人输了游戏心里又不爽了。

很快,那位小客人便出现在了网管小妹的面前,身边还带着一位朋友。

他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染着一头金黄色的潮流头发,穿着一件纯白色T恤,搭配着印着大红色花朵的沙滩裤。

熬夜过度的俊颜上眼窝深陷,颓废又暴躁的模样一看便是个资深网瘾少年。

随手丢了张VIP卡到柜台上,霸气地开口道:“给小爷再开二十个小时!”

闻言,他的朋友急忙提醒道:“战少,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不回学校吗?”

“别烦老子,刚才一直五连跪一颗星都没有上,那都是老子熬夜打下来的星星,我特么能轻易看着它们陨落?”

“那对本少来说太残忍了!”

“可是战少……您现在还只是青铜段位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