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服装店里供奉的神龛

她这副傻乎乎、慢半拍的模样更是令得奚美娟皱起了眉头,想她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就生了个这么笨的算九倾。

“还好我有个小雪。”

这样一想,心里才宽慰了许多。

算九倾心不在焉,其实是在打量眼前这家店,能够让那对母女看上眼的绝对不是什么路边的杂牌。

装修风格不错,衣服的款式也新颖流行、坐落在这人流量极大的商场中按理说生意不该如此惨淡才是。

可她们一路走进去,里面除了年轻的老板娘和两名女员工之外连苍蝇都不见一只。

倒是旁边的店里热闹非凡,看得出来老板娘也很焦虑,所以只要有人肯进来她都会亲自招待。

奚美娟和陆若雪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待遇,但算九倾很不习惯有人跟着自己。

她淡漠的回首对着服务员道:“谢谢姐姐,我还是自己看看吧。”

“好”

后者尴尬的退了下去。

寻了个椅子坐下,这个位置刚好面对着收银台,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老板娘供奉在佛龛中的神像。

青面獠牙,头上顶着一对尖锐的牛角,赤脚踩在一条蛇上,手拿着一柄三叉戟,面容凶悍狰狞犹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老板娘在神像前供奉的也不是鲜花、果蔬等物,而是一碗鲜红的液体。

嗅觉灵敏的她嗅到了一丝与众不同的血腥味。

很淡,被店里充斥的香水味所掩盖,寻常人难以发觉。

她搜遍了自己的记忆,并不记得有这样一位要用鲜血来供奉的“神”。

沉思之际,那边已经开始疯狂购物的母女已选中了一大堆衣服。

陆若雪此刻身上穿着一件烟紫色的灯笼袖方领连衣裙,站在穿衣镜面前侧身左右前后的看自己。

奚美娟满眼慈祥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吝夸奖她,“好看,这条也很衬你,显得皮肤白气质好,买吧。”

“谢谢妈咪,那条橘红色的我也喜欢呢,我再试试。”

一旁的服务员很有眼色的取下了那条长裙递给了陆若雪,后者拿着裙子再度进入了试衣间。

在外面等着也无聊,奚美娟索性起身在店里面瞎逛逛。

她看中了一件黑色的女士小西装外套,刚想拿起来试穿时,一只白皙秀美的手也同时按住了这件衣服。

目光上移,妇人约莫四十七、八的年纪,面容秀丽皮肤白皙,因为保养得宜皮肤状态良好,看上去要比实际年轻许多。

多年宿敌一朝偶遇,彼此眼中俱是厌恶。

“是你/怎么会是你!”

“衣服是我先看中的!”

异口同声的两道声音响起引来了店里面其他人的注意,算九倾也转头看了过来。

只听见位夫人轻嗤一声道:“这衣服我早就付了定金了,你放手。”

奚美娟咬着银牙,不肯松手,“只要你还没有付钱,就不算。”

争执之际,老板娘和算九倾同时走了过来,脚步停在两人的面前。

老板娘是个极会做生意的人,她谁也不想得罪地讨好着两人,“陆夫人,这件衣服确实是楚夫人付了定金的。”

“不过店里面还有其他的新款,不如您看看那些,我可以给您打九折。”

退一步能够打着,若是平时或许奚美娟也就答应了。

可她唯独不想让给这个女人!

态度强硬的拒绝了老板的建议,一双杏眸冷冷地盯着楚夫人。

“我不缺钱,这衣服虽然是她付了定金,又不是真的买了下来。刚才是我先拿到的我不可能让!”

算九倾在一旁听了会,她虽然不明白两人之间的敌意为何,但在她看来这是奚美娟有些蛮横了。

而奚美娟这会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帮手”,她拉了一把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女。

“你来说说,这衣服是不是我先拿到的。”

被迫站出来的算九倾则是了皱秀气的两条弯月眉,红唇微张吐出来的话语令人傻眼。

“要不你选别的吧,这件衣服不一定适合你。”

楚夫人也愣住了一秒,她原以为这少女是奚美娟那个小三带来的人,应该会帮着后者才是。

可她竟然说了句如此中肯的话!

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奚美娟差点被气到吐血,怒火转移,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算九倾。

“你说什么呢?衣服不适合我,难道就适合这个女人了?”

“就是!”

话音落下的同时,陆若雪刚好穿着那件橘红色的裙子从试衣间走来,不知道是不是算九倾的错觉。

恍惚间感觉这条裙子的颜色,和那碗血的颜色一样。

陆若雪趁机落井下石的在奚美娟面前数落算九倾的不是,“你是妈妈的女儿,怎么能胳膊肘向外拐帮着外人呢?”

一语落,数道惊诧的目光再度看了过来。

其中以楚夫人最为不屑。

她快速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女,一袭白裙亭亭玉立。

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小巧,容貌绝美,安安静静的站在那宛如一朵俏丽清新的小白花似的,不争不抢,乖巧静默。

再观奚美娟母女一身的名牌,少女身上的衣着却是廉价路边摊货色。

“你……是奚美娟的女儿?”

楚夫人轻声询问道。

算九倾淡淡应了一声。

“嗯。”

楚夫人轻缓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倒是长得一点也不像那个女人,性格也是大相径庭,是个好姑娘。”

之前听说奚美娟在嫁入陆家之前结过一次婚,少女应是她和前夫所生。

虽然说是和前夫生的,但也是她的女儿不是;但观陆若雪和她,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楚夫人本就看不惯奚美娟,现在更是为她做母亲一碗水端不平的行为感到愤怒。

“奚美娟你可真行的,两个女儿一个是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一个就是落魄的小可怜;果然是小三上位,自私虚荣的本性难改。”

闻言,奚美娟的脸都气青了,不由得迁怒到算九倾身上。

“我不是叮嘱过你进来之后只用看,不要乱说话吗?”

只见动作优雅的弹了弹自己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抬起小脸,一双清澈如潭的眼睛重点倒映出她盛怒的表情,不由一笑。

这一笑,更像是在讽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