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垃圾桶里捡来的衣服

没有问任何原因,奚美娟红唇一张兜头盖脸就数落了算九倾一番。

“你这人是怎么一回事?你妹妹好心好意给你送衣服你竟然还嫌东嫌西。”

“这样不识好歹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算江南这么多年来到底都教会了你什么?你到底还是我我奚美娟的女儿,我不求你学习成绩好,可做人不能这样没礼貌,这是底线。”

她秀美姣好的面容因愤怒而青筋扭曲,显得颇为狰狞。

陆若雪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她上前一步挽住母亲的胳膊柔声劝慰道。

“妈咪你别生气,姐姐不喜欢我送她的东西那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没有考虑她的感受。”

奚美娟闻言更觉是算九倾过分了,她的小雪何其委屈。

就在这时,少女竟是抬起了头,一双漆黑明亮的星眸平静如水的看着她们,红唇轻启:“当然是你的问题!”

“姐姐,你……”

“算九倾,你真的要气死我,快给小雪道歉!”

陆怀皱眉。

乡下长大的孩子就是有劣根,她若是一直这样不讨喜的性格,只怕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算九倾转眸轻笑,一只小手勾起发丝在指尖缠绕,缓缓开口。

“你们所见是她的慷慨善良和我的不识好歹,可你们压根没有想过,送东西是她自愿的行为,接不接受也是我的自由。”

“而不接受就成为了你们眼中的不识好歹,这难道不是新闻上所说的道德绑架吗?而且这件衣服你们有看过吗?”

说着,算九倾把陆若雪丢到桌面上的衣服捡了起来,展示在奚美娟和陆怀的面前。

眼神微冷,“我知道你们也不是很喜欢我的到来,真心想送衣服就不会找这么一件丢到垃圾桶里的东西。”

“想要伪装自己却连本钱都舍不得掏,不知道你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还是在贬低我乡下人的出身?”

“你现在还觉得我该感激你吗?”

说实话,陆怀看到这衣服的第一眼也觉得一言难尽。

大概是他年轻时候,五十年代的风格。

就连他这个中年男人都看不下去,更别说是现在的年轻小姑娘了。

奚美娟则是哑口无言。

“小……小雪?这种衣服怎么会出现在家里?”

她的衣服一般都是奚美娟买的,为了打造女儿顶级名媛的形象,陆若雪的每一套衣服都是时尚专柜里的畅销款。

这样低质量,辣眼睛的衣服不该出现在高大上代表的豪门家庭中。

算九倾说的有一点没错,这衣服还真就是那女佣没有花钱从街道边的旧衣服回收箱里捡出来的。

连洗都懒得洗,直接送到了算九倾的面前。

陆若雪的目的很简单,若算九倾穿了,那这么土俗的衣服刚好讽刺她的身份气质。

若她不穿,自己也能趁机让母亲责怪一番,败坏她在众人心中的形象。

她敢这样做,自然是因为坚信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比算九倾高,大家都只会相信她!

可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沉默少女原来是这般伶牙俐齿。

一番话思路清晰,差点把她精心策划的假面颠覆了。

“妈咪,这,这是我今天拖阿姨买的。谁知道她会选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衣服都是你买的,我自己也不会。”

陆若雪低下头,内疚万分的说道。

她主动承认了错误,奚美娟哪里还会生她的气,上前拍了拍陆若雪的肩膀。

“好了好了小雪,我和你爸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少女感激的笑了,声音甜美,“谢谢妈咪。”

唯独,没有向真正的受害者算九倾道歉。

就在这时陆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两根手指夹着递给了奚美娟。

后者一愣,他这是?

“拿着吧,明天给这孩子买两身像样的衣服,怎么说现在也算是我陆家的人。”

就穿成那样出去,他都觉得脸红。

奚美娟眼睛一亮立刻接过了卡,“还是你想得周到,我明天就带她们两个去,雪儿的衣柜也该换季了。”

这些小事情他一向不管,“你自己决定就好。”

算九倾无悲无喜的站在原地,抬起雪白的小脸,微微皱眉,“我不会感激你的。”

因为她知道自己对他们来说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买衣服不过小恩小惠,她算九倾可不是原主,没那么容易被收买。

一语落,陆怀惊讶。

奚美娟再度生气,陆若雪瞠目结舌。

而少女却是风轻云淡的请他们离开,“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要休息了。”

陆怀从没有见过这么叛逆的孩子,或许是因为他的雪儿一直都很乖的缘故,所以现在面对算九倾只让他倍感头疼。

他也巴不得早点离开。

“那你好好休息,美娟,小雪你们也回去睡觉吧。”

“是父亲。”

陆若雪咬了咬唇,转身欲走却被少女突然喊住。

“等一下,你的衣服顺便拿回去吧。”

算九倾缓步而来,葱白的小手指勾着那件艳俗的衣服递到了她面前。

睁着一双水润清澈的眸子看着她道:“既然是买错了,那你拿去退了吧。”

退?

退到路边的旧衣服回收箱还差不多。

陆若雪脸上的笑容险些绷不住,万分嫌弃的用两只手指拈起。

“好。”

临走,奚美娟唠叨的又开始了她自以为是的说教。

“你早点睡吧,在陆家不比你在乡下那样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了才起床。”

“明天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七点中吃完早餐,然后八点我带你出去买衣服。”

豪门生活并没有外界所想的那么轻松,规矩繁多,家教严格。

包括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有科学的规划,陆老爷子更是雷厉风行的代表。

奚美娟现在虽然贵为陆太太,可她每天早上其实六点钟就要醒了,先去厨房准备早餐,待大家都吃完饭后再送丈夫去上班。

回来还要伺候陆老太太洗漱。

十几年如一日,活得没有半点自我。

算九倾听见了,却也像是没有听见似的淡淡“喔”了一声,把门关上。

门外,奚美娟咬牙。

“我这是欠了谁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