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识抬举的人是她算九倾

少年气恼的握紧了拳头,“我就知道那个连去医院看看爸都不肯的女人不是什么好人,她不喜欢姐姐没关系,我和爸会永远支持你。”

“姐你等我,我一定会努力考上一中、把你带回来。”

“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我会考上好大学,努力赚钱养你和爸。”

……

他后面说了什么算九倾没有听清了,脑海里只反复盘旋着那一句“我一定会努力考上一中!”

少女诱人的唇瓣勾起了一丝笑容,轻声回答他道:“好,那我们姐弟两一定要一起上一中。”

“啊?什么?姐,姐你说你也要去一中?”

算应星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

她的成绩如何尚且不说,从前在一起聊天,言谈间提到一中时她的态度颇有不屑。

认为能读一中的人不是古板无聊的书呆子就是靠着家里有几个小钱就骄傲自大的富二代。

现在怎么突然说要去一中读书了?

“你没听错,我确实是必须去一中读书。对了小星,我出事那天晚上你说是一名男生打电话通知你的?”

算九倾零星记忆里只看到那人身上的校服写着“一中”两个字,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木叶香味。

至于那人姓甚名谁、有多大年纪、是什么身份她皆一概不知。

姐姐突然提起此事让少年心里倍感疑惑,思绪回到了一个月前,仔细的回想一番。

“是啊,我接了你的电话结果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就是他通知我去诊所找你的。”

“姐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害你出车祸的人找到了吗?”

算应星也忍不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他现阶段还要照顾受伤的父亲,算九倾不想让他担心,暂时瞒下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他是一中的学生而已。对了,他有留下名字吗?”

算应星摇了摇头,声音里含着一丝愧疚,“对不起姐,我当时太紧张了没有来得及问,只是在接电话时模糊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

“什么声音?”

眼盲之后,其他的感官却是变得比寻常人敏锐数倍,算尹星在脑海里回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来。

“怦怦——好像是打篮球的声音。”

又多了一条线索,可这线索却是令得算九倾的思绪更加凌乱了。

记忆中原主是受邀前去参加聚会的,又怎么会听到打篮球的声音进而发生了车祸?

一切的谜团都在打了那通电话的男生身上,看来她必须找到他才能解开原主身亡的秘密!

垂眸沉思间,电话那头的少年似是疲倦了,轻轻地打了一个呵欠。

“姐,我要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喔,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吃饭、好好学习,别忘了我们要一起进一中。”

乍然听到这一句话,算九倾的灵魂深处竟无端地生出了一抹悲伤,恍惚中好像有人也曾经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那人是谁已经不得而知。

“好。”

她并不担心算应星的成绩,就算是盲人,可他的学习成绩也能够在全年级排名第一。

没人知道在这荣光的背后,少年付出了多少努力。

寻常人随便多看几遍就能记住的公式,他需要先用手指一遍遍去摸索盲文上的字符,在脑海中过滤一遍,默写出来。

长此以往,那双本该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漫画手上布满了伤口和茧子。

算九倾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便注意到了他的手,很是讶异。

一名十六岁的少年,为什么手却老得像是干惯了粗活的中年人一般!

她想,等她有钱了一定要送他一支好一点的药膏养回来。

电话挂断。

算九倾此刻感到了全所未有的宁静,是一种孤寂之后的心安。

然而这份心安很快就被来人的敲门声打断。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夹杂着熟悉的女声响起,“姐,你睡了吗?”

是陆若雪。

她来做什么?

少女轻拧眉头,刚才同算应星打电话时不自觉上扬的唇角凝了下去,神情淡漠的走了过去。

开门一看,陆若雪穿着一件粉色的真丝荷叶边睡裙,脚上踩着一双白色毛茸茸的拖鞋站在门口。

“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她开门见山的询问,似乎没有想要浪费时间与来人交谈的模样。

陆若雪举了举手上的衣服,姣好白皙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眼底的暗芒一闪而逝。

“你初来乍到一定还没有准备睡衣吧,这是我之前穿的,我看咱们两身量差不多,就拿来给你了。”

闻言,算九倾的视线下移,定格在了那件睡衣之上。

烈焰般的大红色,粗糙的质地、艳俗的大朵大朵牡丹花映衬着绿色的叶片,泡泡袖上还缀着廉价的塑料珠子。

更重要的这竟然是吊带款式,领口开得略低。

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算九倾忽然转身朝着屋内走去,声音清脆,“多谢你的好意,我自己有带睡衣,这件你拿回去吧。”

陆若雪见状,一把握住了算九倾的手腕,那皓白如血的肤色,因为太瘦根根青筋明显,令人心生怜惜。

“你莫不是嫌弃这衣服是我穿过的?”

“着件睡衣我其实只穿了一次就放着了,买的时候四千八,可是GIGI的私人订制。而我看姐姐你身上这一套衣服加起来不过三位数吧。”

她的眼睛明晃晃的看向算九倾,可怜的语气,好像不识好歹的人应该是她算九倾一般。

陆若雪自然是故意这样说的,是因为她已经瞥到了楼梯楼处正步步走来的人。

“既然姐姐嫌弃我的衣服,那就算了吧。”

“我不需要!”

算九倾话落,便她“失落”的将衣服收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陪着陆怀正准备回房间的奚美娟怒目走了过来,满脸不悦的盯向了算九倾。

白天就一直压抑着的怒火此刻终于爆发了,踩着高跟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气势汹汹。

受到了同感,算九轻脚下的地面微颤,灯影忽暗了一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