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2938字
  • 2022-01-06 10:04:42

2020年,赤华,黔州市,市区广场。

杨明哲站在桥上,看着桥下随波飘荡的水草。这条河贯穿了整个城市,但源头究竟在哪儿,他不知道。

“杨明哲!”

杨明哲抬起了头,看着一个个子小小女孩跑向他。那个女孩穿着lolita小裙子,披着长发。杨明哲看着她那奔跑的样子,不禁有些出神。

女孩很快跑到杨明哲前面,气喘吁吁地说:“不好意思啊,让你等我这么久。”

“啊,啊没事,”杨明哲回过神,把脸马上偏向另一边,“电影开始还要50分钟,要不我们去哪里逛一下?还是……”

“下午太热了,要不我们去奶茶店坐一下好了。”女孩笑着说。

“那……那走吧,既然热的话。”杨明哲尴尬的笑着。

眼前的这个女孩,就是杨明哲喜欢的人——黄依依。今天的约会,是他从上个月就开始计划的了。

这次的约会一定要成功,作战开始!杨明哲暗暗握拳说道。

他们一起从桥上下来,两个人并排走着。黄依依靠的很近,贴着杨明哲的手臂。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

杨明哲顿时大脑空白了,现在真的像两个人是男女朋友了。但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他没有与黄依依保持点距离,两个人就这样继续走着。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广场周围的奶茶店。也许是因为店面没有太阳射进来的缘故,店面里面很昏暗。但老板利用了这个条件,房间里选用了复古的装修和昏暗的灯光,使得这个奶茶店仿佛置身于19世纪的咖啡馆。

杨明哲推开了门,里面弄成了一个个小隔间。杨明哲开始慌了起来,因为他认为只是座位隔开,而没有隔出小房间。

“我要一杯柠檬红茶,杨明哲你呢?”黄依依拿着菜单看着。

“我要一杯奶香拿铁,谢谢。”杨明哲慌乱的回答。

“你还真是喜欢咖啡呢……在学校里就看你经常喝咖啡了。”黄依依无奈的笑了笑。

“啊不是,我也喝什么奶茶什么的,还有什么柠檬水什么的……”

“那就偶尔换个口味嘛,反正都是你开钱。请拿一杯抹茶奶盖,谢谢。”

服务员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黄依依笑着看着杨明哲。

“今天真的很热呢。为什么杨明哲会今天叫我出来呢?”

“今天不是《武凯战机:欧若拉的流星》剧场版的首映吗?朋友送我两张票,我就想着正好没人和我看,就邀请你了。”

“啊,无中生友。”黄依依继续笑着。杨明哲耳根处红了。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心意了。”黄依依向后靠在沙发上,“但是呢,你和女孩子约会为什么要选择这么沉重的电影啊。”

“……下次我会注意的。”

“顺带一提,我比较喜欢仙侠类的电影,当然喜剧我也不会拒绝的哦。”

“我明白了,下次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

服务员把奶茶端了过来,放在两人面前,“请慢用。”

“看着挺好喝的,学校那边买的感觉像兑过水的……嗯,确实比那边的好喝。”

杨明哲拿起抹茶奶盖,尝了一口,确实挺好的,但是……甜的发腻,心里堵着发慌。

“《武凯战机:欧若拉的流星》讲的什么啊?”

“那个故事是设定在一个平行世界,在恒星联邦的统治下,各个星球殖民地民不聊生。这个时候,一个组织犹如闪光一般,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带领着人民反抗恒星联邦的统治。”

“啊……一听就是什么中二病当编剧写的吧。”

“啊,也不是这样。我当时看小说还行吧。”

“是啊,我昨天看了看预告,好像也是关于机甲的对吧。”

“对,在故事里的设定机甲是18米高,和我们这里的不一样呢。”

“我们这里的机甲还不够你看嘛?全班就你一个这么迷那个……那个叫……制动机甲?”

“是制动装甲,我们这个要贴近现实好吧。”

“是是是,你说得对。”袁依依喝了口红茶,“怪不得你这么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

“毕竟保尔·柯察金这样的人感觉越来越少了。”

“啊,我意思不是这个啊。”袁依依无奈的看着前面的钢铁直男。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时间还早,还有四十多分钟。我们聊点别的吧。我记着化学老师是不是发了好几张周报……”

过了一会,他们才喝完奶茶出来,一起走着去电影院。

“人这么少,就看这个电影如何了。”黄依依看着前面排队进场的三个人。杨明哲尴尬的笑了笑。

“应该好看吧……”

看完电影后,两个人从影院出来,坐在影院前的喷水池的护栏上。手里拿着袁依依请客的甜筒。

“也不算太难看。在那样的政府统治下,火星人民反抗也是对的。”黄依依咬了一口甜筒,“但最后彩蛋里男主好像没死对吧。”

“对啊,男主是第二部里是个重要的角色,不然第二部写不出来的。”

“虽然我没看第二部的小说,但我感觉男主的思想多多少少开始有些极端了,就彩蛋里他和那个老教授说的那些话。”

“确实,因为男主和他哥都很爱火星人民,但人民并没有和他一样有那种思想。男主他哥考虑的是火星人民千年的发展,但火星人民只考虑到解决他们的敌人就完事了。至于恒星联邦的军事力量火星人民是畏惧的,是觉得不应该和联邦政府作对的。”

“我表示我不太听得懂。”黄依依看着被太阳染红的天空。

“这么说吧,就是路人A爱路人B,但路人B一直在搞路人A心态,所以路人A就失望了,便放弃了路人B。”

“但男主我觉得他没有放弃人民啊。”

“他放弃了,他只是把人民当成自己完成推翻恒星联邦政府的工具了。不能说太多,不然就剧透了。”

“是啊是啊。”黄依依依然看着天空。她站了起来,看着杨明哲。

“走吧。”

“好吧。”

两个人并排走的,地上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并且连在一起。

“呢,机甲迷,看看你前面走的的是什么。”袁依依指了指前面道路那里。

杨明哲看了过去,是赤华自主研发的QGA-19警用型。即使是4米的高度,也在车流和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的感觉。

“黔州今年4月份才分配到QGA-19啊……”

“QGA,是什么意思?”

“Q表示轻型,G表示高机动,A便是单词‘Armour’装甲的意思。后面的19便是定型年份。”杨明哲看着正在一步一步走着的制动装甲,为黄依依解答道。

“那我还记得什么‘ZGA’啊、‘ZHA’什么的,那又是什么意思?”

“‘ZGA’便是中型、高机动、装甲,而‘ZHA’是重型、高火力、装甲。‘ZHA’还有很多,什么炮击型啊,防空性啊这些。”

“啊,赤华的制动机甲挺多的啊。”黄依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应该是叫制动装甲,装制动机甲是民用工程设施了。”杨明哲耸了耸肩。

“啊……”黄依依也看着那台机体,“不过感觉作用不大啊……”

“在自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使用制动机甲犯罪率挺高的。像2015年那次在哥伦比亚的恐怖袭击事件,1500人包括坦克、武装直升机,全部被制动装甲击杀。那次恐怖袭击除了让人知道‘先驱者’这个极端组织,也让世人知道了制动装甲这种兵器。”

“还真是个恐怖的兵器呢。真不知道发明这个机体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黄依依看着机体的背影,说着。

杨明哲突然表情凝固了,但马上又恢复正常。

“确实,但武器这种东西,要看是在谁的手里。”

“对了,”黄依依像想起什么,“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一个问题,杨明哲。”

“啊,什么问题?”杨明哲看着她。

“还记着去年元旦那天你表白吧,为什么当时我拒绝了,你放寒假又找我一次呢?”

“啊……不是,这个……这种话……我,我说不出来啊。”

“啊,这样啊。”黄依依凑了过去,看着杨明哲满脸通红,“那就像元旦那次那样,发信息和我说吧。”

“啊,这种事……真的要说吗?”杨明哲撇开头说。

“哈哈哈,把我送到车站吧,今天玩的还算开心。”黄依依笑道。

俩人到了车站,杨明哲把黄依依送上公交车后,杨明哲看着黄依依那娇小的身躯消失在公交车里拥挤的人群,笑着叹了口气。

今天,也不算失败吧……

他看着公交车离站,驶入公路,因为车辆拥挤而停了下来。杨明哲看着前面的QGA-19,表情又收敛了。

“沃科尔,你真是做出来个不得了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