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1958字
  • 2022-02-14 15:06:55

2020年,赤华,黔州市,钟山防空洞。

眼前的“游骑兵”二号机已经被拆下了所有装甲,地台上放着艾米自己做的中型装甲。机械臂还在各个装甲上上紧螺丝,杨明哲看着机械臂工作,默不作声。

“我觉得你可以不用站在旁边。过来帮点忙吧,主人。”

“能不能别叫我主人。”杨明哲不耐烦的摆摆手。

“我该怎么称呼你?”艾米问道。

“你叫我老杨都行。”杨明哲拿起六棱扳手,和机械臂一起工作。

“好的,已更换称呼:老杨都行。”

“你觉得你很幽默?”杨明哲看着另一边站在地台上的九号机。

“我自认为没有你幽默,老杨都行。”

杨明哲也没心思和她吵架,眼下和张铮的矛盾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一个希望留下,另一个却希望回去。回去的目的并不是真正为了茹娜拉,恐怕张铮真的想要向他的偶像那样,四处解放其他被压迫的国家。他很了解张铮。

最开始也不是张铮真的想和自己调查“先驱者”,而只是感受驾驶制动装甲的感觉。而到了霍黎丹后,他便开始学习他的偶像了。这不是杨明哲想看到的场景。

“老杨都行,你这一处的螺丝上错了,这个是下面那个装甲的。”

“我说你别搞的长短不一好吗,”杨明哲又重新扭下来。

“据我说知,你的‘游骑兵’也有相当多部分零件长度不一……”艾米正吐槽道,只见杨明哲摆摆手:“好了好了,别给我顶嘴了。今天没心情和你吵。”

艾米停顿了一会,说:“你和自己的哥哥吵架了吗?”

“你怎么知道?”杨明哲问道,但似乎猜到了答案。

“我通过跑道的摄像头。”

“你这家伙……”杨明哲有些伤脑筋的拧着螺丝,“既然你都看到了,我想以‘游骑兵’系列的配置应该能听到什么吧。”

“那为什么不想办法和好呢?”

“我凭什么给他道歉?”杨明哲放下扳手看着九号机,“他自己既然要去,那就让他去好了。”

九号机没有说话,机械臂拿起地上的螺丝,快速的将装甲安上。

“这次高乃阳提供的装甲,全是赤华部队的轻型特装型装甲。”杨明哲看着下面的几个集装箱,说道。

“武器好像也是赤华的官方武器40mmQBZ95步枪。”顾诗雨站在下面正在一个一个打开集装箱,她抬头看着杨明哲:“这个是什么意思?”

杨明哲没有回答她,只是看着其它正在拆卸装甲的“游骑兵”。

“说实话,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不像以前那样。”顾诗雨皱着眉头说道,“要是因为太闲导致你在这里想事,不如忙起来让自己忘掉一些事情。”

“这个大保姆做着的,我能做什么呢?”杨明哲用手指了指九号机。

“是啊,我现在都成了闲人了。”顾诗雨揉揉脑袋,“梁芸做的这个系统真的太强了。”

杨明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一个地方发呆。这是他心情烦闷的表现。顾诗雨看着杨明哲也没有理睬他,叹了口气,走向其他的地台。

而此时的张铮,正在寨子里收拾东西。

奶奶看着张铮正在收拾东西,尽管自己的孙子经常不在家,但这次的阵仗,恐怕是要走很长时间了。连忙上去问。

“张大嘴,你要去哪里?”

张铮看着奶奶,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从小到大他就生活在爷爷奶奶身边,而爷爷去世后便是和奶奶生活。母亲在小时候就外出打工了,只有过年的时候能见上几面。

“奶奶,我……我去参军了。”

“参军,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我之前就一直在为参军的事做准备,现在,我要去部队服役去了。”

“参军啊,参军好哇,参军好哇……”奶奶缓缓地都进自己的卧室。

张铮愣住了,在这一刹那,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一方面他想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但如果这次一去,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再让奶奶一个人守空房,那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奶奶又从房间里走出来,拿着一个小盒子,擦了擦上面的灰,从里面拿出一个二等功勋章。

“大嘴啊,这个,是你爷爷当年在东南亚打反击战的时候得的。当时就有这么一个弹片插中了脑袋,到你爷爷去世的时候,那个弹片才取出来。”

“大嘴啊,现在世界还在危险哩。奶奶我也不识字,但听到街坊邻居说了,现在的自利佬和列联佬的寒战还没有结束,我们国家,还不能放松警惕。你现在是一个军人了,不要做逃兵。”

一滴眼泪从张铮眼里流出。

“多大的娃娃了,还哭!上战场了还怎么办!你要像你爹老子一样,宁愿站着死,都不要跪下去!去吧,我们张家,都是好汉!”

张铮被奶奶推出屋子,奶奶捧着孙子的脸,好好地、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打量着张铮。张铮已经停不下来,他哭的说不出话,浑身颤抖着,他想说自己在说谎,他想说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但嗓子就像有什么卡着。

“你爸在边境线死的,死的英勇!现在你,是个军人了,军人,就得保卫自己的国家,你晓得不!”

奶奶转过身去,回到房子里,关上门,声音似乎有些颤音:“快去吧,既然当兵是你的志向。”

张铮在门口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带着撞红的脑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奶奶步路蹒跚的走到破旧地沙发旁,瘫倒在沙发上。估摸着张铮走远后,才拿出压在盒子底下的照片,上面有两个人,一个年级较大,但穿着退役后的军服,旁边的那个就很年轻,两个人的脸上满是自豪。

奶奶终于还是哭了,眼泪流进了她的皱纹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