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2205字
  • 2022-01-14 10:09:10

2020年,东南亚,坎瓦城区。

坎瓦,东南亚联合政府无力管控的地带之一。维持当地治安的反而是当地帮派,而警察在那里却成了帮派的工具。在坎瓦,没有什么不能买到的,如果你遵守当地帮派制定的准则,那么你就会没事。

钟甘梅站在破旧的民房里,撑着阳台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街道。她从紧身,尽管有各国卧底穿插此地,可最后可能都是只剩下一具装满石头地空躯躺在满是水草的河底。

当然牛仔裤的包里拿出烟,咬着一颗烟出来,正准备从表包里拿出打火机,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她从腰部掏出手枪,对着门:

“谁?”

“你的初中老友,老杨。”

钟甘梅把枪放下,走上前把门打开了。穿着灰色短袖的杨明哲站在门口。

“你戴墨镜是想把你那死鱼眼遮住吗?”钟甘梅让出一条道。

“只是我眼睛做过手术,不大能见的强光。这边和霍黎丹一样热,麻了。”杨明哲摘下墨镜,看着望着门外的钟甘梅,“后面没人跟着,我看了。”

杨明哲走过厨房,看着里面清洗过但随意摆放的餐具,厕所的通风扇发出“嗡嗡”地声音表示自己在工作。房间不是很大,但一个人生活确实可以了。三个电台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摆在桌子上,窗帘有意的为它们遮住光。行军床上杯子随意的摆放,一个黑色胸罩瘫在枕头上。

“这就是女孩子的房间吗?”杨明哲干笑着。

“我觉得差不多了,”钟甘梅把胸罩拿起随意的扔进衣柜里,又从行军床下面拿出一张折叠凳,“坐吧。”

“我已经在车上坐了3个小时了,还让我坐吗?”

“茶场离这里挺近的。好了,这是我这段时间在这里得到的情报,你看看。”钟甘梅把放在电台前的散落的资料整理了一下,递给杨明哲,“我没想到你们会盯上这个家伙。”

“这个人,”杨明哲敲着资料里不清楚的人像照片,“当时解决喀戈的时候,轰动是有意被压下去的。而且当地的帮派能在这里掌权可不是单单收保护费那么简单。”

“这是我这段时间监视‘虹吸帮’的照片,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你要搞得这个人,但我感觉应该就是了。那张照片上尽管模糊,但左边的义眼还是能看的到了。再看看这张,尽管带着帽子,但我抓拍到的画面里这个人也有个义眼。”

“不严谨。”

“你又不是国际刑警,要逮捕他。”钟甘梅冷笑道,“我担心恐怕你们攻击他们的营地的时候还能不能留个全尸辨认他。”

“这个倒是事实。你探到他们的营地了吗?”

“我放过追踪器,”钟甘梅把地图撑开,指着一片林区“但信号到这个位置就被屏蔽了。”

“这么大的林区……”

“我用过UAV探测过,UAV带回来的数据我只能收缩到这个范围。”钟甘梅拿起打火器准备点烟,但马上把打火机放回包里,烟夹在耳朵上。“你们有几台制动装甲?”

“‘游骑兵’4台,再加上察康他们T-15改6台,一共10台。”

“那你们搜索搜索,问题不大。”

“确实,这次干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是啊,上次某个人说干完让我回去,刚把衣服收好就让我继续呆着。”

“这次不一样,记着之前那个佣兵吗?”

“记得,当时资料都是我找过来的,叫……维纳?”

“叫维斯,”杨明哲放下手里的资料,“他现在在霍黎丹,和自利的部队在一起。”

“那个疯子?好吧,看来有回去的必要……等等,你是让我回黔州还是霍黎丹。”

“都不是,我们打算让你先去港岛区待命。”

“你们?我明白了。她不管你们吗?现在。”

“‘先驱者’的线索进展一点也没有,就算我加入了‘托密勒’,对这个组织也依然是一头雾水的。当时维斯就已经知道是‘先驱者’的佣兵之一,我想可以利用他做突破口。”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既然都安排了,那我等你们完成任务之后我再收拾收拾去港岛区吧。霍黎丹那边没问题吗?”

“把这边事情解决完了,我想就要助力那边了。”

“啊,高中生啊,真好,看你能不能成我们这堆人里学历最高的人了。”

“当时我追着你让你学习的时候你都是跑到学校家属楼楼顶上去玩手机。”

“是啊,那时候你就像个跟屁虫一样,最后我终于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没被你发现。”

“那地方一直被我视为禁地,我会遵守我的原则不进去的。”

“我求求你别说了。”

“当时我可是陪着你看到的,当时你那副样子感觉你随时倒地。笑死我了。”

“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别人亲嘴什么的,就感觉很恶心,不管是谁。”

“就是嫉妒。”

“没有!”

玩笑之后,两个人感觉又回到初中时的样子。一对一天打闹的同桌,一对被班上嗑CP的同桌。但现在,一个不在戴着稚气的蓝色眼镜,一个身上留下了不可抹灭的伤疤。两个人的手里已经沾上了鲜血,也只有此时的眼神里流露出少许的温柔。

“何毅光他们呢?虽然那个家伙我不大喜欢,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初中的。”

“那个神叨叨,除了工作的时候话更多以外,恐怕没什么变化。”

“那个话痨……你来这么久,我都忘了给你倒喝的。喝什么呢?”

“你要是有汽水的话,那当然最好。”

“你还是和初中一样,喝着这些高能饮料。”钟甘梅走进厨房,淡淡的笑了笑,将橱柜下的新汽水扭开,又拿了两个杯子洗了洗,倒上饮料。她走回去把饮料放在地图上,杨明哲赶忙拿起杯子:

“别把图弄湿了!”

“这样就能让你赶紧拿起杯子了,不然你是不会第一时间拿起杯子的。”

“我开始害怕你了,把你放我家监控拆了,谢谢。”

“初中做你同桌3年,现在和你工作2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

“是啊,既然我得到了情报,我想我也该差不多走了,察康在楼下等着呢。”杨明哲将汽水一饮而尽,“我不禁想问,你吃饭在哪里吃?你这连个吃饭的桌子都没有。”

“厨房里靠着墙吃。”

“就离谱。那我走了。”杨明哲拿上资料,把门打开探了出去,然后拉开门离去。

钟甘梅看着他离开,将耳朵上的烟重新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点上,倒在行军床上。

“真累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