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2172字
  • 2022-01-04 10:30:17

2020年,东南亚,汗春茶场。

说到茶,人们最先想到的是有着绿茶的赤华。但世界上的茶场并不只是在赤华有,比如现在运输机正在降落的山顶停机跑道的这个汗春茶场,在东南亚地区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汗春茶场在之前是只是一个种植罂粟和大麻的山头,而这里残肢断臂的茶场工作人员只是被毒枭残暴统治的毒品种植者。自2018年一次莫名发生的火灾后,整个毒品集团不翼而飞。正当世间还在猜测这个坐拥3个山头的毒枭到底身在何方时,赤华“高氏商会”以“在此地开发茶业”的理由将这块地够下,而以前在毒枭手下干活的种植人员继续在这里在这里种茶叶。

霎时间,有人推论是是高氏商会因为看上这块地而设计将那个毒品集团剿灭,因为本身高氏商会的主要营销就是民用制动机甲,将工作臂换成手臂、再在它手里放一把枪,那对于没有制动机甲的毒品集团来说那无异于屠杀。于是媒体在毫无根据的猜测,毒枭在心惊胆战地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从列联和自利那边购进大量淘汰的制动装甲。

渐渐地,东南亚不再只有毒品是一块香饽饽,三不管地带的黑市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制动装甲零件,有些零件上面还浸染着血液和机油。

在我们说这些的刹那,运输机已经稳稳当当的停在跑道上。后舱门打开后,里面的“游骑兵”露了出来。杨明哲走了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浪便让他暗道不妙。

“你为什么总是选择这些不适合人生活的地方做你的根据地啊?”顾诗雨走了下来,拿着写字板给自己扇风。

“若我有能力,我还想把根据地设在白宫呢。”杨明哲反驳道。他想起昨天在运输机加油时张铮对他说的:

“那个东南亚的疯子,那天观察,自利那边有台制动装甲特别像他的。”

“就当这次任务就是这个暑假最后的记忆了,想想吧,在黔州你可感受不了这个温度……”

“我可不会为最后的记忆是炎热的林区而感到高兴。”顾诗雨把外衣脱了下来,里面穿着吊带背心漏了出来。杨明哲看了一眼,清咳了一声:

“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应该习惯了吧。”

“当然,给他们上课的时候我可是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的。”

“那你就教他们一星期吧,等我把事情处理好。”

“别忘了,你也就剩下这一星期了,我走自主招生所以无所谓了,但你马上就要高三了,作业写完了吗?”

“用我的老师的话来说,没有哪个大学会因为你完成作业而录取你。”

“呵呵呵,那他一定是一个好老师。”

“游骑兵”指挥型和40mm突击步枪被拖了出来,察康走向他们:

“老杨,顾姐,上车走吧。”

吉普车开在前面,运输车紧随其后。宽阔的山路两边的人们用残缺的手臂搂着团筛,没有手臂的用带子挂着团筛。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身体上的残缺,他们满脸笑容的聊着什么。吉普车放满了速度。

“察康,别忘了今晚的电影!”两边的人对着他们喊道。

“知道了!”

“小杨和小顾也来吗?”

“当然!”杨明哲探出头说道。

“那太好了!”

杨明哲看向旁边的顾诗雨,她看着那些残疾的人们。

“他们是怎么做到身体都这样了,都还能这么开心的?”

“我想现在他们能看电影,能得属于他们的工资,他们的孩子能在你的教诲下读书,与之前黑暗的生活相比,一定要幸福的多吧……我是不是应该要在弄一个赌场?”

“不--行!你这样过和那些毒枭有啥区别?而且我们的预算不是在这里!”

“开玩笑开玩笑。我当然不会开赌场,毕竟我连斗地主都不会。我发誓。”他看着顾诗雨上扬的眉毛,赶紧补上一句。

“希望如此。”

不知不觉,他们开到了寝室区。顾诗雨拿下两个人的行李箱后对杨明哲一个白眼。杨明哲笑嘻嘻地坐上副驾驶座关上门,吉普车去追前面的运输车去了。

“何毅光他们已经到这里了。”察康说道。

“嗯。”杨明哲正拿着手机,一副思考状。

“话说这次你们怎么又来这里了。这边有我们行动就行了呀。”

“嗯,有事。”

“你在干嘛?”

“我在绞尽脑汁思考该如何回复你嫂子。”

“得了吧。”

“这次来主要是要确认一件事。”杨明哲放下手机,严肃地说道,“还记着之间把你的‘小奇兵’击破的那台机体吗?”

“记得,我记着他当时拿着扩音器对着我们吼,说我们没有硬汉精神。”

“如今他的机体出现在霍黎丹,如果他真的不在东南亚去了,我想有必要支援一下他们了,毕竟怎么说那边的作战人员还不如你们这些少年兵。”

“被你这么说真不知道你是再夸我们还是什么……”

“别说,当时我救你们的时候,你还准备把我头砍下来。”

“如果你没有误伤我兄弟……”

两个人沉默了,毕竟杨明哲在当时把察康兄弟的双腿用12.7mm打断了,察康当时用反器材狙击步枪击中了他的监视器。要不是段誉最后发现他并且拿枪对着他,恐怕杨明哲会给旁边这个14岁的少年兵想办法杀死。

当然,这也说不准,毕竟杨明哲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制动装甲报废的情景。当时到底谁杀谁,如果没有段誉,或者后面杨明哲的行动,他们俩可能不会像现在这么坐在一起聊天。

人生就是这么没逻辑,但又有逻辑。

两辆车开进丛林,颠簸的路让前面的运输车上的“游骑兵”在晃荡。杨明哲很庆幸自己没在装甲上,尽管装甲的驾驶舱外有层减震弹簧,但这样的颠簸保不齐能让躺着的他恶心。毕竟坐在汽车副驾驶上的他已经开始晕车了。

“我简直不敢想一个会晕车的人会驾驶制动装甲。”察康一边拍着杨明哲的背一边无奈地说道。

“我坐我爸的车就不会晕车,你是不是该检讨一下为什么我坐你的车会晕车?只敢在茶场里开车的小屁孩。”

“我又不是你爸,当然开不出你爸的水平。”

“……要不是我难受,我已经骂你了。”

“你说这句话的长度和骂我的话的长度已经有一拼了。好了,前面就是驻扎点了,何毅光他们都在那里等我们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