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3609字
  • 2021-12-20 09:38:58

2020年,赤华,黔州市,钟山。

黔州市位于赤华中南部地区,市区在春秋冬季多为阴天,一到夏天便是阴雨绵绵。市区四面环山,云雾缭绕,黔州市也因为这些山的影响,经常是雾气围绕着这个小城市。

钟山,是黔州市中心的山,自然与其他比它高耸的山的意义不同。在曾经没有其他能玩的地方,钟山被当地区政府改造成一个健康公园,而山下的防空洞也被当地开发商开发成真人CS和鬼屋混合的店铺,最后资金不足便闲置了。

如今,钟山公园也因为黔州市的快速发展,再加之一些无趣的都市恐怖传说,导致来钟山公园的人越来越少。会想着来这个地方来逛的,恐怕只有附近的居民和喜欢到处逛的老人们。倒是钟山下的体育馆还有些人气,到晚上便有人带着全家老小来运动,踢球的踢球,跑步的跑步。

钟山的顶上修了一个塔,还有一些水泥注的木桩样的凳子和桌子,不过现在也因为多年失修漏出了里面的钢筋。杨明哲很喜欢这里,特别是当山下全是雾的时候,他看不见山下的步行街,也看不见商城,或者体育馆。

此时的他,就靠着塔的护栏,享受着这个时刻。他提着在步行街买的粘糕,看着山下的雾。他很喜欢这种无人相扰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没有关系:他能找到自我。

孤独就是这样,一开始很痛苦,但在痛苦里渐渐地,会开始习惯了这种感觉,开始适应这个感觉,甚至喜欢上这种感觉。

正当他还在享受这份宁静的时候,有人上山了。杨明哲看着那个塔下的人影,直到看清楚那人手里拿着水桶和抹布时,他才把怀里的手枪收了回去。

那个清洁工大妈看了他一眼,也上了塔,径直走向塔旁,拿起了抹布。钟山附近也有一些学校,有些小情侣似乎喜欢在这个塔上用记号笔写下他们的名字,就当是他们的“海誓山盟”。而通常这些“海誓山盟”都会被这个大妈无情擦掉。

要不到时候和黄依依来写?杨明哲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个想法,但马上又嘲笑自己的想法: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在想这么幼稚的事情啊啊。

“现在的年轻人啊,唉……”大妈撇了一眼杨明哲。

杨明哲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上面已经没有自己认识的名字了。尽管大妈擦了也会有人来写,但不知为什么,大妈也没有做个标语提醒这些上来的小情侣,只是在特定的时间上来擦掉。

杨明哲拍了拍刚刚靠在栏杆的袖子上的灰,从另一边的楼梯上去,顺着楼梯下山了。

杨明哲走到山下,走过那个写着“钟山公园”和贴着残破的对联的石拱门,向左边走去。他走着走着,便看到那个防空洞。他转了过去,径直走到门边,曾经工事的防爆门并没有换下,只是装上了一个人脸识别装置。

他按下了指纹锁,“请将头部放在识别圈内。”他他微微蹲了一下,成功识别。防爆门里的齿轮转了起来,门缓慢的对他敞开。

他进去后,顺着楼梯走了下去。走到下面时,眼前出现了两个岔路。两条过道都很宽阔,即使一台21.3m高的四脚制动装甲ZHA-17也能在里面灵活运动。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的工作,开着搬运车在过道里行驶。

他毫不犹豫的向左边走了过去,左边过道的两旁有很多巨大的空旷的房间,这些都是当年赤列关系恶化带来的产物。他拦下一辆从右边过道过来的空的运输车:

“帮个忙,我去地下层。”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招呼杨明哲上车。他们经过各个房间,里面都是民用制动机甲的各个零件生产线。高氏商会选择这里做自己的生产线,又能伪装自己开发军用制动装甲。

运输车在一个向下的楼梯处停了下来,杨明哲跳下了车,运输车继续向过道尽头开去。他走下楼梯,走到下面的铁门处:

“请输入密码。”

杨明哲将密码依次输入进去,紧接着传出开锁对的声音。他拉开门走了进去。这次里面的环境与外面忙碌的车间不一样了:前方的路并没有上面的宽敞,反而因为有着各式各样的管子显得特别狭窄。

杨明哲拉开衣襟,这鬼地方开始这么热。

终于,他走过这闷热的管道,眼前的空间比上面更空旷,两架大型B.A运输机停在眼前,几个人在运输机后舱门说着什么,叉车正在从上面卸货。一个高马尾女孩手里拿着清单,正在和眼前的人说着什么。杨明哲走了过去。

“是新到的装备吗?”

“是啊,诗羽姐怎么说都不信咱们订的就这些东西。”另一个东南亚面孔的男孩无奈地摊开手说道。

“确实啊,B.A用护目镜4副、AK-102步枪4把,M10装甲4套,AK-102突击步枪专用榴弹发射器2副,80mmM82A3狙击步枪2把,战术背包4个。除了这些就是弹药。”高马尾女孩拿着清单说道,“弹药这些不说了,但上次明明都不止2架运输机。”

“诗羽,没事,”杨明哲从女孩手里拿过清单,一遍看一遍说,“M10装甲比当时的M7装甲轻便的多,省去了没有必要装备的地方。”

“但我感觉还是少啊。”女孩看着运输机,不服气的说道。

“东西还没打开看吧,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杨明哲把清单还给女孩,对男孩说:“察康,辛苦你们了,去休息吧。”

男孩点了点头,招呼那几个人走了。女孩还是不服气地看着渐渐离去的那一行人。

“喂,我说……”

“顾诗雨,”杨明哲歪着头假装生气的说道,“我说过了,这些战争孤儿我信的过。”

“行行行,我知道了。”顾诗雨撇开脸嘟着嘴看着叉车卸货,“我只是觉得……”

“觉得就应该让他们留在东南亚而不是带回来给我打工?”杨明哲抱着手,“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大的孩子,他们因为战火无家可归,而我只是提供了家。”

“他们算偷渡了!”顾诗雨没好气的说。

“我都做了这些事了,恐怕早该判死刑了。”杨明哲笑着拍了拍顾诗雨的肩膀,但马上被顾诗雨打开。

“都说了别随便碰我。”

“好吧好吧,”杨明哲看了一眼正在运输“游骑兵”的运输车,“现在才送到吗?”

“毕竟要过赤华的海关嘛,都是特地先去港岛特别行政区那边的工区先拆了再送过来。”

“那正好,别组装了,先把M10的装甲装上去再组装。”

“所以现在都是先把装甲移至操作室,等你组装完再移至收纳库。”顾诗雨用大指姆向后指了指运输机,“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月开销是不是大了点?”

“我只是拿着东南亚毒枭的不义之财用于伸张正义。”杨明哲伸着懒腰,“等我把装甲装上后,咱再去东南亚那边扫荡一波。”

“扫荡可以,别在带一堆战争孤儿回来了,”顾诗雨看着那边正在将拆散的“游骑兵”一一取下,“我们这边人手够多了,到时候你就把从打击毒枭那里得到的钱全部分给他们了,就别想改你的制动装甲了。”

“知道了知道了,正像我老妈似的。”杨明哲白了她一眼。

“我要是你老妈的话,就不会让你搞这些了。”

“是啊,可惜你是我~的~青~梅~竹~马~,诶,你管不着!”

“实在不行我找个机会去你家玩的时候给阿姨说一下?”

“算了算了,这就免了。”

“诗羽姐,装甲全部运过去了,你们可以开始了。”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东南亚女孩跑了过来报道。

“这么快?”顾诗雨诧异地说道。杨明哲走了过去,她连忙也紧跟着。

“M10的装甲就是一个胸甲,两个肩盾,一个多用途护腕,两个大腿甲、膝盖甲。”杨明哲解释道,“M10就是更多用于轻便型,便牺牲了装甲,不过嘛,手枪这些挂载还是能装上去的。”

“我刚刚看了一下,怎么还有钢索?”

“那个啊,钩爪用的,M10的腰间有两个钩爪发射器,便于在悬崖上执行任务啥的。”

“然后护目镜……”

“当时去霍黎丹的时候就发现让摄像头暴露在外面清理很麻烦,但直接用无色的护目镜还不如直接用暗绿色的护目镜,正好和摄像头的夜视模式的补光颜色一样,起码也能降低点亮度。”

“那3号机呢?我记着那个是重装型啊?”

“这就是战术背包的用途了。”杨明哲打了个响指,“我准备给3号机换上炮击型背包,那和相对自然的它的装甲就要比其他3台要重,这样不至于因为开炮而重心不稳。比如1、2、4号机在小腿处就加了两个三角固定支撑架,而它就可以换上装甲,甚至可以再装两个机械义肢支撑着他。”

“这个等你完工之后再说。”顾诗雨摆了摆手,“你讲的过于抽象,我想象不出来。”

“那这个没办法了,慢慢来吧,反正就是装甲的问题,可能两个星期就完工吧。”

“是啊是啊,这两个星期你就好好待着赤华吧,好好陪陪阿姨。”顾诗雨挠了挠头,“前几天阿姨才给我打电话问我知道你行踪不,我说你去北都市她还埋怨我说你不给她说一声。”

“知道了,谢谢啊。”杨明哲爬上另一辆运输车,拉开遮布,漏出里面四肢分开的“游骑兵”。

“话说,你和那个姑娘……处的怎么样?”

“哪个姑娘?”杨明哲一遍检查“游骑兵”一遍心不在焉的问道。

“那个……黄依依啦……”

“黄依依啊……”杨明哲正检查“游骑兵”的作战手套,突然回过神来,一脸诧异地看着下面妮妮妞妞的顾诗雨:

“你怎么知道她?我没给你提过她啊!”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啊?何毅光经常说……”顾诗雨连忙捂住嘴,因为她这才想起来何毅光提醒过别提到他的名字。

“很好,何毅光他无了。”杨明哲涨红着脸地咒骂着,“目前就是叫人家出来玩了一次罢了。”

“就是……叫出来玩一次罢了……”

“别乱想,就是单单纯纯看了场电影。”

“单单纯纯地,看了场电影……”

“好了好了,”杨明哲跳下运输车,“别说这些了,我要去安装装甲了。‘游骑兵’转移至操作室组装装甲,在进行机体组装。”

杨明哲离开了。

“混蛋,什么叫单单纯纯看了部电影啊……明明都没和我看过电影……”顾诗雨看着杨明哲的背影,不满地转身:

“剩下的装甲别在这里卸了,直接开到操作室里卸,反正里面空间很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