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制动装甲
  • 摸人的鱼
  • 3438字
  • 2021-12-18 14:10:55

2020年,中东联,霍黎丹,山区。

“黄龙5号,这里是黄龙6号、7号,我们已到目标点A。”毛梅报告道。

“黄龙8号,就、就位。”廖文章报告道。

“砂蝎,你们那边解决好了吗?”张铮看向公路上3个忙碌的身影。

“这里是砂蝎,我们这边还有一会儿……你们再多等一下。”对讲机那头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收到,黄龙2组,继续待命。”

“游骑兵”装甲都披着一层破旧的伪装布,蹲在事先挖好的坑里。驾驶舱里头顶的屏幕因为布的原因看不到上面的视野,地上的热浪把公路扭曲了一些。

“这该死的热、热浪。”廖文章咒骂着。

张铮也看着前面的热浪,他知道外面大概有四十多度。这会儿黔州应该才十九度左右吧。张铮调整着头盔目镜的准心,准心模糊了一会又清晰了。

“这里是秃鹫,”耳机里突然响起,“目标在东侧,距离伏击地点约2公里处,4台‘萨拉丁’1型制动装甲,两辆B.A运输车,一辆军用吉普车。”

“好哇,就是那天我们遇到的新机体。”胡骞说道,“帕尼克公司,也是先驱者的新款装甲。”

“打好团队配合,问题就不大,反正对面也是中型装甲。”毛梅捏响了手指,然后抓住操作杆。

“砂蝎收到,开始撤离。”公路上的人开始陆续撤离公路。

张铮看着公路上已经没有人了,再次检查了一次步枪是否上膛。“这里是黄龙8号,已经发现目标。”

车队开始出现在视野里了,为首的是军用吉普车,紧接着是两辆运输车,运输车旁边有着4台萨拉丁和他们一起行动。“萨拉丁”的头部四处观望着,视野略过了他们的伪装网。

就算是元气大伤,“安德里共和国”也不至于就这点兵力。张铮看着下面的车队,不禁怀疑。但很快他便没有在思考的时间:

吉普车被刚刚游击队埋下的地雷炸侧翻,重新落回地面的军车残骸被火舌肆意舔着。后面的运输车停了下来,“萨拉丁”们开始看着举起21mm冲锋枪漫无目标的瞄准着。

第一台“萨拉丁”的头部监视器被击破,很快,第二台,第三台,第四台。他们的头部都被击破,他们开始漫无目标的开火,子弹射向山坡上。

“开始行动!”张铮下命令。

三台“游骑兵”披着披风滑下了山坡,一发火箭弹直接使一台萨拉丁发生殉爆,“游骑兵”指挥型和“游骑兵”速攻型集火攻击对方驾驶舱。剩下三台“萨拉丁”也进行开火还击,但子弹在G碳素复合装甲弹开。

“重新喷漆很难的啊!”毛梅大喊道。“游骑兵”速攻型右手开火,左手从腰后抽出长刃。它跑到“萨拉丁旁边,“萨拉丁”也掏出军刀挥舞着,但“游骑兵”直接将长刃捅进驾驶舱里,那台“萨拉丁”不再动弹。

最后两台发现了毛梅的存在,便向毛梅的方向射击。毛梅拿着那个被捅了驾驶舱的“萨拉丁”做掩体,而另一边的“游骑兵”指挥型踩着第一个倒下的“萨拉丁”的残骸跳了过去,从肩甲里抽出短刃刺向对方的驾驶舱,枪口直接怼向另一台的驾驶舱处直接开火。两个机体便不再动弹。

“目标清空。”胡骞举着枪环顾着四周。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看看这些东西是什么……”“游骑兵”速攻型准备把运输车上的伪装布拉下来。

“别慌!”

张铮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下意识的下了命令。“游骑兵”速攻型停下了行动,看着他。

“我觉得也最好不慌开,这个可能是一个诱饵。”胡骞说话了,“他们这么就这么点兵力来做这车队的护卫,感觉在给我们下套。”

“这里是秃鹫,电子侦察显示在目标西侧检测到有大批坦克向目标点集结,有武装直升机入境!”耳机里传出急促的声音。

“黄龙8号正、正在移动。”“游骑兵”狙击型抬着狙击枪向另一边移动。

“砂蝎,你们快看看运输车里是什么东西,如果重要我们就掩护你们带走,如果不重要我就就地摧毁!”

“知道了。”3个人翻上运输车,钻进伪装布里,“检查过了,就是一些木箱,里面是不是炸弹都不好说。”

“又是白搭吗……”张铮无奈地说道,“游骑兵”指挥型蹲了下来,“来两个站在我手上,另一个站在黄龙6号手上,我们顺着山区回去,虽然绕了点。”

“游骑兵”指挥型把枪收到背后,托着两个人便开始上山,速攻型也跑上山,到山顶时对着运输车开火。刚被子弹击中,运输车便爆炸了,冲击波掀起了尘沙。

“幸好我没去拉。”毛梅拿举着冲锋枪的手挡着那个人,防止他被冲击下来。

茹娜拉看着“游骑兵”指挥型的头部:“黄龙8号呢?”

“他在另一边,执行任务。在山地南侧的村庄是离我们最近的据点,我把你们在那里放下。”

“山区可不是制动装甲的主场!一起撤离!”因为过于颠簸,茹娜拉紧紧地抱着“游骑兵”的手指。

“没事,我要是没有这个自信我也不敢这么说。”张铮看着远处天空有着三个小小的黑点正在朝他们飞过来。

“嘿,等、等一下,”廖文章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好像,看着是自利的、的M1A3主站坦克,天上是……是‘眼镜蛇’!我敲,对方是自利的四等人啊!”

“海军陆战队,他们有制动装甲吗?”

“目前没发现。”

张铮没说话,他看着天上的小黑点越来越近。

“我们撤。”

“收到。不过他们好像停了下来……老张,他们准备开炮了!”

张铮他们没有犹豫,立刻顺着山坡滑了下去。

“他们把这里当他们的后花园了!”茹娜拉看着被山坡遮住的那边。

“游骑兵”狙击型静静地在一个山沟里潜伏着,与地面颜色混为一体的伪装布和包裹过的射手步枪让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廖文章看着飞在最前面的“眼镜蛇”,将头盔上夜视镜样子的瞄准镜放在右眼前,“好了,感受按键的压力……”他开始深呼吸。

忒!

“眼镜蛇”的驾驶舱被击毁,直升机旋转这机身坠毁到地面。其他直升机开始分散。廖文章立刻瞄准飞向远处的“眼镜蛇”,再次按下按键。

忒!

“眼镜蛇”的机腹被击穿,也开始坠落。驾驶舱里马上响起被锁定的警报声。

“不愧是正规军。”“游骑兵”立刻滑了下来,开始移动。直升机的导弹炸在刚刚趴着的掩体那里。

“游骑兵”端着射手步枪奔跑着,“眼睛蛇”在后面一边旋转着一遍锁定他。“我知道你、你在锁定我,别、别总是响!”

“游骑兵”转过身,对着“眼镜蛇”一阵速射。驾驶舱被击破的“眼镜蛇”旋转着向他坠落下来。

“不是吧!”“游骑兵”立刻向后面跑,最终直升机坠落到他刚刚站立的地方。

“这里是黄龙5号,我们已将友军放下,将前往位于南方45公里处的撤离点进行撤离。”

“这里是秃鹫,位于撤离点东南方有巨型沙尘暴,撤离直升机可能无法准时到达该区域。”

“会耽搁多久的时间?”

“可能半个小时……”

“最好快点来,不然我们TM就死在这里了!”

“收到!”

“黄龙8号,”张铮的声音夹杂着对讲机特有的噪音,“利用好沙尘暴,把他们拦截下来,懂我意思吧。”

“收到!”“游骑兵”狙击型把兜帽拉上,拿着21mm冲锋枪继续跑向远处席卷而来的沙尘暴。

“疯狂戴夫,这里是割草机15-1,我们已离开山区,失去了目标的踪影,重复,我们失去了目标的踪影。”一辆M1A3的车长站在外面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

“割草机15-1,对方只是一台制动装甲,你们15台坦克TM能把目标跟丢。在你们的西北侧有沙尘暴,过去看看。”

车长看着另一边的沙尘暴,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满嘴沙子,但军人必须得服从。“收到。割草机小队行动。”

“科尔还是老样子,不是吗,蒙科特?”车长下去把舱盖换上,填装手笑着喊道。

“他就是这样,我们怎么办?”蒙科特看着电子屏上的画面,沙尘暴越来越近。蒙科特打开红外线热成像,但什么都没看见。

“不过说起来,他们还用着我们淘汰的M7,真是……”

“穷嘛,那咋办喽。”

“这里是割草机15-7,我被击中!”开在最前面的坦克被击中履带,履带处被炸后断裂,坦克停了下来。

“该死,我们连目标都没找到,周围全是沙子,热量都高!”

“他一定是趴着的,分散,分散!”

廖文章看着前面分散开的坦克方队,他目前已经使一台坦克瘫痪,单单凭这把射手步枪无法直接击破这些坦克。他在红外线热成像镜里寻找目标。

“好了,下一个就是你……”

对面有一台坦克停了下来,它因为惯性还向前面行驶了一段距离。对方开始还击了,但只是朝他射击的大致方向开火。最近的一颗炮弹打在他的左侧约70米处,沙土飞扬到他的伪装布上。帮大忙了。

“游骑兵”继续开火,廖文琪知道,现在的自己除了开火别无他法。

“这里是黄龙7号,黄龙8号,我们已运动至你后方30公里处,告诉我他们的方位,165mm滑膛炮就绪。”

“敌坦克排已瘫痪3台,呈冲击队形。”廖文章看着显示屏左上角的激光测距仪数据,“坐标X-3266,Y-2435。”

“X-3266,Y-2435。收到。”

“游骑兵”站了起来,蒙科特终于找到这台把他自己的坦克的履带打断的制动装甲。他将准心对准那台M7,但前面的爆炸扬起了尘沙。他一开始认为是地雷,但仔细想想也不可能,只能是空对地打击了。

蒙科特不顾填装手的阻拦,打开舱盖出去观望。烟尘散去,只留下瘫痪的坦克和发生殉爆的坦克残骸。沙城暴散去了,但他已经找不到那台装甲的身影了。

他一拳锤在装甲上,呐喊了一声,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