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杀戮游戏(新书求推荐)

“啪”

江阳关上自习室的灯,整个房间沉浸在一片黑暗当中。

背好背包,轻轻将门闭合上。

“江阳,走啦!”

开口向他说话的是另外一间自习室当中自习的蒋宏。

“嗯”

江阳点点头,没有多说。

“路上小心点啊,还是打个车吧,最近夜里说是不太平。”

“什么不太平?”

江阳有些奇怪,作为经常走夜路的人,他可从来都没遇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是有的人,走着走着就丢了,说是失踪了,但是我觉得肯定遇见鬼了!”

蒋宏此时也是刚刚将东西收拾好,靠近他悄声地说道。

“我看是喝多了还差不多,指不定是掉进哪个下水道了~”

江阳笑了笑,直接反驳道,这都啥年代了还有谁相信鬼神啊!

“下水道?”

蒋宏有些无语,他老家有些迷信,所以他也一直对这些事物比较敬畏。

“先走啦”

江阳没管他,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

从教学楼走出来,整个校园一个人也没有,周围看起来黑洞洞的,宁静而空旷。

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过。

“算了,走回去吧”

自己租的房子不算远,十几分钟的路程,这条路他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次。

“嗡~”

将外套的拉链拉上,双手放进兜里,江阳开始沿着人行道向前走。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晚的路灯似乎有些暗淡。

走过一条街之后,转进巷子当中更是漆黑无比,这瞬间江阳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然而等他抬头向着周围望去,却诡异的发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虽然刚才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已经褪去,但是在天空阴冷的光线照射下他整个人还是有些恍惚。

周围是残破的院墙、干枯的老树、破损到能够一眼望到对面的大楼,以及脚下满是杂草和尘土的道路。

“难道,我真的遇见鬼了?”

这一瞬间种种不合理的思绪涌入脑海,让他心中有些发毛。

“痛!”

将手指放在嘴边咬了一下,清楚传来的痛感让他立刻警觉起来。

无论是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还是鼻子闻到的诡异气味、亦或者是四周那令人心悸环境都是那么的真实。

“咔嚓,咔嚓”

随着脚步落下,地面的枯枝落叶发出断裂的声响。

清脆的声音在这幽静的环境当中回荡。

只是这再平常不过的声响,此时竟然令江阳有了几分心惊肉跳的感觉。

“咕咕~”

突然他听到一阵非同寻常的声音,似乎是来自身后。

江阳猛地转身望去,只见一只没有任何毛发、浑身赤红、并且满是血痂和脓液类犬怪物流着哈喇子向他踱步而来。

这只怪物似乎是想偷偷靠近江阳,但是江阳转身的时候,它就明白已经被猎物发现了,随即干脆纵身一跃向着江阳扑过来。

“我去!”

江阳低声暗骂,这东西扑过来的时候瞬间让他心提到了嗓子眼。

即便有面临危险的慌乱,但是他也无比清楚绝对不能向前乱跑,毕竟两条腿的人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怪物。

于是他迅速扫视一圈,直接纵身跳起,一把抓住身边的墙壁顶端费力的爬了上去。

“呃~嗷~”

眼见到嘴的边的食物就要溜走,这只形如巨犬的怪物一跃而起,张开大嘴就要咬住江阳的脚踝。

不过已经爬到墙上的江阳直接将脚收回,险险的躲过。

“呜~”

墙壁边上,这只犬类怪物还想跳上墙头,不过墙壁让它的爪子无法借力,不能爬得更高。

墙头上江阳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他直接沿着墙壁爬了起来。

此时光线暗淡,视线不够清晰,否则以他的平衡性跑起来更快。

墙壁之下那只犬类怪物眼见嘴边的猎物还想逃跑,于是在下方死追,同时不断地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嘶吼。

“砰”

很快一栋破旧的楼房就在墙壁旁边,江阳直接跳了过去。

这是一间房屋的外走廊,但是如今已经残破的厉害,扶手围栏这些早就烂掉,即使是钢筋水泥浇筑的地板也是一道道裂缝。

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崩塌的感觉,但是江阳清楚像这种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整体结构除非是出现大量破洞否则极为结实。

而被江阳甩掉的那只犬类怪物终于找到围墙一处断裂的地方并钻了进来,它嗅着空气中的气味飞速的向着大楼跑去。

“呼~呼~”

与此同时,江阳喘着粗气沿着楼梯跑向楼顶。

楼层的房间内部他不敢胡乱进去,万一里面也有什么怪东西那可就惨了。

但是位置最高的楼顶却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整栋大楼只有五层高,只要到哪里他就可以找一个好位置据守。

同时在飞速奔跑的过程中他在搜寻可用的武器,还好他运气不错,在楼梯口的位置看见一根满是锈迹的钢筋。

来到楼顶顾不得休息,直接翻身爬上出面楼梯间的顶上。

这块位置高于其他地方,若非楼道顶层的铁门已经锈的不成样子,江阳说不定还会用门挡上一阵。

“呼~呼~”

“咚咚咚”

此时他的胸口在剧烈起伏,胸腔当中的心脏也在剧烈跳动。

现在他通过这种方式尽量的调整自身的状态。

“砰~咔哒哒”

最后没多久一阵响动的声音从楼梯当中传来,不管那只犬类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显然作为犬类的本能依旧还在。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江阳的藏身之处,并向着楼顶冲过来。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江阳非但没有半点恐惧,反而情绪却越发高昂。

“咯~咯~”

随即全身光秃秃,满是脓疮的犬类怪物从门中冲了上来。

江阳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呼吸越发平稳,手中的钢筋被他当做长矛举起。

这只犬类怪物转了一圈才发现江阳竟然站在楼道水泥屋顶上。

于是直接人立而起,满是粘液和森白利齿的大嘴向着江阳咬过来。

但是这下正好撞在已经准备多时的江阳手中,只见满是铁锈钢筋被他对准这只犬类怪物的大嘴狠狠的插了进去。

“噗呲”

“呜~呜~”

顿时,锈迹斑斑的钢筋直接这只犬类怪物的喉咙捅穿,直接深入其腹,立即让它难以站稳。

接着便是一脚踢过去,立马让这只犬类怪物栽倒在地。

“呼”

江阳轻轻向下一跃,落在楼房顶层水泥板上面。

也不多说,直接将还在地上挣扎扭动犬类怪物踩在脚下死死按住。

“这到底是是什么玩意?”

此时此刻,人生三问充满他一头雾水的脑袋。

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破烂的废墟、莫名的被这只怪物追杀、还有他应该怎么回去啊?

“呜~呵~”

更加诡异的是这只犬类怪物的喉咙明明已经被他捅穿,污血流了一地依旧还没有死去。

此时即便被他踩住依旧刨动着四肢疯狂的挣扎着,若非喉咙里面插着一根钢筋,非得咬上江阳一口不可!

这么凶残、生命如此顽强的东西江阳根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到底是是个什么事啊?

喂,有人吗?来两句解释一下啊!

“咔嚓!”

江阳看这个犬类怪物挣扎的怪难受,于心不忍,于是脚下狠狠用力将它的脖子压断。

“都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好意思啊,我不是上天,所以只能送你下地狱了。”

江阳看着这这怪物挣扎的动静逐渐变弱,于是在心里默念。

只不过就在这只犬类怪物终于咽气的时候,此时一个宏大的声音在江阳脑中响起。

“恭喜实验者,获得正式玩家资格”

“欢迎来到地狱的入口,死亡的深渊,杀戮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