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痕
  • 消失的罪痕
  • 二三几两
  • 2109字
  • 2021-11-13 18:36:56

深冬子时,憬阳小区。

天空飘落的雪花,积聚在地面,形成厚厚的白被,两束手电筒的白光打在雪地上,照亮了脚下的路。

保安缩着脖子,揣着手,哆哆嗦嗦的进行巡查。

“大半夜的,又这么冷的天,还有人就见鬼了,都说了是恶作剧!”

听见同伴的抱怨,另一名保安也不脑,没有搭腔,顺着石子路走过去。

两分钟前,保安处接到一通电话举报,有女人赤裸着身子在雪地上跳舞。

这听起来的确像恶作剧,可奈何举报人语气坚决。

“要是没有电话里说的那个女人,看我怎么收拾那个举报的户主。”

随着又一声抱怨,两人拐进了举报人所说的一条小路。

下一秒,一声惊恐的男声响彻整个小区。

凌晨两点…

多名工作人员在憬阳小区一处不起眼的小路旁拉起了警戒线。

顾言打着哈欠,眼睛半眯,接过一旁齐曼递上来的手套和鞋套,声线冷冽:

“具体情况如何?”

“死者为女性,没有穿衣服,报案人是两名执勤的保安,目前正在协助调查。”

齐曼跟在顾言身后,一同进入现场:“言姐。”

距离尸体三米之外,齐曼将顾言拦下,看着里面正在拍照的同事,提醒道:“我们靠近后发现,死者周围没有任何脚印,包括死者本人,都没有留下任何的足迹。”

如果放在其他天气,这本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可最近,偏偏连下了几天的大雪。

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脚印,深浅均匀,便明白了齐曼的意思,转而抬头看向两侧的建筑。

这条小路在两栋居民楼之间,两侧的墙壁上便是上下楼梯处的小型窗户,小路的尽头是一片人工砌墙。

顺着顾言的视线看去,齐曼轻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要多申请些帮手了…”

“先去看看死者吧。”

这条小路上并没有路灯可以照明,只能借助积雪反射的月光,分辨眼前的景象。

死者身上没有一块遮挡的布料,跪趴在雪地里,两只手臂向前伸展,整个人成一个Ω型。

她的身下洁白无暇,周围的积雪并没有很大的冲击挪动,说明死者是以一种轻缓的力道倒地。

顾言蹲在死者旁边,看着技术科的法医人员取证:“死因是什么?”

“可以排除外伤致死,其他的无法判断,需要解刨才能给你答案。”

林淮眉毛紧蹙,死者体表没有任何伤痕,瞳孔也只单单是涣散的状态,嘴角上扬,嘴中无异物。

看上去,不像一场刑事案件。

“你不觉得,这不像凶杀案吗?”

顾言起身,一双俏长睫毛扑闪,眼中尽是皎洁,却有着比旁人更加坚定的想法。

“我都不信,你会信?”林淮嗤笑,起身伸手招来自己的助手:“准备回去解刨,顾队长,这里就交给你了。”

林淮轻轻侧头,绕过顾言的身子偷瞄正在勘察现场的齐曼,又凑近顾言,在她身侧轻声道:“我见她最近有些小感冒,顾队多照顾一下。”

“林法医,工作期间禁止谈情说爱。”顾言挑眉,这狗粮吃的猝不及防。

周身空气尬了几分,林淮笑了笑,拉扯着裤腿大步朝场外走去。

很快,死者的位置通过照片的方式保存下来,法医科的人员先一步将死者带走,现场只剩下痕检科以及负责现场勘察的顾言和齐曼。

“言姐,现场取样已经完成,可是…”

“这样的现场,的确很难保存,多拍些照片,另外,封死现场,申请化雪剂,化雪!”

既然保存不下来,那就直接毁掉,线索,就隐藏在这几厘米的积雪下…

扯下戴在手上的白手套,顾言没有继续留在现场,独自一人来到憬阳小区的警卫室。

里面正坐着一名少年,抱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水杯,目光呆滞,嘴唇微颤,过眉的刘海在昏暗的暖光灯映射下显得青涩又乖巧。

“言姐。”

周晓昆见顾言走进警卫室,从椅子上起身:“这便是其中一个目击者。”

“其中一个?”

顾言双手伸在风衣口袋内,高领的紧身毛衣下包裹着她精致的身材,迈着修长的长腿走向那张放在少年身前椅子:“除了他,还有其他目击者吗?”

“另外一个被吓的不轻,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周晓昆耸耸肩,坐到少年身边,少年强忍着想要弹起的心,紧紧握着手中的水杯,闭上双眼。

许久,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看着被吓成这样的少年,顾言心头一紧,仿佛看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幕。

“别怕,已经没事了。”顾言难得收起身上的严厉气息,双腿并拢,身体前倾,伸手摸上少年的头:

“可以跟我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吗?”

感受到眼前女人身上独特的气息,少年才点头:“我和另一个目击者,负责今晚的值班,大概十二点四十分左右,保安室突然接到了户主电话,称看到一个赤裸身子的人向小区西南角走去,请求我们去查看,是否有精神患者进入小区…”

“起初我们没有在意,直到第二个投诉电话打来,有户主称有人在西南小路跳舞,疑似变态,我们这才去查看。”

“我们赶到时,确实看见一名女子站在那里,可她…”

“可她…”

少年突然面露难色,脸颊涨红,瞳孔不断放大。

“可她是以一种很难达到的姿势在跳舞,是…”

少年展开手,想要做出自己看到的动作,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看着少年强行搬动自己僵硬的身体,顾言看了周晓昆一眼,随即起身离开。

周晓昆按住少年的肩膀,问道:“好了,我们已经了解了,能留下你的信息吗?后续可能还会有需要你合作的地方。”

“我叫周南,是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一学生…”

周晓昆点点头,又拍了拍周南的头:“我送你回家休息吧…”

顾言站在警务室门口,双手伸在口袋中,低着头。

有人举报,疑似精神不正常的女子出现,甚至在一条小路中跳舞,可在死者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脚印。

按照少年想表达的意思,女子跳舞的动作基本上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想着,顾言从口袋中摸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林法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