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寂静的 渔村来了个年轻人
  • 沸腾的青泥洼
  • 作家GbzN5x
  • 2064字
  • 2022-06-10 19:19:39

庚子赔款以后,清政府的后花园-辽东半岛青泥洼地区如同一块肥肉,又招惹了虎视眈眈的日俄强盗……

“轰隆隆,轰隆隆。”炮火连天,响声如雷,没有了大清朝的龙旗迎风招展,只有两种躲不开的旗子随风乱舞。

“皇上有旨,日俄两家纷争,大清国民应严守中立,不得参与其中,钦此。”中立区这块牌子醒目而扎眼。

“天哪,这都什么事啊!咱自己的地盘洋鬼子在打仗。看样子老佛爷和大清朝真的完了。”几个衣衫褴褛、蓬头污面、逃难的灾民远远地望着硝烟弥漫的战场,摇摇头赶紧跑开了。

青泥洼,金州南山俄军阵地,密密麻麻的碉堡、工事,还有严阵以待的拿着毛瑟枪、布满火炮的俄国兵。从庄河花园口上岸的日本占领军一路攻击,和俄国占领军迎面撞上。都看好了这片得天独厚的东北亚的桥头堡。

为了青泥洼这块肥肉,两家互不相让,打得不可开交,志在必得的日本军一波波攻击俄国的阵地,又一波波被打了下来,战况反复拉锯。气急败坏的日本军司令官一怒之下,活劈了几个败退的、请求撤退的军官,带头迎着瓢泼的弹雨,终于攻下了山头,迫使俄军向旅顺败退,紧接着旅顺等地也陷入火海……

两个强盗在别人的家园由于分赃不均,趁着主人虚弱的时候,完全当主人是摆设,狗咬狗撕得是鲜血淋漓……

鸦片战争后巨大的收益使得列强紧接着瓜分中国,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恢复了国力,认清了局势,看到了曙光,也尝到了甜头。开始追随列强的脚步侵略中国。甲午中日海战后,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清政府从此再也没有胜利的希望。于是沿海各地门户大开,各个地方官遇见洋人及日本人就像老鼠遇见猫,宁愿当缩头乌龟,也不励精图治,重整旗鼓。

二十年代的中国,大好河山满目疮痍,东北的土地上也是盗匪横行,民不聊生。日本的各色人等,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时机,小丑登上了大舞台,以充满着胜利者的姿态,在东北,在青泥洼的各个地方,或开设工厂,或建立机关,或耀武扬威,或勘探特产,或刺探情报,遍及城市乡村,满铁也应运而生。我们主人公的故事也拉开了序幕。

旅顺,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平日里很少有人来,就算是渔民的远方亲属来也经常找不到路途,更别说外人。村子也不大,二三十户人家,大部分是打着骨头连着筋的一家本当,在山东当地活不下去闯关东来的。跟我们看过的连续剧有着类似的故事。

基本上从原来的地方搬过来,都是一个村子的。闯到大连海边没有别的营生,男的每天出海打鱼,女的在家缝补渔网,晾晒鱼干,走上几十里遇到集市去卖。换些米面,蔬菜,水果。见见外面的风土人情。

渔村里一个何满囤的人家,老两口年岁不算大,但膝下的闺女兰子长得很是好看,性格虽说有点泼辣倒也讨人喜欢,年纪接近二十,还没有婆家。村里年轻的后生暂时还没有合适的。兰子也心里想着红娘的红绳能牵到谁?

同时她还不时被婶婶们姐妹们打趣:“兰子长这么好看,不知被哪家的小伙有福娶到。”这个时候,穿着破旧的、打着补丁大褂的兰子就会挥舞着健壮的粉拳,追打着朝夕相处的姐妹们。欢乐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沙滩。

岸边简陋的茅草屋,简单的苞米面饼子或咸菜,就是这些还不一定吃得上,这些普通的中国人顽强地生活着,他们还不知道世界的变化,男人们偶尔喝口白酒,说着外面听来的消息,骂着当官的无能,赞赏着义和团的英勇,惋惜着北洋水师。担心自己的前途未来。最后在朦胧中昏昏睡去。

这年的冬天格外地冷。呼啸的北风呼呼地刮着,通往外面的道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海是不能出了,男人们把小小的渔船绑好,艰难地从外面砍些树枝烧柴,女的整块塑料布把窗户订严。抵御寒风的侵袭。普通百姓的艰难,似乎预示着国家的危难也到来了。

大部分的人猫起来,不出门。因为吃的东西太少了,兰子总还想出去碰碰运气弄点吃的。老两口拗不过她,走了十几里来到一片树林里,希望碰到兔子或野鸡之类的,再不济捡点蘑菇,松子。运气总算不错,划拉了一些能吃的东西,也收拾了一些榛子之类的。虽然少,但也足够三个人兴高采烈地往回走。兴奋得似乎寒冷也已经离去。

临近村口,一个不高,但很结实的人来回寻摸着,很着急的样子。狗皮帽子、大棉袄,背着的包很大,也很讲究。

“喂,你找谁?”兰子一向很泼辣,毫不畏惧。

眼前的人转过身来,只露出两只眼,其余捂得严严实实的。见有人询问:“我的一个亲戚据说在这一带,我找不到了,转到了这里。”

“叫什么?”

“章余,山东高密的。”

“没你说的这个人,你走吧。”

“太累了,到你家里喘口气行吗?”

“好吧。”三个人对看了一眼,点头同意了。

屋里,老两口赶紧生了火,屋里温度上来了,来人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他个子不高、脸比较白净、是个年轻、结实的男子。眼睛很灵活,很深邃、仿佛见过很多世面;也很健谈,说是自己叫章旭,在日本的厂子上工,只是口音有点怪,不像是当地的。

几句话便赢得兰子一家的好感,他也对兰子产生了兴趣,兰子也感受到了一个从没有过的情感。看了一下屋子,聊了一会儿,来人从包里拿出一包冻得冰冷的煎饼递给兰子:“叔,婶,喏,咱山东的煎饼,卷点大葱蘸大酱。”

一家人看到了吃食,满囤老两口眯缝着眼陶醉了一般。

兰子想想自己半天都没有找到这么多好吃的,没憋住,笑出了猪叫声(现在常说的话),惹得年轻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