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十连召唤,鸿运当头

大夏王朝,琅琊郡。

战天侯府内,光线黯淡的书房内,寂静无声。

桌案上,摆放着一叠纸。

“武战长姐柳曌战死!”

“武战二姐南宫清音战死!”

“武战三姐上官卿婉战死!”

“武战四姐澹台镜月战死!”

......

足足九封。

封封皆丧报!

武战静静地坐在木椅上,面上,满是悲愤之色。

隐约间,周遭空气如同凝滞了一般,显得格外压抑。

身前,长相阴鸷的太监刘喜,却是不怀好意地望着武战,尖着嗓子道:“武战,速速跪地听旨!”

“陛下口谕:战天侯府满门通敌卖国,致使我大夏拒北城一战惨败,即日起,取消战天侯府一切封号,将武战押赴禹都听侯发落。”

“武战,还不快快领旨谢恩?”

闻言,武战猛地抬起头来。

一双眸子,陡然爆发出野狼般凶狠的厉芒。

瘦弱单薄的身躯中,仿佛有上古凶兽在苏醒。

“好!好!好!”

“好一个夏王!”

“我父武正平为大夏拓疆三千里,为大夏北方,筑起了拒北城这一坚不可摧的边城。”

“我九位义姐,继承父志,以三千残卒,抵御北漠王庭十万铁骑,坚守拒北城足足三年之久,为大夏换取三年喘息之机。”

“而今,我我九位义姐战死沙场,夏王非但不思追封我九位义姐之功绩,反倒是空口白牙,污蔑我战天侯府满门通敌卖国!”

“真真是颠倒黑白,妄为人君!”

话音刚落,武战只听得耳边叮咚一声,机械的声音骤然响起。

“叮,无双召唤系统正式开启。”

【无双召唤系统:每天可进行一次召唤,每次召唤,可能会召唤出士卒、人杰、宝物...等等】

“叮,无双召唤系统初次开启,您可直接获得十次召唤机会。”

身为穿越客,苦等十八载,属于武战的金手指,终于出现了。

难以言喻的心绪,不觉涌上心头。

冷眼盯着刘喜,武战心中默念:“十次召唤机会,立即全部使用。”

“叮,恭喜您,第一次十连召唤,触发鸿运当头。”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一颗真武金丹。”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葬天棺。”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陨龙刀。”

“叮,恭喜您召唤出魔·燕云十八骑。”

“叮,恭喜您召唤出神·秦琼。”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功法《五方天帝诀》。”

“叮,恭喜您召唤出毒·贾诩。”

“叮,恭喜您召唤出财·沈万三。”

“叮,恭喜您召唤获得一张主线任务卡。”

“叮,恭喜您召唤出横·张仪。”

一颗金丹吞入腹,霎时间,武战的气息,便是不断攀升。

只听砰的一声!

武战便是接连打破自身禁锢,越过神勇境,直达真武境!

嘶!

一旁。

正欲怒斥武战的刘喜,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心中,倍感惊骇。

众所周知,武道分十境:后天境、先天境、神力境、神勇境、真武境、御空境、生玄境、死玄境、万寿境、神变境!(每境分九重)

寻常人每一境的突破,至少都得十年之功,且,越往后,难度越大,不少人,桎梏一卡就是一辈子。

小小年纪的武战,居然能够在他的眼皮底下,于瞬息之间,从神力境一重,直达真武境一重,着实惊呆了刘喜。

此等突破速度,他此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良久,刘喜回过神来,惊怒交加道:“大胆武战,你竟敢对陛下大不敬,来人,速速将武战给本公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

随着刘喜命令一下,书房外,顿时有一群铁甲锐士杀入。

“刀来!”

武战沉喝一声间。

铛!

一声铮鸣。

陨龙刀入手!

刀尖之上,一缕血红,冲破书房,直上云霄。

昂!昂!昂!

恍惚间,整个大夏王朝地脉都在颤动,好似有真龙在惊恐的嘶嚎一般。

“棺落!”

又一声。

漆红色的葬天棺,应声落地。

轰隆!轰隆!轰隆!

水桶般粗壮的紫色雷霆陡然落下,如同瓢泼大雨般,疯狂的倾泻而下。

哐当一声。

葬天棺毫无征兆的自行打开。

漫天雷霆,竟于战天侯府上空生生止住爆冲之势。

紧接着,更是出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蕴含着恐怖威能的紫色雷霆,居然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纷纷对着葬天棺呈九十度弯曲,仿佛在躬身讨好一般。

砰!

又一声重响,葬天棺重新合棺。

战天侯府上空的紫色雷霆,亦是随之迅速消散,天地重新放晴,好似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

...

大夏王朝,禹都。

王宫后花园中,夏王抬头望天,面色微微发白。

遥遥眺望着琅琊郡方向:“为何,大夏龙脉竟然在惶恐?会是战天侯府吗?不,不可能!战天侯府,只剩下一个武战,他不可能有这个能耐。”

“黑龙,你立刻给朕赶往琅琊郡,一定要给朕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话音刚刚落下,夏王身前,便是出现了一位黑衣人,戴着古朴的面具,看不清真容。

“诺。”

没有废话,黑龙应了一声,身躯便再度融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

某处,无名深山之中,一青衫老道抬头望天,右手连连掐动印诀。

许久,长叹一声道:“葬天棺重现世间,也不知是福是祸。”

言罢,便是化作一缕清风,原地,空空如也。

...

铿锵一声!

书房内。

武战蔑视的望了一眼涌进来的十数位铁甲锐士,陨龙刀随意一挥间,刀尖点点寒芒迸射,径直洞穿了他们的身躯。

噗通!噗通!噗通!

眼见得十数位铁甲锐士倒在自己面前,刘喜立时目呲欲裂,手指着武战,语无伦次道:“武战,你,你,你竟敢动手斩杀天子近卫,莫不是要造反不成?”

“此刀,名为陨龙!”

“此棺,名为葬天!”

“夏王无道,我当以陨龙刀痛饮夏王血,以葬天棺埋葬整个大夏!”

武战一步一重踏,右手横起陨龙刀,左手托起葬天棺,声音冷冽到了极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