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1
  • 单行旅程
  • 八十步
  • 1662字
  • 2021-09-17 07:47:25

春寒料峭的江南,鲜花处处含苞待放,满目所至,一派生机。江南西津山,是一座道教名山,本该是出尘脱凡之山,静谧的修身安养之地,却被陡然响起的枪炮声打破了固有的宁静,正待盛开的鲜花,随之黯然失色!

江南游击纵队一百多名官兵,在阵地转移途中,意外遭遇到了日本鬼子的伏击。战士们且战且退,被迫逼进了西津山,退守于山顶道观之中。

西津山虽然不高,但山势险峻。道观所在之处,三面悬崖,正面是上千级狭长的上山台阶,易守难攻。凭借天然的地利优势,战士们坚守道观,殊死抵抗,挡住了鬼子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然而,死守容易,要想突围却难!战斗打响两天三夜后,道观中的存粮即将耗尽。弹尽粮绝的绝境,不可避免地摆在了战士们的面前,是战是降,都将做出一种选择。

游击纵队总部设在阳栗小天山,距离西津山有一百多里地。当总部获悉他们被鬼子包围的消息,已是被困的第二天。面对迫在眉睫的突围战,如何出兵营救?总部作战参谋部立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商议营救方案。

游击纵队的武器装备不容乐观,全队将近三千余人,其中一半人有枪,一半人仅配备了大刀和长矛,且兵力分散,驻扎在离西津山最近的镇西渡队伍,也就三百多人,一百多条枪。

哪怕是全体官兵上阵,去硬拼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鬼子,等同于飞蛾扑火!

敌强我弱!是游击纵队总部必须直面的问题!

战斗实力上的悬殊,游击纵队参谋部人人心知肚明!要想依靠这点战斗力量,去营救陷入重围的指战员,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出兵营救,是必须要做的事,绝不能眼睁睁地视一百多名将士的生死而不顾!

营救方案非同儿戏,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所以才亟待商议研究!可是,经过一夜的策划,想到了无数个营救计划,却均被一一否决,理由只有一个,没有一个计划,有必胜的把握!营救方案眼看着陷入僵局。

在行将天亮之时,他们终于拟定出的营救方案:集结总部所有枪支弹药,于今夜孤注一掷,驰援西津山解围。

这套营救方案,其实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实乃无奈之举!当属冒兵家后方空虚之大忌,在无计可施下的尽力而为!

在明知毫无胜算的前提下,旅长方超决定冒险一击,大家的心里清楚得很,那是不得已而为之,无非就是尽人事、安天命而已!

就在战斗命令下发之时,一个始终不言不语,坐在作战参谋部一隅,埋头书写会议纪要、起草命令文书的青年人,下意识地举了一下手。

游击纵队第一旅政委梁子昆一眼瞥见,目光在一旅旅长方超,镇西渡驻地参谋黄桂仁、何立海以及所有参会的身上扫了一遍,见大家都没在意,便问道:“你有话要说?”

青年人掀开眼帘,眼珠上布满血丝,一个立正道:“一百多人不说敌众我寡,就说夜行军,也等同于暴露在鬼子的眼皮底下……”

梁子昆大手一摆,打断了他的话,沉着脸说:“打仗需要的是勇气,而不是需要你来提问题!”

青年人刚想开口再说,梁子昆接着说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假如人人都像你,前怕狼后畏虎,这仗还怎么打?”

青年人的脸一红,却无知无畏地说:“也许我们可以不用强攻解围,而是采取奇袭……”

方超看着他没说话,黄桂仁打断道:“在方案定下来后又提反对意见,你早在干吗?”

梁子昆看着青年人,却问大家:“这人是谁呀?”

青年人向梁子昆举手敬礼,响亮地回答道:“报告!在下孔溪云!”他笔直的身板,洪亮的回答,英气逼人,令作战参谋部顿时鸦雀无声。

何立海对梁子昆解释道:“参谋干事孔溪云,是去年才入伍的新兵,我看他有文化,留他在参谋部担任文书干事。”

梁子昆点了点头,方超正视着孔溪云道:“说说你的想法。”

孔溪云睁着血红的目光,直视方超道:“报告旅长,围魏救赵!”

方超眉头一皱,问了句:“围魏救赵?”

梁子昆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盯着孔溪云问道:“果然像个书生,你读过军校?”

孔溪云道:“报告,没有!”

梁子昆笑道:“哦!那是你研究过兵法喽!”

孔溪云道:“也没有!在下趁几次休会的间隙,结合我们收到的情报,仔细研究过地图!”

何立海道:“挑重点说。”

孔溪云道:“是!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围困我们的鬼子是驻防长州的第七联队。第七联队共计800余人,伏击四团的鬼子兵力不详。参与伏击部队的后勤保障部设在西津山脚下的茅丹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