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宝石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24字
  • 2021-09-17 10:26:14

知道秦艽厨艺好,苏承姬嘴馋得很,拉着墨少渊一起动手。

食物的香味把新娘子给吸引来了,慕清歌敲开院子的门,墨少渊开门只见她一人。

“清歌。”

秦艽站起身,双手抱拳,“秦艽。”

余下二人互报姓名,慕清歌拍拍地上的灰尘席地而坐。

“不知你们从何而来,为何处理食物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

烤肉部落有这个习惯,可用在处理海鲜上,实属罕见。

海鲜被串起来烤制,还加上了其他调味料,不会掩盖住海鲜本身的鲜味?

闻起来很香,慕清歌怕味道不好,可看着又想吃。

调味料与食物的融合,一切都在炭火的帮助下发生奇妙的变化。

秦艽把烤熟的烤串放到盘子里,给慕清歌递过去。

从自己最爱的生蚝开始尝试,慕清歌逐渐上头,同样的食物在秦艽手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让慕清歌感觉很奇妙。

“你每天除了学习,就知道研究吃?”

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秦艽手一抖,手里的辣椒粉撒一地。

“大哥,你平时不说话就算了,没瞧我这正忙着?”突然开口吓死人啊。

侍女把撒地上的辣椒粉收拾好,秦艽在心里鄙视了系统千遍万遍。

想起慕清歌是今天宴席的主角,洞房花烛夜跑出来不太好吧?

面对秦艽的疑问,慕清歌显然心不在焉的,含糊其辞似乎在掩饰什么,没直面回答秦艽的问题。

“初来乍到,我们也不知道你们部落的规矩,如有什么不能问的,在这儿先跟你说声对不起。”不管其他,先道歉就对了。

低眸看着手里的烤玉米,慕清歌不知道要如何跟秦艽解释。

母亲跟她说了他们三人的身份,慕清歌知道,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人。即便她是部落下一任的首领,也得守着规矩。

夜宵吃得多,夜里起床的次数也跟着多了。

秦艽干脆爬上屋檐看月亮。

“你的积分剩余不多,是否要接受小任务赚取积分?”

赚了还是会被系统诱导去兑换,没积分也不行,秦艽答应了。

不过在得知任务内容后,秦艽立刻就后悔了。

“喂,你给我的这是奇葩任务?让我去听墙角?这是人干的事?”

听墙角不是她秦艽的风格啊,而且这种事儿有什么好……

“这次的积分是一百,因为之前兑换频率高,你的积分现在只剩下是十五。真的不想赚积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系统继续加大筹码。

秦艽不懂系统有什么癖好,需要借助她的身体去看看外面新奇的世界。

院子外有巡逻的人轮流着,要避开这些人不容易,秦艽废了好大的劲儿,总算是摸到新房门口。

外头挂着大红灯笼,窗上贴着大红色的囍字。

奇怪,门外居然没人守着。

电视剧里听墙角是怎么做来着?拿个竹筒捅破窗户释放烟雾,不对不对,那是要迷晕屋里的人,都迷晕了她还这么听墙角?

莫非要她贴在门板上?

系统不作任何回答,秦艽当他是默许了。

任务是听墙角,又没说让她听什么重要的内容……等等,屋里的人还没睡。

秦艽没敢蹲在正门口,找了一个角落靠着柱子蹲着。

既不会被巡逻的人注意,还能听清楚里面的一举一动。

慕清歌的声音很好辨认,她似乎在训诫人,语气很是严厉。

能出现在新房里的,除了她的新郎还能是谁?

跟刚才聊天时的语气不同,秦艽听得出慕清歌很不耐烦。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你母亲让你嫁过来你就……哼,今后在我家,你只能听我的,你母亲那儿我会让人去搞定她,以后别跟她有联系了。”

“可是,可是她是我的母亲,我……”

“你什么你?当初是你们家执意要你嫁过来,我可是被迫接受的,现在已经是我们慕家的人,就得听我的。”慕清歌最听不得别人忤逆她的话。

新郎没再回慕清歌的话,应该是默认了。

男女平等的社会呆久了,秦艽还真不适应乌娅部落这样的规矩。

屋里的烛光倒映出俩人的身影,秦艽见那男人的身形要比慕清歌高大不少,此刻低着头正对着慕清歌。

秦艽向系统寻求答案,可系统给她的回答,是她让她莫官他人闲事,先管好自己。

“魔界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规矩,你要适应这里的规矩,否则会被视作异类排斥。哪怕是你身上魔气重,他们人多对付你一个,你没有胜算。”

“没有胜算你还让我来?”要是系统是个人,秦艽保证拼了命也要揍死他。

“我有自己的打算,回去吧别被发现了。”

屋里不再传出动静,蜡烛熄灭,系统提示一百积分到账,秦艽摸着黑回到自己房间里。

翌日,秦艽带上二人赶着去询问慕灵河任务是什么,正巧慕清歌跟她的新郎也在。

“要想取回信物不难,我们乌娅部落有一禁地,多年前有人将一宝石放置在禁地内。我要你们把宝石取出来,宝石关系到我们乌娅部落未来的命运,还请各位小心谨慎。”

都说是禁地了,除了本族人谁能进去?秦艽觉得就是首领自己给放进去的。

慕灵河向几人描述宝石的模样,禁地凶险,慕清歌自小被教育不能进入,她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将宝石放置在禁地。

只是为了考验这几人?难道她不知道她们乌娅部落的禁地,有去无回?

一切以实力说话,秦艽相信他们三人能行。

想着能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表现自己,墨少渊十分有信心。

“母亲,清歌与萧策愿意一同前往。”

二人向前向慕灵河行礼,有这三人顶着,慕灵河倒也愿意让女儿去历练一番。

这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一日不现身的小弈,在他们准备向禁地出发时出现,眼尖的秦艽发现他身上比之前多了一道伤疤。

“怎么回事,你的手……”

“无事。”

在美貌与实力并存的魔界,小弈这张脸太容易让人记住了,慕清歌知道他是何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