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历练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02字
  • 2021-09-17 10:26:14

靠着一棵大树休息,也不怎么的,渐渐的困意袭来,秦艽昏沉沉睡去。

在一旁休息的墨少渊走上前确认,确认秦艽真的睡下后,拿上自己的包袱往山下的方向离开。

他不喜欢秦艽,父王的意思他明白,带上这么一个人去,她见了一定会不高兴的。

墨少渊前脚一走,还离开不到一公里,不知道为何他全身无法动弹,像是被人施了咒术定在空中。

一脚在前一脚在后,五官因为发觉自己无法动弹而做出惊恐的表情,就这么定在那儿,恐怖的样子把路过的鸟儿给吓跑了。

一觉醒来,秦艽舒服得伸了伸懒腰,左看右看都找不到墨少渊。

“这人莫不是自己走了吧?”

“正是如此,他不想和你一起同行,不过……”系统后半句没开口,秦艽已经起身寻找。

系统也不跟秦艽兜圈子,直接跟秦艽说了。

“魔尊在你们二人身上施了一种咒术,你们二人若是一人远离了对方,就会被定格住,除非另外一个人靠近才能解开。”

“不是吧,这么缺德?”莫不是在大殿上,魔尊那一指弹?

秦艽大概知道魔尊的良苦用心。

为了这么一个儿子,他也是操碎了心。

系统未告知墨少渊的具体方位,下山的路就那么一条,秦艽慢悠悠的走着,一点儿也不着急。

整个人被定在半空中,墨少渊两条腿酸得要命,左盼右盼,可算是把秦艽给盼来了。

“你走快点啊,快把我解……啊,我的屁股。”

秦艽一靠近,墨少渊直接从空中掉下来,还要秦艽躲得及,要不然要被他砸死咯。

秦艽看戏般的眼神把墨少渊给气到了,拿起地上的石头藏在身后,拍拍身上的尘土,趁着秦艽不注意,举起石头对准秦艽的额头砸过去。

“小心石头。”

石头还没靠近秦艽,秦艽的手比他的速度还快,抓住墨少渊的手腕。

两个人的视线交锋,眼神大战后,秦艽抓着墨少渊手腕的力道增加。

体内的魔气重果然有好处。

比如此时墨少渊疼得要命,为了面子愣是一声不吭,连眉毛都不皱一下。

可真能忍啊,看你能忍到何时。

“墨少渊,要不是因为你父王救过我,我才不愿意跟你一路走。他在我们身上下了咒术,你若是离开我一定距离,整个人会被定住。”

怪不得,刚才自己怎么走着走着就动不了,原来是父王做了手脚。

墨少渊瞪了秦艽一会儿,秦艽松开他的手腕,嫌弃的用手帕擦拭自己的手掌,掏出一个小巧的瓶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空间法宝?”知道秦艽什么也没带,手帕可以藏在袖子里,那这瓶从何而来?

“为何这样说?”空间没有,系统有一个。

秦艽的小说软件书架上涉猎广,不同类型的小说都有,她知道有空间这一说,没想到在魔界也有空间的存在。

举起手里的瓶子,可不是墨少渊想的药瓶,里面装的是免洗消毒液。

没错,秦艽跟系统要的,扣了她两个积分,今晚又得努力练习把积分赚回来。

系统给秦艽初始积分为五十,按照系统的意思去完成一些支线任务,任务完成后得到一定的积分。

支线任务跟主线任务并无冲突,这个世界的主线任务是寻找到人鱼之泪,支线任务相对较轻松些,可以看作是日常任务。

比如帮采集一些奇怪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草魔气不重,更重的是灵气,可惜秦艽无法吸收它们身上的灵气。

灵气秦艽无法吸收,墨少渊也是一样。

能被他们吸收的,那得是存在于自然界的魔气。

像是一些依附在树木上的魔气,吸收后转化成自身的魔气,帮助体内的灵珠修炼。

“我问你,你实力比我好,可有什么办法解开我体内的咒术?”墨少渊真不想跟秦艽一路。

“解开咒术不难,找一个魔气比你父皇重,修为比他高的人就行。”

在魔界,魔尊身上的魔气是魔界最重的,其次是一直处于闭关状态的大祭司。

或许大祭司可以解开自己身上的咒术,可墨少渊转眼一想,大祭司一直在闭关,他怎么可能会来救自己。

他还是先自救吧。

墨少渊小时候有幸见过一次大祭司,大祭司的魔气能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有人觉得大祭司是他父皇的师傅,修为要比父皇高。

修为越高,施咒术的等级高。

要想解开咒术除了找施咒的人,还有就是找实力修为在他之上的人,否则一辈子也解不开。

施咒术的方法都一样,但每个人都会加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像是专属烙印那样,除了本人外人是解不开的。

以大祭司的实力应该能解开,可大祭司闭关的地方,整个魔界都不知道在哪儿,让墨少渊上哪儿找去?

墨少渊无奈,只能跟着秦艽一起走。

下山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秦艽挖了几颗野菜煮汤,味道不错。

如果没有墨少渊那嫌弃的表情,她会更有食欲。

“爱吃不吃,饿死你。”

秦艽不知道墨少渊修为如何,看他这样子,不及他父王一分。

听侍女说,在魔界只要年龄一到,不论你身份再珍贵,都需要外出历练。

墨少渊正好到了出来历练的年龄。

他们第一个目标是乌娅部落,秦艽想抄近路前往,墨少渊坚持走地图上的官道。

有系统做靠山,秦艽说话底气十足,“你应该比我更着急到达吧?想早点抵达就得听我的,否则你自己走官道。”

分开走?秦艽这个坏女人,是想他再一次被定住是吧。

非得让他再尴尬一次?

女人心海底针,越是漂亮心越狠。

拗不过秦艽,墨少渊只好硬着头皮跟她一起走。手里的地图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地图上根本没有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

墨少渊不想搭理秦艽,秦艽也不想搭理他。

好歹秦艽有个系统陪她说话,墨少渊一个人孤零零在那儿坐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