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仙蓬草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18字
  • 2021-09-17 10:26:14

“没事,就是看不惯她罢了,没有理由。”

小笨蛋就要被人家欺负到头上来了,秦艽心里憋屈着,看着苏承姬天真懵懂的模样。

有人护着真好,希望自己以后也能遇上一个,全心全意护着。

“会有的。”

系统冷不丁的出声,可把秦艽吓了一跳。

谁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最佳伴侣,以系统的能力,还能预知未来?

秦艽试探性询问,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系统丢给她三个字,不知道。

“问了也是白问,以后那个人要是出现了,你帮我把把关呗。”

说到这儿,不知为何,秦艽下意识去看一旁的小弈,恰好小弈抬头与她对视。

眼神交汇那一瞬间,俩人之间似乎有很多说不完的话,随后立刻转头避开。

族长出关的日子一天拖过一天,日复一日,漫长的等待让四人逐渐失去耐心。

“没事儿,你们就当是在我闷这儿游玩,明儿个带你们去西边的山上玩。那里的桃树结了果子,正好去摘些回来。”柳云苓提议到。

她是这儿的主人,无人比她对这儿更了解,自然是听她的安排,正好出去溜达别闷在院子里。

“无事,小心些就好。”墨少渊也怕柳云苓在路上对苏承姬下手,他会时刻盯着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三人一路盯着苏承姬,时刻注意着柳云苓的动作,就怕自己看漏一眼柳云苓便会对苏承姬下手。

如此提防着,还是让柳云苓着了道。

晨夕部落被几座山包围住,平地基本上都建了房子,能住在山上的,大都是在部落里有显赫地位的人。

例如柳云苓一家,例如柳千宸。

西边这座山距离柳千宸的住所不到一公里,秦艽估算距离,柳千宸想在此时下手,柳云苓这是给了他机会?

那些所谓的传言,知道都是从柳云苓口中传出去的,秦艽没法揭穿她,只能静静的看着她作妖。

自身灵力加持,爬山倒是不累,就是各种蚊虫特别多,苏承姬被咬了几口。

墨少渊看着心疼,用自身魔气帮苏承姬恢复,柳云苓在一旁全看在眼里。

心里有多恨,对苏承姬下手就有多狠。

咬人的可不是普通的蚊子,秦艽看着像是有人在操控他们,自己跟小弈就没被咬过,被咬得最凶是苏承姬。

所有虫子只对苏承姬一人,墨少渊挨得近也被咬了几口,冒出几个血包。

普通蚊子顶多是觉得痒,可这些咬了之后,苏承姬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像是喝醉了一样,头晕得很。

“要不我们先休息会儿?诺,那边有块大石头,还可以遮阳。”

柳云苓这个提议几人都觉得不错,眼看着苏承姬浑身无力靠在墨少渊怀里,秦艽同意到石头边上去。

轻轻把人放下,墨少渊把随身携带的水给苏承姬喝下,怕她呛着,一口一口的喂着喝。

血包消失了,烦人的蚊子也跟着消失,可苏承姬上下眼皮开始在打架,实在架不住靠着石头沉沉睡去。

呼吸是正常的,可人叫不醒,墨少渊也舍不得把人喊醒,就让她靠着自己睡。

眼看着计划就要成功一半,现在墨少渊寸步不离,柳云苓怎么能有下手的机会。

机会不等人,眼看着日落西边,月儿正与它做交接工作,柳云苓提议原地解决晚饭。

山里什么东西都有,一人捡树枝,一人捕猎,一人负责搭建炉火,墨少渊负责照顾苏承姬。

捡完树枝回来,见苏承姬人还在,秦艽悬着心轻松许多。

谁知系统冷冰冰提示声响起,“有一个一百积分的任务做不做?”

一百积分?上次一百积分的任务叫她去偷听墙角,这次又会是什么?

左右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等系统解说完,秦艽脑海里浮现两个字,果然。

不出她所料,系统告知秦艽附近有一株仙蓬草,可以治疗苏承姬体内的毒素。

咬人的蚊子可不一般,被咬后如果不能在一日之内解毒,苏承姬永远将沉睡在梦里。

“所以,墨少渊帮她把血包消失,并不能彻底消去蚊子留下的毒素?”

“嗯,只有仙蓬草可以,熬成汤汁服下即可。快去吧,早不去你的任务可就完成不了咯。”

就知道威胁她,秦艽还真没法反抗。

为了人鱼之泪,悬崖峭壁也得去。

“你怎么知道是悬崖峭壁?”系统冷不丁的出声,秦艽刚喝下肚的水全给喷出来。

真不愧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要是不答应估计得闹翻天。

鱼烤好了苏承姬还没醒,秦艽伸手给她把脉,板着脸严肃的说道,“她这是中毒了,那虫子有毒,估摸着附近有草药可以救治。我们在山那头住了那么久都见过,估计它们只生长在这座山里。”

想起父王给自己身上布下的禁制,墨少渊想跟着一起去。

秦艽不在,他动不了就不能照顾苏承姬,让小弈留下来照顾。

以他的实力,对付柳云苓搓搓有余。

小弈也同意他的提议,在苏承姬头部垫上些许干草,墨少渊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苏承姬身上。

寻着系统所说的路线寻找,在一处绝壁上寻得仙蓬草。

通体发亮,不似寻常草药的绿色,仙蓬草是淡淡的青色,生长在石头缝里,想要采摘可不简单。

“搭把手我去摘。”

男人力气大些,秦艽让墨少渊在上面拉着她的手,自己踩着石头下去采摘。

周围只得一株,秦艽紧紧拽住墨少渊的手,脚挪动时都是小心翼翼的。

一步一步来,秦艽全神贯注专注于挪动上,就怕自己走错或是没站稳,不止他们俩一起掉下去,仙蓬草没摘成,极有可能还被柳云苓得逞了。

指腹接触到仙蓬草,谁能想到这货还是个带刺的玫瑰,扎手,秦艽差点儿给扔出去。

手腕用力拔出,墨少渊看着到手,一个劲儿把秦艽拉上来,秦艽感觉自己像是一根埋在土里的萝卜,就这么被墨少渊轻易给拔出来。

“呼,到手了,快走快走,别给耽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