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长生不老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41字
  • 2021-09-17 10:26:14

有的人对感情过于执着,想得到又得不到,会促使这一类人把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柳千宸想取而代之,可部落里有规定,最快的办法便是让柳云苓认他做父亲,或者他收养柳云苓的孩子。

这是秦艽的猜想,是否是柳千宸的想法不得而知。

人心难测,谁又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内幕,总之小心点为好。

柳云苓行为不检,部落里喜欢她的人多,都是看中她族长女儿的地位,这点小心思柳云苓怎么会不知道。

看中墨少渊,可不仅仅是他的外貌。柳云苓认为墨少渊的身份地位跟自己匹配,一个人鱼族的公主又如何,能跟她比?

他们晨夕部落的人有多少,人力兵力,用不到一半就能把人鱼族给灭了,区区一个人鱼公主怕什么。

看得出侄女对墨少渊有意思,柳千宸让人去打听了墨少渊的身份,苏承姬自然也没放过。

自古以来,传说人鱼一族全身都是宝。

在柳千宸的计划里,把苏承姬杀了,让墨少渊跟侄女结为夫妻,等他们生下孩子再把他们俩也杀了,孩子过继到他名下。

这样以来,不仅晨夕部落是他柳千宸的,魔界至尊的位置也是他柳千宸的囊中之物。

计划一切顺理成章,柳千宸看向墨少渊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志在必得。

魔尊唯一的儿子,魔尊之位唯一的继承人,呵,今后都会是他柳千宸,谁也逃不过。

知道叔叔是只老狐狸,柳云苓不想他过多干涉自己与墨少渊,有些事她自己可以解决,不需要他出面。

柳云苓不想欠柳千宸人情。

话题回到族长身上,柳云苓也不知道父亲何时能出关,一切全凭长老们的一面之词。

没有人比柳云苓更想柳彦生早些出关。

想要跟墨少渊名正言顺在一起,有了父亲说情,柳云苓相信以自己的优秀能把苏承姬给比下去。

魔尊私底下与人鱼族定亲一事并没有多少人知情,秦艽作为知情人之一,有了上次歪脖子的教训,秦艽不想剧透。

上次是歪脖子,这次要是缺胳膊少腿,秦艽可承受不起。

“族长这次新得一样宝贝,据说是一本武功秘籍。想要将里面的内容吃透可不容易,所以时间会长一些。”

柳千宸的回答并不能让柳云苓满意,其他四人不接受也只能接受。

族长的实力如何未知,贸然闯入怕是会引起众怒。

墨少渊表示可以继续等,或许这就是族长给他们留下的考验,想得到信物就得等。

不与生死挂钩,只是让他们等耗费时间,跟乌娅部落相比划算多了。

其他三人都没意见,柳云苓略带抱歉的看着墨少渊,“真是对不住,会不会耽误你们的计划啊?”

看得出她的歉意,苏承姬抢在墨少渊开口前安慰她,“没关系的,我们可以等。”

这一等,半个月过去了。

苏承姬总会无缘无故消失在他们视线里,好几次都是秦艽赶在柳云苓下手之前把人寻回。

一来二去,柳云苓也把秦艽给盯上了。

“坏我好事,你给我等着。”

苏承姬第N次失踪,墨少渊就差把人绑在自己身上,时刻盯着。

系统提示秦艽不难剧透,要按照剧情走,秦艽憋在心里难受。

最开始,柳云苓放出消息,说是吃了人鱼肉能修为大增,现在则是长生不老,那些见过苏承姬显真身的人,秦艽总会在院子附近见到他们。

不知是否有防备着,他们一跟秦艽有眼神接触,立刻回避,或是逃离现场。

越是如此,越说明心里有鬼。

秦艽担心他们会在半夜对苏承姬下手,小弈喜欢在夜里练功,两个人一起在屋檐上打坐。

一来能保护苏承姬,二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是灵气最充沛之时。

两个人坐在屋檐上,一群人只敢在周围树上观望。

接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柳云苓开始着急了。

放出消息就是为了让其他人对苏承姬下手,谁知道秦艽会这样警惕。

每次她的计划都赶不上秦艽的变化,眼见着要成功了,秦艽这个贱人总会跑出来妨碍她,柳云苓对秦艽的恨不亚于苏承姬。

“秦姑娘也太努力了,那么晚了还练功,弈公子也是。”

晚上练功?苏承姬八卦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晃悠。

柳云苓的话对小弈不具备攻击性,秦艽脸皮厚,本就没什么朋友以外的关系,她只知道柳云苓喜欢颠倒黑白。

“昨晚见着树林里有人,没想到是柳姑娘。柳姑娘那么晚不休息,莫不是树林里有什么好东西?”大家都不睡,你揭短我也会,秦艽不允许自己输给柳云苓。

前几日的人都是生面孔,可昨晚躲在树林里,都是秦艽见过的。

碍于系统无法说出实情,否则秦艽真想给柳云苓直接来一拳。

目的那么明显,是想所有人跟苏承姬一样难理解?

都是千年狐狸,秦艽自认为自己能斗得过柳云苓,如果没有这个碍事的系统。

被秦艽堵得不知作何回答,柳云苓只能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苏承姬不是笨,是单纯。

人鱼一族鲜少与外族接触,她身为人鱼公主,在他们人鱼族里拥有无上荣耀,所有人对她是绝对的忠诚,成就了她如今的不谙世事。

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苏承姬察觉出二人之间似乎有不愉快,秦艽不说,她自己猜不出来。

用眼神求助墨少渊,女人之间的事情,墨少渊一点儿也不想参与。

他的眼里只有苏承姬一人,只要不打苏承姬的主意,他一概不管。

尴尬的气氛还在继续着,接下来的聊天一直围绕着尴尬,秦艽不再接话,只有苏承姬还在应付着,怕柳云苓尴尬。

“秦艽,她是这儿的主人,她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你看开了就好。等族长出关,我们拿了信物就走。”

苏承姬不想看秦艽受气,更重要的是,她都不知道秦艽跟柳云苓到底发生何事,想安慰不知从何处下手。

长时间的相处下来,苏承姬知道秦艽不是个爱计较的人,可这次为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