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失踪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66字
  • 2021-09-17 10:26:14

不是墨少渊自恋,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没遇到过,多了也就麻了。

可自从确定要与苏承姬厮守一生,墨少渊尤其反感。

以前那是炫耀的资本,而现在是烦恼,墨少渊盼着族长早点出关,把东西给他们立刻离开。

侍女如往常一般送来食物,都是部落里的特色。

离开时侍女崴了脚,墨少渊接了一把,侍女借机往墨少渊手心里塞纸条,秦艽离得近,看得真真切切。

拆开纸条看,苏承姬询问写了什么,墨少渊说是无关紧要的内容,随手丢到火盆里去,瞬间被化为灰烬。

会是什么内容?秦艽怎么也没想到,柳云苓会把墨少渊约出去。

月黑风高夜,最容易出事,秦艽跟着墨少渊来到竹林里,不出意外见到了柳云苓向墨少渊走来。

“小E,有什么办法让我隐藏起来,不让他们发现我?”偷听最怕被发现,秦艽不想在柳云苓面前出糗。

系统自然知道如何隐藏,不过秦艽实力不够,无法隐身,只能把她的气息隐藏起来,让二人发觉不到她的存在。

口诀不难,秦艽很快学会并运用,朝着二人靠近,似乎都没有察觉有第三人的存在。

“少渊。”

“别叫这么亲密,柳姑娘这么晚了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就说吧。不早了,现在是该休息的时间。”

墨少渊的冷漠看在眼里,柳云苓不予理会。

她就喜欢他这幅冷冰冰的模样,太迷人了。

“我,就是想问问你跟苏姑娘的关系?想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与你结缘。”

结缘?又是一个新名词,系统给了秦艽答案。

对于魔界的墨少渊来说,结缘二字代表了什么,他清楚得很。

“柳姑娘莫不是喝了酒还醉着?有些胡话说不得,原以为柳姑娘是矜持自爱的女子,没想到这般恬不知耻。”

结缘二字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墨少渊不知柳云苓真实为人,她又知道何为矜持。

墨少渊甩手离开,独留柳云苓一人在原地。

“矜持?原来你喜欢矜持的啊,哼,别怪我出手,是你不识抬举。”

上一个拒绝她的男人,分食他的动物都有了后代,魔族少主又如何,就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没有什么把握不住,只有你不努力。

计划都浮现在脑海里,柳云苓负气离去,秦艽也跟着回到院子里。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进入院子,站在屋檐上的小弈睁开眼看了一眼,是秦艽,随后闭上眼继续打坐。

这片树林的灵气不错,很适合他身体的恢复。

“喂,这么晚了你怎么没睡?”

夜猫子以为只有自己一个,秦艽到水缸边捧水洗了把脸,无意间瞥见在屋檐上打坐的小弈。

白天跟他们一起练功,他晚上还打坐,怪不得实力深不可测,比他们努力的人实力自然强了。

飞身而上,来到小弈身边坐下,想到了许多问题,可秦艽说不出口。

小弈不爱说话,怕是问了也是白问。

不得不说,晚上的灵气很纯净,估计是人们都休息了,没人像小弈这样还在练功。

坐好,运转体内的灵珠,让灵珠去吸收周围的灵气,化成灵力输入到全身经脉。

疏通经脉的感觉舒服极了,秦艽不像小弈,吸收了一会儿需要灵珠自行消化,不宜在继续下去。

右手撑着下巴看着月光下的小弈。

除去他脸上的疤痕,他的五官称得上一绝,可惜这样好的皮囊。

面具掩盖住疤痕,细长的双眸,诱人的双唇……咳咳,她怎么能对自己的朋友有非分之想?不行,不能想歪,朋友就是朋友。

不知何时睡去,再睁开眼,秦艽发现映入眼帘的是屋子里的天花板。

难道是小弈昨晚把她抱回来的?

也是,除了他,难道她自己睡着了还能走回来?

自然是不可能。想着去跟小弈道谢,却被告知苏承姬不见了。

“怎么回事?”

墨少渊着急着找人,想着秦艽跟苏承姬关系好,实力又在自己之上,让秦艽帮着一起找。

三人分散开来,想起昨晚听到的话,秦艽心里不禁一颤。

莫非柳云苓这么快就下手了?不行她必须赶在柳云苓伤害她之前,把人找到。

“小E,我想知道苏承姬现在所在的位置,用积分换。”

想知道任何事都得用积分兑换,规矩秦艽没忘记,系统这个小气鬼。

“积分扣除五十。人在东南方向一棵树下,快点去,柳云苓的人在靠近她。”

运用全身的魔气加速前行,秦艽赶在柳云苓来之前把人带走。

她们前脚刚走,柳云苓后脚就到了。

“秦艽,你给我等着。”柳云苓气得跺脚。

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破坏,柳云苓好不容易等到苏承姬落单,想着能在墨少渊看不见的地方教育苏承姬,谁知道秦艽出现把人带走。

“大小姐,要不我们去把人抓回来?”

“废物。”柳云苓骂了一句,这群蠢货只会坏她好事。

秦艽加快速度,苏承姬飞行经验不足,紧紧地抱着秦艽的腰,秦艽怕她掉下去,一手搂着苏承姬,一手提着篮子。

还以为是柳云苓把人掳走,原来是苏承姬出去采蘑菇。

“不怕不怕,快到了,以后别乱跑,这儿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

不知道自己的警告能否起到作用,该说的秦艽还是要说给她听。

墨少渊把苏承姬抱在怀里,秦艽认命去清洗蘑菇,人没事就好,今天还能加餐。

亲手采摘的蘑菇,加上秦艽的好厨艺,炖出来的汤格外鲜美,苏承姬喝了不少,墨少渊也没过问秦艽是在哪儿找到人,只要她回来就好。

谈恋爱中的人果然智商为零,秦艽总算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呀,我是不是来晚了?”

锅底都没了,连一口汤都没留下,柳云苓咽了一口唾沫,她空着肚子来,哪知道他们都不留她的份。

秦艽双手环胸看热闹,小弈放空脑袋不言语,墨少渊看着苏承姬,只有苏承姬愿意搭理柳云苓。

“抱歉啊,今天的菜实在太好吃了,所以没忍住全消灭。下次,下次一定多做些,你也要经常来啊,秦艽的厨艺可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