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四不像
  • 主神老公让我磕cp
  • 焦糖牛乳茶
  • 2028字
  • 2021-09-17 10:26:14

分工合作,说起来容易,他们四人实力不均,派谁去拖住四不像,又该派谁去拿宝石?

四人之中,已知魔气最低的是苏承姬,小弈秦艽察觉不到任何魔气,可他却能解开自己无法解开的禁制,秦艽猜他可能是藏拙。

“我和小弈拖住它,你们俩分两个方向绕过去拿宝石。”

谁拿到手都可以,两个人增加胜算,墨少渊提议道。

小弈朝他点头,秦艽同意这样的安排,只是苏承姬似乎有些犹豫。

她的实力有限,秦艽也不愿让她去冒险,可这个是最好的方法。

“不用担心我,大家小心行事。”

怕拖累大家,苏承姬没敢表现出自己的害怕,秦艽看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察觉了。

“要不你站在原地不动,配合他们俩拖住它,我去。”

“你确定你一个人能行?别逞强。”墨少渊怕秦艽有去无回。

实力决定一切,就这么定下,小弈打头阵,墨少渊第二,二人合力一起吸引四不像的注意力,秦艽看准时机从它身后绕过,一步步朝着宝石走去。

像是能感应得到,还在打斗中的四不像猛地一转身,尾巴直接把墨少渊甩起,飞出去好远。

苏承姬跑上去查看,小弈看它注意到秦艽,赶紧出手用内力击打它的背部。

打在它最坚韧的地方,对四不像来说,跟挠痒痒没区别,小弈飞跃而起,到另一边攻击四不像的肚皮。

从下至上有点难度,不过小弈还是做到了。

墨少渊没敢耽搁,又飞回来跟这小弈一起跟四不像打斗,秦艽距离宝石越来越近,四不像的反应也越来越大。

散发着亮光的宝石近在迟尺,可秦艽却无法直接接触它。

热,异常炎热,秦艽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处烤炉里,这里的温度不比魔鬼湖低,秦艽只能先用自身魔气维持平衡。

“快拿。”小弈对秦艽喊了一句,他与墨少渊脸上都挂了彩,秦艽距离宝石越近,四不像反应越大。

表现在二人身上,那就是毫不保留的回击,四不像的力道出奇大,一般人真不是它的对手。

不知从何而来一把长刀,小弈拿在手里还挺趁手,对着四不像砍了几刀,四不像见血了,他也见血了。

克服了温度上的限制,秦艽伸手一把抓住宝石,把它从底座上拿开,就那一瞬间,四不像比之前都要疯狂,一个劲儿往秦艽冲。

“快跑。”

秦艽也知道要跑,问题是她现在也跑不远啊。

四不像的速度比她还要快,小弈赶紧跟上它的速度,对准了它的头部砍几刀。

鲜血染红了刀柄,并为就此让四不像停下对秦艽的攻击。

把宝石揣在兜里,秦艽用自身魔气汇聚成一颗球,对着四不像的眼睛打去。

小弈注意到她的魔气走向,与墨少渊合力把四不像控制在范围内,让秦艽的魔气能打中四不像。

眼睛被击中,鲜血不止,四不像开始原地打转,看着应该是正中要害,借此机会逃离正是好时候。

不知为何,四人原路返回时,禁制消失了,而慕清歌和萧策则倒在地上。

幻境小时候,他们身上戴的,手里拿的,全都是不知名动物的骨头。

没时间清理,赶紧把人带出山洞。

跟随他们的脚步,四不像的眼睛毁了,只能靠听觉来判断他们几人的方向。

“你们先离开,我布下禁制,否则它会跑出来祸害他人。”

秦艽抱着慕清歌,知道小弈厉害,可她更想留下帮他。

墨少渊催促她离开,无法,秦艽最后看一眼正在画禁制的小弈,运用魔气离开。

五人出了山洞,秦艽担心小弈出不来,没着急离开,把慕清歌放到树下,等她自己醒来。

那些东西上应该有什么能迷晕人的药,否则他们不会中招。

好歹也是不落下一任首领,慕清歌的实力也算过得去,可惜有点贪。

别人家的事管不着,秦艽在洞口徘徊,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踪影?不会是……

“出来了出来了。”

秦艽转身去看,小弈一步步从洞里走出来,右手捂着肩膀,鲜红的血从手指缝隙间流出,染红了他白色的外衣。

东西到手,秦艽没有第一时间拿着去给慕灵河,先把几人的伤口给处理好再去。

剪刀剪开小弈的衣服,粘附在伤口上的布料被小心剔除,担心弄疼他,秦艽做这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

条件有限,只能热过的酒清洗伤口,再上药粉。

萧策比慕清歌先醒来,询问墨少渊为何出现在此,是墨少渊把他从洞里背出来,现在腰还疼着。

没跟他废话,墨少渊直接跟萧策讲述经过,不过语气不是很好。

“我,对不住,给各位添麻烦了。”地上那堆白骨,是他们夫妻俩从洞里带出来。

伤口处理完,慕清歌也醒来,一行人前往寻找慕灵河。

“厉害,没想到小弈深藏不露啊。”

如果不是小弈,慕灵河猜想他们各个都挂了彩未必能把宝石带回。

“魔尊多年前留下的玉佩,不过是块残次品,还有另外几块不知在谁手里。”

玉佩?秦艽打开盒子,还真是,不过只有一块,看质地很不错,秦艽也不懂,让墨少渊收着。

信物取到,他们得接下向下一个部落出发。

临行前,秦艽跟人打听到小弈的住处,赶着来见他,却吃了顿闭门羹。

“小姑娘来找谁?这家人早搬走咯。”

邻居的话让秦艽感到很疑惑,难道是给她指路的人不知道小弈搬家?

她想着去跟小弈当面道谢,顺道询问他的伤势如何。

人也见不到,还搬了家,她得上哪儿去找人?

回到院子里,墨少渊正在给苏承姬讲笑话,秦艽听着一点儿也不好笑,自顾自的摆弄地上的树枝。

树枝在沙地上画了一圈又一圈,院子的门终是被敲开。

“咦,是你啊,我们正找你呢,我们要走了。”

越过墨少渊,躲开他的手,小弈走到秦艽面前。

两个人的身高相差太大,秦艽得抬起头才能看见他。

“我跟你们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