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异常

晴儿微微蹙眉略一思索,才轻轻点了点头,她之前也有疑虑,觉得知画不过是养在深闺的小姐,怎么会认识符得楼的人呢,可又以为是五阿哥的缘故,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其实起初我也不知道,是有人找上了我,你也知道,传闻符得楼通晓天下事,也没有什么不相信的道理,或者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是一样的道理...”

陈画儿已按照事先想好的说法向她徐徐道来,晴儿眼神也迷惑了许多,只时不时点了点头,直到陈画儿提起,“箫剑的事情尘埃落定,可是小燕子还是永琪的...侧妃,多少还有些牵扯,不过现下她去了皇后娘娘那,我们见得少,也是相安无事,还有一件事,如果,我是说如果...”

“旁的事情我不能干涉,你所说的我都明白,只一件事,我心中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小锦鲤还不满一周岁呢,你们一家三口合该平安喜乐的!”晴儿覆上她的手,语气坚定了几分。

听到他和儿子之后,陈画儿眼中笑意愈发放大,若是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还真是一桩美事呢!只可惜...

“嗯?”晴儿见她神色变了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连忙问她。

陈画儿收起心思,笑了笑,“无事,想起了他们,心里都觉得很好!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生下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宝宝,就像我们家小锦鲤一样,奶呼呼的,跟在你后面喊你额娘、额娘的...”

说到这,她又想起晨间那小家伙只“阿玛”、“阿玛”叫个不停,笑意又增大了几分。

“那家伙都会喊阿玛了呢!”

“是吗?”晴儿也是惊喜,“上次去王府匆匆忙忙的,都来不及见着...”现在也有了孩子,是真真体会到了做额娘的感觉,听到那小家伙才觉得欣喜,“哎呀,时间真是飞快,现在想想之前你进宫之时,恍若昨日般,眨眼间,小锦鲤都一周岁了...”

陈画儿也笑道,“可不是,我也没想到你不仅真做了景安的宝贝媳妇儿,还有了你们的宝宝呢!”

晴儿有些羞赧,景安不比沉稳内敛的荣亲王,一向是那样的性子,恨不得向全天下宣告似的,她一转头便看到景安和永琪从书房里出来。

两人边走边说着,眼里都看着自己心上的那个人,对视一笑,或许一年前,甚至两年前,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如今是这样的光景...

“这么快便好了?”陈画儿笑着揽过他,眉眼弯弯。

他望着她,轻轻撩起她鬓间的碎发,流苏一晃一晃的,格外娇俏,“是啊,怎么心情这样好呢?”

“当然好...”

和你,和你们,现在,一切都很好,所以永琪,我很珍惜!

永琪眼中的笑意愈发变大,就连景安和晴儿也觉得,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才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景安略有不满地坐到晴儿身旁,先把她衣襟拢了几分,又嘘寒问暖了几句,才拿起果仁剥着,嘴里还念念有词,“好了好了,你们这酸臭味可不要熏着我媳妇儿,快走快走!”

永琪罕见地不恼怒,只笑道,“知道了,明日通政司见!”

“你...”他气急,连忙反驳,“好了好了,你们继续,小爷这次可要把之前的假都给休完呢!”

“你真以为你还有很多余假呢,若本王没记错的话,你的假期去年就不敷出了...”永琪淡淡开口,朝着晴儿看了一眼,立马心神意会。

“我就不必说是花在哪里了吧...”

景安这下可无心理他了,连忙看着媳妇愈来愈变的脸色,心里咯噔一声,“媳妇儿,我对天发誓,自从成亲,不,自从皇上下旨赐婚,我就从未去过那些破败的烟花柳巷之地,真没有...”

“是吗?”

眼见着俩人你说我不听的戏码上演,“始作俑者”就抱着自己的夫人离去了。

“诶,你这样很不厚道吧?”她笑得合不拢嘴,弯在他身上。

“那也不看看,晴儿也算得上是我的妹妹,就这样嫁给他了,我怎么着也算是个...大舅子?是这样吧,民间应该是这样的说法,他只顾着有闺女之喜,留着我一个人收拾那些烂摊子...本王可不愿意...”某人一脸傲娇。

“没想到啊没想到,妹夫还是败在大舅子手里了啊!”她笑得直不起身子,某人还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好了好了,不要笑了,你这样...”

“怎么?”她刚刚在马车上落定,就抬起头看他,他一脸狡黠,“笑得好看,本王来一口...”

“回去...回去...”她别开他,又捂住脸不去看他,结果反倒被他扣在怀里,她忽然觉得眼前一黑,永琪察觉到不对,神色都变了变,“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陈画儿摇摇头,“没事,应该是起猛了...”

“那便好,吓死我了!”

她见他神色不对,还揉了揉他的头,又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等不及了...”

永琪反应过来,就把人扣在怀里,不让她动弹,惹得陈画儿反抗无效。

又过了好几日,很快就要到小锦鲤的周岁宴,陈画儿也算是亲力亲为着每一件事,称得上周到,愉妃这下才放心了,就连老佛爷也觉得她现在持府有方很有一套,其实这些不过是永琪和桂嬷嬷指导着,若要靠她自己,估计很险。

“王妃,您歇着吧,其余的奴才看着办就好了。”桂嬷嬷站在她身边,给她按摩。

“嬷嬷也先歇一歇吧,不用给我按了,我没事,我回房睡一会,等午后再去清点一遍就可以了...”

陈画儿觉得可能是富贵日子过久了,也没做些什么,就觉得有些累,恍惚间竟觉得眼前黑了一下。

她没有告诉旁人,起身就去了内室休息,醒来时天都快黑了,还是觉得浑身无力,她还想着要不要大夫看一下,没成想过了一会,小五就过来了。

“你怎的过来了?”她撑着精神笑了笑。

小五只笑了笑,露出甜甜的虎牙说道,“我就是来看看姐姐,上次和师父见过之后,我还没来过姐姐这呢!”

见她神色恹恹的提不起精神,他眼神都复杂了几分,还故作无事般,“姐姐身子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正想着让大夫看看呢,刚好你就过来了...”陈画儿摇了摇头,见小五近身,她才把手递过去,须臾,她才问道,“怎么了?我这几日好像会晕晕的,不知道是怎么了...”

小五一怔,轻轻收回了手,随即笑了笑,“无事,只是应该是姐姐最近休息不好,听说姐姐为宝宝的周岁宴做准备呢,也要好好休息呢!”

陈画儿点了点头,只自顾自笑道,“是啊,小家伙这么快就满一岁了,我还记得那时候,你整日抱着他不松手呢,最后还用宝宝起了小名...”

听到这小五眼神都放了光似的,很快又熄了下去,“是啊!”

这一幕被陈画儿捕捉到,她按捺下疑惑,没再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