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结束

“那皇上那呢?还有老佛爷?”晴儿问道。

景安如实告知,“方家从前的恩怨一直延续到今日,且不说寻常百姓家,何况是皇家,他的事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了,这次可没有什么余地了...”

他正说着,又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凑到她身边,“媳妇儿...”

“怎么了?”晴儿见他停了下来,忍不住开口。

“额...就是...”他挠了挠头,像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似的,扭过身还不敢看她。

晴儿见他这幅模样就知道大概了,心里还有些发笑,扯了扯他的衣袖,“我和他早已经结束了,还要我说多少次才肯罢休呢!”

景安一听,顿时笑了起来,“我就知道!”

晴儿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一点!”

景安把她拥入怀中,埋进她颈窝咯吱咯吱地笑个不停,惹得晴儿忍不住推他,小声道,“都做了阿玛的人了,还是这般孩子气呢!”

景安还没意识到,还自顾自地说道,“谁让媳妇儿生得貌美又贤良,为夫日日夜夜都牵挂着,生怕...”

他像是反应了过来,直接愣住了,“什么?阿玛?”

晴儿抽身出来,把他的手抽出来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言笑晏晏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景安的手掌就这样僵硬地放在那,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显然还没有从这极致的愉悦中回过神来,那一句“都做了阿玛的人了”还在耳边不停地回响,他要当爹了?!他要当爹了?!

他呆呆地看着那一片平坦之处,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一个小娃娃生出来,可能是小晴儿,也可能是小景安,还是小晴儿比较好,就像媳妇儿小时候那样粉雕玉琢的惹人怜爱,也不必学那些女红刺绣,像干什么就干什么,做京城下一任小霸王好了...

“咯咯咯...”他一连串地声音突然就起来了,晴儿看见窗外忽明忽暗地光,连忙拍了他一下,“嘘...”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别惊动了他们,等到明日我们再一起回去!”

景安可不肯干,手也不肯拿开,“媳妇儿你说什么话呢,小爷我连女儿都有了,我还怕他不成,莫说皇帝不饶他,皇帝就算还要宽恕他我都不肯干,咱们这就回府去...”

“你说什么呢,等到五阿哥他们过来不就好了!”

景安只是弯了弯唇角,还未开口,房门就被一把推开,“砰!”

“这么快就过来了,不错!”箫剑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进来了,顿时房间里拥挤了起来。

景安也只是讶异了一瞬就淡定下来,笑大声了,给人招过来了!

他摸了摸鼻子,顺势挡在晴儿前面,“好久不见啊萧大侠!”

“是好久没见了,景安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啊!”箫剑看见这一幕咬了咬牙,扯出一抹笑。

“哪有?若不是萧大侠非要请我媳妇儿和闺女喝茶,我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见到你啊!”景安又看了边上的人一眼,还是满目柔情的模样,可给箫剑狠狠地秀了一把。

他撇过脸,“废话少说,直接开始吧!”

景安也无所谓,转身对晴儿说,“媳妇儿,你乖乖歇会,我去动动筋骨!”

“不行...”还未等晴儿反应过来,两人都极其默契地出了房门,箫剑使了个眼色,护卫顺势就把门带上了。

外面黑灯瞎火的,晴儿也不知是何情况,眼下她也不是一个人,不能不顾及孩子。

虽然景安武功上乘,可箫剑也非等闲之辈,她还是担心地紧,只呆了一会就坐不住了了,可是门口的人一如既往地跟没听见似的。

又过了好一会,门才被打开,进来的竟然是陈画儿,晴儿也微微吃惊,“画儿,怎么是你?”

“先不说那么多了,咱们先走!”陈画儿拉过她,看了看外面,偌大的院子这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显得有些空荡。

晴儿略一思索,就跟着她出去了,“景安他们呢?”

陈画儿拉着她向外走,想了想便道,“他还好,我们先回去,这里不太安全。”

“可是...”

陈画儿握紧了她的手,朝门口那边,“好了好了,现在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就算不想想自己,也要想想小家伙呢,就像景安,可是为了小家伙的美好生活而奋斗呢!”

晴儿眼中一片柔软,点了点头,这才安心过去。

果然,两人刚刚离开,整个院子都开始乱了起来,御林军围得水泄不通,最终如何处置还是等皇帝发落。

陈画儿直接带着晴儿回了王府,在外好几天,虽然箫剑不会亏待她,可是还是不自在。

陈画儿知道她有了孩子一边欢喜一边忧,生怕这几天有什么差错,连忙就请了胡太医过来,知道孩子无恙才放下心来。晴儿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景安的安全,陈画儿再三保证之后她才放下心来,用了些膳食,才过去休息。

到了夜里亥时,永琪和景安才回了王府,永琪看着只是有些疲惫,毕竟这几日为了箫剑的事确实没有怎么休息好,景安却是挂了彩,脸上身上都带着些伤,陈画儿听永琪说才知道他和箫剑是经历了一场“恶战”,也是,两人都是用心良苦。

景安身子骨一向好,可是,箫剑也非等闲之辈,到底是些皮外伤,他清理好就去了媳妇儿那房,始终都是笑呵呵的,用永琪的话来说就是,他全程战斗嘴都没有合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当了爹一样呢!

永琪也是稍微清理了下回了房,陈画儿还没有入睡,睁开了眼,“回来了?”

“吵醒你了?”永琪嘴角上扬,蹲在床边,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头。

“没有呢,还没睡着!”

“还不是在晴儿那打了包票,说景安定然会无事,怕夸下海口嘛!”

他忍不住笑起来,“还有你怕的时候呢!”

“来不来!”她拍了拍旁边,故作恶狠狠地说道。

“好了好了...”

箫剑的事就这样告一段落,两人都没有提起,就连小燕子都没说什么,陈画儿是从小五那里知道了事情是如何结束的,白石帮那些真正行刺的刺客都被处以极刑,箫剑他们则是流放充军,说起来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各得其所了。

现如今陈画儿和小燕子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听桂嬷嬷她们私下里说,小燕子近日里也安稳了许多,她则是知道小燕子去见了箫剑一面,方家和爱新觉罗家之间的事情,这是最好的结局,不仅仅是对于小燕子,还有箫剑,皇上向来偏爱小燕子,为了她还是不忍心杀了箫剑,就像从前箫剑做了那么多事最后一句话还是可以抹平。

箫剑应该是已经放下了吧,不然以他的能力一走了之也是有可能的,这次既然皇家留了他一条命,希望以后他能为自己活一次。

五阿哥和他之间虽说有许多怨仇,可怎么说也是曾经有过手足之情的兄弟,这次白石帮策划的所有事情也告一段落,对陈画儿来说,她也要为以后的事情好好打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