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见面

“我和他早就不可能了...”她低下头抿了抿唇,淡淡道。

她说这话自然是发自肺腑,从她坐上去富察府的花轿那一刻起,她和箫剑就不可能了!

虽说父母不在了,可她仍旧是皇上老佛爷亲封的晴格格,她把封赏荣誉皆视为身外之物,可是家族的荣辱骨子里的规矩是她永远也无法割舍的,从前是阿玛额娘存留于世的唯一血脉,如今是富察府的少夫人...

蝶衣看着她如此模样,还想再说些什么,抬头却见屋门口闪过一道身影,她一下子认出那抹衣角,顿时就起了身,“大人!”

如此情景,无非是大人更加清楚了这位格格的态度,别人可能不知道,可她看的极为清楚,大人心中尚且犹豫的关键点就在这位格格身上,如今大人既然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难以抑制之事。

她看了看晴儿,又看了看外面,径直就跑了出去,晴儿自然是知道,她一直都和箫剑说的清楚,却难免...她顿了顿没说些什么,只是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入夜,她躺在床上,意识却仍然清明着,箫剑是不会伤害她,此前的情景她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可是用不了多久景安他们肯定会找过来,到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血雨腥风,不知道这样的事,老佛爷和皇帝他们会如何解决,怕真到了收不了场的地步...

突然就觉得好像外面有人似的,她觉得诧异,又觉得心里头仿佛带着些不一样的情感,她略一沉思,就悄悄地下了床,朝着窗口挪去。

她心里头总有些感觉,却害怕些,不知道向前还是向后,突然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薄荷香夹杂着一种清冽感,她心下一动,一转身就被揽住,“你...”

“媳妇儿,是我!”他扳正了她的身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顿时就窝在了她颈间,深深地吸了口气,“吓死我了!”

她一怔,愣在那一时就不知作何反应,景安也觉着不对劲,拉开了些距离才好好看着她,眼中还溢着泪花,“媳妇儿...”

晴儿这才反应过来,拍掉了他的手,“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景安语塞,微噘着嘴,一袭黑衣仍旧是这挡不住的风采,窗外溢出的月光下愈发显得他风光霁月,让人移不开眼,径自又钻进她怀里面感受着独属于他家媳妇儿的温暖,蹭了蹭鼻头,小声说道,“人家这不是偷偷进来了嘛?”

并且人家已经几日未合眼了,还是来前刚刚才梳洗了一下,要不媳妇儿你见到的估计就是一个乞丐了...

媳妇儿那么爱干净的人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嫌弃我,肯定嫌弃死了,他自己都嫌弃,顿时又狠狠地摇了摇头,不敢想象!

“咋了?”她眼睛顿时就红了却忍不住笑意,抚上他的腰间,抿了抿唇。

她和箫剑之间的感情本就难言,这些日子试图劝服箫剑未果,一方面,他确实是自己心头初动,有了眼前这人,那些也便不说了,另外一方面,方家和皇家之间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不管现在如何争斗,凭借皇家的实力,最后能落得一个什么下场早就显而易见了。若不是皇上心中尚且有着些愧疚,又因着小燕子这层关系,怕是早早就容不下他了!

别的不说,她也实在是想他了,没成想这下见了面他就是孩子他爹了,不知道这个傻货听到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无措呢,肯定就像她当时听说的那样,心情是复杂的要命,用画儿的话来说,她这一出可不就是“被前男友胁迫私奔结果验出有孕苦等夫君寻觅”是了。

“我怕媳妇儿嫌弃我...”

这向来是他的自信之处,若是得了嫌弃那可得了!

“富察景安,支棱一点好不好?”她直起身子,佯装生气道。

他丝毫不在乎,还是那副模样,嘴里还嘟囔着,“再抱一小会儿,再抱小一会儿...”

她拍了拍他的后颈,有些无奈,还是安慰他,“好啦好啦,我这不是没事嘛,好啦好啦...”

过了好一会,俩人才腻歪个没完,景安这才开始好好看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惊慌道,“媳妇儿你没受伤吧?”

晴儿就差翻白眼了,“这才想起来哦,好你个...”

他也不管她说些什么,径自把她翻了个身,见无碍这才松了口气,“没有没有,那便好!”

接着就一脸认真地看着她,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无非就是“睡得好吗”、“吃的好吗”、“相处的好吗”、“有没有不习惯的”...

晴儿知道此处他也无需多说些什么,因为这人会自我消化自我安慰,这不她刚喝了口水,就听到他在那说道“还好还好,若是旁人我真要担心死了,还好是箫剑...”

仿佛别人不知道是他几日未合眼在京城四处搜寻的人是他呢!

她笑意又深了几分,“好了!”

“说说正事!”

景安还在状况之外,摸着她的小手,“还是这样白嫩...”

“景安!”

“欸!”他连忙直起了身,一脸认真。

“昂,正事正事!”他正准备开口,又有些迷茫还带着些娇羞,“媳妇儿,正事还是等到回府之后吧,在别人这我不太习惯...”

“你在想些什么,什么是正事!”晴儿顿时就狠狠推了他一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景安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连忙就道,“啊...哦...嗯...好我知道了...”

晴儿也是有些无奈,风中扶额,看了他一眼,“先把窗户关上,冷...”

“好嘞好嘞!”他连忙就过去看了看,确实挺安全的。

“你怎么找过来的?”她直起身子开启“问话”状态。

“我们先在京城找了几天几夜,都未找到,原来竟然在这处宅子,不得不说,箫剑这人还真是聪明...”

她斜觑了他一眼,这人才老实了,“恰巧昨日画儿说了,是符得楼的消息!”

“画儿怎会知道?”她有些疑惑。

“应该是凌云凌风的消息吧...无妨,找到你最重要!”他也有些不解,但并未深思,毕竟画儿也不会害他们。

晴儿点了点头,还是觉得有些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