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见

另一边

“小燕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永琪真是受够了每天和她吵不完的架,不见面就是不见面,见了面小燕子就开始无理取闹!

“什么我到底想怎么样?你呢永琪,现在整个景阳宫上上下下都等着看我的笑话呢,听说新福晋长得特别好看,这下你额娘也能放心了!”

“我不想一大早就跟你吵架,我们都冷静点!”永琪捏了捏眉心,满脸疲惫。

“新婚夜过得挺好啊五阿哥,新娘子感觉怎么样啊!什么时候会给你们爱新觉罗家生孩子呢,让你那个额娘不再指着我骂,那个知画总比我这不会下蛋的燕子强!”

“是,知画确实是极好的,我也等着她给我诞下子嗣呢!”

永琪现在压根不想再跟小燕子说话,他也不想跟她说,他和知画有没有圆房!成婚以来,小燕子始终不知道体会他的心情,他真的累了!

“我不会让你跟知画如意的!”

永琪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燕子站在那,掏出自己的鞭子,在树上乱甩一气,旁边的明月彩霞也不敢上前。

过了一会,陈画儿用过早膳,太后身边的桂嬷嬷就过来景阳宫了,桂嬷嬷向来是个八卦的主,瞧着新福晋只觉得清丽脱俗惹人喜欢,堆了满脸的笑意,“福晋吉祥!老佛爷说了,五阿哥和福晋用过早膳就可以到慈宁宫见礼了!”

“劳烦嬷嬷回禀太后娘娘,知画知道了,这就和五阿哥过去!”陈画儿这才知道这就是桂嬷嬷,只觉得这倒也不是凶神恶煞的模样呢,端足了大家闺秀的模样,笑着说道。

“好嘞,福晋不急,那奴才就先回去了!”

陈画儿马上差人去找五阿哥回来,正准备出去,五阿哥就进来了。“五阿哥,方才太后娘娘差人过来了,让您跟福晋过去见礼!”

“好,知道了!”

接着,永琪就携陈画儿一起去慈宁宫,因着是“陈画儿”第一次来皇宫,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看到什么都感觉新奇,边走边问五阿哥问题。

永琪又想起在宫外她在宫外说的那些话,知画以前也是进过宫的,如今怎么又像是第一次进宫呢?况且她也不像额娘说的那样知书达礼,还倒是挺会装样子的!

正想着,他就把心里的疑惑讲出来了。

“啊?”陈画儿一时也没想好,边想着先糊弄过去,便说,“我听闻你跟小燕子姐姐早上闹不痛快了?姐姐不过来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永琪听到这话,知道她有意转移话题,便也没有多问,不过他不想多谈跟小燕子的问题,“没事!”

恰巧快到慈宁宫了,于是他又跟陈画儿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慈宁宫

华丽的宫殿带着古色古香的格调,金黄的琉璃瓦又生出一种庄重而又典雅之感。

陈画儿刚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这里可是慈宁宫啊,虽说太后一直中意知画,可她只是继承了知画的身体,并没有继承她的才华啊!

要是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搞不好命都没了...

察觉到陈画儿有些紧张,永琪想着,毕竟年纪还小,便对她说了句,“没事,别紧张!”

陈画儿没在意他的话,摇了摇头。

他是深得宠爱的五皇子,她不过就是一个新来的,于是便在脑子里迅速地回忆礼节流程和要说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就抬腿往里进。

“五阿哥到!福晋到!”

抬眼便可看到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的就是乾隆皇帝,英气十足,不怒自威。

两侧分别是,太后,令妃,愉妃,以及其他妃嫔和格格。

因着日子特殊,所以皇帝把紫薇也召进宫了。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万福金安,给老佛爷、额娘、诸位娘娘请安!”

两人一齐请了安见了礼。

“好,平身!”乾陵皇帝看着二人,面带笑意。

陈画儿依着新婚礼节依次向长辈行了礼敬了茶。

太后也深感欣慰,自从当年在海宁见过陈家的小女儿知画,她一直喜欢的紧,那可是她早早就选下的孙媳妇,如今看来这里两人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啊!

太后率先开口,“好知画,一路进宫,辛苦了!”

“回老佛爷,能进宫是知画的福气,知画若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老佛爷多多指正,日后知画会和五阿哥一起孝敬老佛爷的!”

陈画儿看着上面的太后,一身雍容华贵之气,却仍旧是和蔼可亲,倒没有想象中的可怕,显得亲近不少!

又感叹这宫中的女人还真是个个美艳,令妃顾盼生姿,艳胜天仙,独得盛宠多年,还真不是没有道理!

旁边的应该就是愉妃了,端庄贤淑又美丽优雅,骨子里的贵气是旁人所比不了的,怪不得会有永琪这样的儿子!

又有一个女子,着淡紫色宫装,优雅脱俗,淡雅娴静,眉眼中掩不住的风华,想来就是乾隆最宠爱的紫薇!

看着永琪新娶的这个福晋,紫薇心情也有些复杂,她从前就听说过海宁陈家的小女儿,小小年纪便才华横溢,又相貌出众,心里一直佩服不已!

只是,从前却怎么也想不到,知画竟然成了五阿哥的福晋,真是事实难料,不知道这宫中又会发生怎样的事...

“好好,既然知画已经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儿媳了,永琪也一定会善待你的!”太后略有暗示地看了永琪一眼。

“是,老佛爷!”永琪看了旁边的陈画儿一眼,转身才回复太后。

愉妃看到这一幕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乾隆皇帝知道太后执意让知画为永琪的福晋,确实委屈了小燕子,便说,“小燕子呢,怎么请安也不过来?还在闹脾气呢?”

永琪微怔了下,正准备开口,却听到旁边的陈画儿开口,“皇阿玛,小燕子姐姐只是身体不适,所以才没有过来,并不是特意不过来的!”

闻言,皇上倒是点了点头,永琪也略松了口气,看着陈画儿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深意,她能讨得皇阿玛和额娘的欢心,确实是好的。

陈画儿只是想着,她现在可不能跟小燕子做敌人,毕竟小燕子才是女主角呢!

太后却皱了皱眉,开口道,“知画啊,如今你才是这景阳宫的福晋,凡事不要太让着小燕子,她时常刁蛮无礼,你便好好教她!”

正式册封的旨意未下,陈画儿突然被扣了这么一个大锅,顿时有些无措,她可不想让永琪觉得自己是故意那么说的,她要想在宫中幸福的生活全靠这一屋子人了,忙说,“老佛爷您说得是,不过姐姐真是挺好的人,知画相信一定能和姐姐和平相处的!”

“知画不愧是邦直教导出来的好女儿,知书达礼,堪为典范啊!从前朕一直羡慕陈爱卿有琴棋书画四个千金,如今呢,知画竟然成了朕的儿媳妇,真是一桩好事!”

“知画谢皇阿玛夸奖,不过说起才华来,知画是万万比不了紫薇格格的,早就听闻紫薇格格才华横溢,知画一直仰慕不已呢!”陈画儿说着就看向旁边画一样的女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