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羡慕

陈画儿微滞,随即笑道,“怎么会呢?姐姐无需多心!”

“那便好,以后你还是唤我小燕子姐姐,不然总觉得生分...”她顿了顿,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若是你不介意的话...”

“自然不会,我们是一家人,合该这样!”

“那便好那便好,对了,我同你说,先前我差人做了不少宝宝的小衣服呢,不过...不过每次见你都忍不住与你争论几句,连送出去的机会也没有...”她正兴奋着便缓缓低下头,显得有些沮丧。

“如今...”

陈画儿打断了她,“那是极好的!”

小燕子又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从前我不懂事,还差点害了你和宝宝,还好有惊无险,我...我没有想过要抢宝宝的,只不过哥哥,哥哥他说,若是我要重新恢复和永琪的感情,就要如何...”

“我虽然是个死脑筋,什么都不懂,可我不会伤害宝宝的!”她怕陈画儿不相信,甚至加重了语气。

陈画儿看着她,似乎是看她这话是真是假,其实陈画儿知道,她对这里的人物心思看得通透无比,自然是知道小燕子是不会伤害一个小孩子的,从前诸多堤防不过是怕她被有心之人利用罢了!

“我知道,我相信你的!”

小燕子瞬间惊喜起来,还有些不可置信,“真的?你真的相信我?”

陈画儿点了点头,小燕子还是觉得难以相信,“你...你怎么这样好知画,从前我真是太狭隘了呀,从今日起,你就是我亲妹妹,我就是你亲姐姐,谁若敢欺负你,我小燕子第一个不服气!”

陈画儿扶额,“亲爱的姐姐,直至昨日这阖宫也只有你一人欺负我呀,你你如今这变化也太大了!”

小燕子不好意思道,“哪有哪有?”

“从前不过是为了一个破男人罢了,现在不会了!”

陈画儿故作讶异,“怎么可能不会,说不定某人明日争风吃醋就又回我那熹華阁闹了?”

小燕子却噤了声,一如反常地咬了咬唇,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过了好一会才道,“反正我小燕子这个人不喜欢欠人人情,我说过的,我会帮你一个大忙的!”

陈画儿有些疑惑,现在她竟然看不出小燕子心里头想的是什么了...

正当她准备开口,就被小燕子一把拉住,“好了,好妹妹,你应当好几日都未见着你儿子了吧,晨起我偷偷过去额娘宫殿里还听奶嬷嬷说呢,你这小女子,只要夫君不要儿子了?”

陈画儿就这样被稀里糊涂地带到了愉妃宫处,愉妃见到她们一同进来还有些讶异,只不过什么也没说。

“你们过来了?”

“额娘万福!”两人一齐见了礼。

“快起来,过来坐!”愉妃正抱着小锦鲤坐在塌上摇着拨浪鼓,小家伙笑得甚是开心。

“是姐姐今日提起,我这几日确实忽略了我们宝宝,可不就和姐姐过来了!”陈画儿顺手接过愉妃递过来的“奶娃娃”,笑得乐呵呵的!

“诶,小家伙都被额娘养的胖了呢,小脸圆乎乎的,怎么这么可爱呢宝宝!”

陈画儿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孩子的,这会子小家伙“咿呀咿呀的”乐呵个不停,显然也是正想妈妈呢!

“还说呢,要是你因为忙着,让本宫的宝贝过度思念他额娘,本宫可不答应呢!”愉妃这几日一直有孙子陪在身边,气色也是极好的,加之也和陈画儿相处得极好,看着气色尚佳。

“额娘,惯会取笑我了!是不是呀,小锦鲤,想额娘了没呀~”

倒是小燕子从进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看着她们三人相处竟是这般自然舒适,她竟羡慕得很。

陈画儿也注意到了,朝着她道,“姐姐也很长时间没有见着宝宝了吧,来,你来抱抱!”

小燕子有些受宠若惊,忙站了起来,显得有些局促,“啊,可以吗?我可以抱宝宝吗?”

她看了陈画儿一眼,又看了一眼愉妃,陈画儿还是那般模样,愉妃也是依旧不冷不淡的,陈画儿把孩子递到她手上,还教着她抱娃娃的办法,“姐姐这样,对对...”

“是这样吗?宝宝会不会不舒服...”

“这样,他一会就困啦,这不是小锦鲤,是小懒猫呢!”陈画儿笑道。

小燕子也不自觉笑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抱着瑾黎,从前只觉得是个漂亮的小娃娃,如今怎么看都觉得可爱的紧呢!

愉妃也没说话,只觉得今日的小燕子似乎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

直到宝宝有了困的迹象才让奶嬷嬷抱下去休息了,只余下她们三人。

“听宫人说,你们俩方才去看了皇阿玛?”愉妃饮了一口茶,满是优雅。

“是呢,听说...皇阿玛身子好些了,我们便过去了!”陈画儿道。

“也好,令妃照顾得很好,咱们也都不用担心!”愉妃淡淡道,听不出什么感情。

“倒是小燕子,听说令妃给你的宫里又送了不少好东西,她倒是疼你呢!”

小燕子一向是有些惧怕她的,不仅因着她是永琪的亲生额娘,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若说令妃是国色天香天生丽质,愉妃便是雍容大气贤淑有度,看起来更有国母风范。

虽是对待别人向来慈爱,不过对着她也是从未有过好脸色,没办法呀,自己这婆婆不喜欢“话多”、“粗鲁”、“不同词律”之人,而她小燕子竟全部还占了,这样一看,知画真是如此优秀啊!

“是...回额娘的话,是令妃娘娘担心我和画儿这几日不习惯,故而多拨了些东西!”小燕子忙道。

“本宫还纳闷呢,怎么我的儿媳和别人走得比我这个额娘走得还近呢!”

小燕子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是...是...”

陈画儿连忙开口,“额娘误会了,令妃娘娘协理六宫惯了,总是和别人都近些,也罢了,况且姐姐在宫里这几年一直都是得令妃娘娘照顾,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人家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