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出事

直至夜深,陈画儿才到了狱中,直接就看到他倚在墙壁上,闭着眼睛。

她取下帽帷,一别几日未见,只觉得他脸色有些许苍白,眉目间也多了些许惫意,不禁抿了抿唇。

他察觉到有人过来,凌厉地睁开双眸,突然看到一袭白袍的她站在门口还有些愣怔,转瞬即逝。

他先反应过来,示意狱卒打开门。

她缓缓走了进来,这是她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有些阴暗潮湿,确实像还珠里小燕子曾经作的诗,“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墙!”

整日透不进阳光,他又那般爱干净,当真受得了吗?

他见她不动,以为她是吓到了,便扬起嘴角,张开双臂,就那样看着她。

几日未见,确实想她念她,念她吃饱穿暖思君念君,想着要是没有他在她身边可要怎么办呢!

“还不过来?”

她只觉得鼻子一酸,便马上冲过来抱住他,紧紧的,不留一点空隙,“我们离开好不好,这里太危险了,我时时刻刻都在忧心,不知道明日又会发生何事,我真的...”

她见到他这副模样就忍不住,觉得上天不公...

他被服了软骨散,内力还没有恢复,又不想被她发现,便轻轻推开,把外袍脱下,轻扯着让她坐下来,又顺势拥住她,握着她的手,“是不是害怕了?”

她轻倚在他怀里,又不敢用力,怕他身上还有别的伤,怕弄疼他,“我害怕,我害怕,我听到你受了伤,我心里害怕,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轻轻抚着她纤弱的背,“不害怕,没事...”

直至又过了一会,他才又缓缓道,“这都是我自己的命,身为皇家人,这都是我必须要做的!”

“明明你是他们爱新觉罗家亲生的儿子,怎么就不能好好对你呢...”她越说越觉得心中有气,却又无处发泄,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的的祖母,如今非要这样利用他揪出贼人,难道就不能想想他吗?

“画儿,我...”他欲言又止。

她扬起头看着他,见他神色有些微微变化,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便已了然,直接就开口道,“你别说了,你别说那些我不喜欢听的话!”

“画儿,我...我怕,我这一生顺遂得志,其实早就觉得人生不过如此,后来,我也有了放不下的东西,和缅甸一战的时候,有一次,我们遭到敌军埋伏,险些全军覆没,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要是我没有活着回来,你要怎么办,我们的孩子要怎么办,那一次我在鬼门关饶了一大圈,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响着,那就是,我还要活着对你负责呢!”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一字一句地缓缓说着。

“可是今日,又有了同样的境况,我又害怕,我害怕...”

她突然不想再听他说这些话,她早就知道他的心思,明白自己的心意,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她就会勇往直前地走着,不回头...

“你无需多想,这一次,你听我的便是!”

一连几天,宫里宫外都没有什么动静。直至那日,传出荣亲王重伤的消息,整个宫里又是一片慌乱。

“好好的王爷怎的伤的如此之重,可是发生了什么?”

“听说是昨夜狱中起了大火,不知怎的皇上和王爷都在那,听说王爷是为了救皇上才会受了如此重的伤势!”

“狱中?怎会好端端的起了火呢,王爷和皇上怎么会在那呢?”

“这你不知道啊,听说是荣亲王和上次刺杀皇帝的那帮人有勾结,就被暗地里获罪了,皇上还准备私下就赐死荣亲王呢!”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什么?那荣亲王不是向来得皇上宠爱吗,怎会如此?”

“皇家之事,有多少勾结哪里是咱们能知道的呢!不过好像现如今王妃都进了宫在陪着荣亲王呢,不知道王爷能不能挺过去...”

他们还在小声地议论着,突然就被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这嚼舌根子?”

众人顿时慌乱地跪下,“格格饶命,格格饶命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小燕子面色甚是不好,整个宫里都知道永琪出了事,她自然也不例外,可如今愣是连他的面也见不到,前前后后多少太监宫女,竟然都进不去昔日的景阳宫,只有她被老佛爷以“侍疾”为名留在慈宁宫,这好不容易才能出来,她倒是要亲自去看看,凭什么知画能在永琪身边,有什么事情是她小燕子不能知道的!

“如今这宫里头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奴才都敢在背后议论主子了,来人,给我拖下去!”

直到侍卫将这几个小太监拖走,她面色才缓和了些朝着景阳宫过去。

果然,景阳宫附近守满了御林军,守卫甚是森严,看这样子竟不像是王爷的宫殿,倒像是...皇上的。

她正想进去,正好被拦住,“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入景阳宫!”

小燕子皱了皱眉,嚷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还珠格格,是荣亲王王妃,这景阳宫的主人!”

他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不动,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听不到吗?”

小燕子皱了皱眉,正准备喊,就看到一个身影走来,近了才发现正是愉妃,看着面色还算和善,说出的话确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小燕子,你怎的过来了?”

“额娘万福,听说永琪受了伤,我就连忙过来了,可是守卫还说不让我进去,这不是闹笑话呢,您说是吧额娘?”小燕子也没有顾及她的态度,说着就要进去,愉妃侧身挡在她面前开口,“不是本宫不让你进来,只是皇上吩咐,任何人不得出入景阳宫,本宫也是奉从皇上的旨意呢,还请你不要见谅!”

小燕子的脸色逐渐就变了,可她是永琪的额娘,到底还是不能拿她怎么样...

“可是,额娘...”

愉妃连样子也不去做了,直接扭过身吩咐侍卫,“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否则本宫为你们是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