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争吵

陈画儿也打发着下人过去拾掇,余留下她和小燕子两人,一副突然悔悟的自责模样,“看来紫薇姐姐心情不是很好,都怪我,把姐姐叫过来,不然也不会如此了...”

小燕子瞪了她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自以为自己得了势又如何,我还是还珠格格,皇阿玛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你不过是一个太守幺女,真把自己当做人物了!”

陈画儿笑了笑,并不见恼怒,“姐姐可真是冤枉知画了,知画自然是不敢和格格相提并论的,不过是如今身为王府的女主人,要学着料理许多事,已然自顾不暇,可是知画也知道,自己呢向来是...”

她顿了顿,才又笑了声,俯身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格格对我所做我皆知晓,自然我也不会任格格摆布!”

小燕子眼神变了又变,又忽地释然,“妹妹说的什么话,我与妹妹自然是毫无嫌隙!”

“但愿如此!”陈画儿弯了弯唇角,看着小燕子面色不佳地转身离开,这才准备转身回主堂。

这恰巧看到了“听墙角”的某人,来人也不遮掩,挑了挑眉,尽是韵致姿态,“小嫂子也有这样的一面,不知道那家伙可知道,真是不敢小觑呢!”

陈画儿有些讶异,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小燕子刚刚离去的方向,才笑道,“景安大人这可不行呢,还学会听墙角了,哪里是君子所为?”

景安难得穿得正经,似乎是还替着他爹走得这一遭,说的话却还是那般轻佻,“本少爷呢,向来是君子谈不上,但是偶尔也能做一回!”

“那自然是极好的,毕竟,也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总归不想再有一次吧...”陈画儿自是知道他的秉性,也少了分顾忌,带着几分揶揄。小燕子之事她看在眼里,众人也都看在眼里,她本来也没有想瞒着永琪,只不过不想他为难罢了。

景安连忙摆手,“小嫂子可莫要打趣我了,还要多亏了小嫂子为景安美言几句呢,景安才能跟家里的那位...嘿嘿!”

陈画儿笑道,“真是鹣鲽情深,一个两个的你们二人还真是满面春风呢,让我都好生艳羡!”

“那可不敢,要让永琪那家伙知道,定要可着劲炫耀自己妻儿了!”景安觉得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却也像那个“闷葫芦”会做出来的事儿,突然又想起自己的目的,一拍脑袋,“对了,我还有事要与小嫂子说呢,差点忘了...”

陈画儿也抬起了头,“嗯?”

“是太医院的一个药倌儿,好像是叫小五什么的,模样乖巧地很,王爷说你从前习惯用他,让我从宫里接了出来...”

陈画儿倒是惊讶了一瞬,“真的?”原来他把小五弄了出来,亏她还想着有什么借口,最好带小五入府,以后很多事情也方便很多...

景安摆了摆手,“哪里有假,已经在后面了,他没跟你说啊?”

陈画儿摇了摇头,正欲说些什么,刚好见晴儿走了过来,她噗嗤一笑,“已经在后面了...”

景安还有些懵,“什么?”他一转身就看到背后的晴儿,连忙窜过去揽过来,“欸媳妇儿,你去哪里啦,我都没看到你呢!”

大庭广众之下,晴儿还有些羞赧,一下子拍掉他的手,引得景安故作吃痛,“诶呦!”

晴儿笑了声,知道他这人向来是喜欢作弄人,不去管他,转头对陈画儿说,“我说你怎的还不进去呢,刚才她没为难你吧?”

陈画儿自然是注意着两人的一举一动,不禁为晴儿感到开心,有些猝不及防,“啊?自然没有,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向来也吃不得亏!”

晴儿笑了声,“我怎么给忘了,你年纪虽小,心眼一点也不小...”她又看了一旁的景安一眼,见他神色无异,才又说道,“适才我还忧心呢,担心两个人当众吵起来,还好你在,我看也没有什么大风浪,还真是极好的!”

陈画儿还有些迟疑,“晴儿不会觉得我行为不端吧...”

晴儿失笑,拉着她走过一边,不去管旁边“晃荡”的男子,“你这是说得什么话,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生分,如今之势,我尽看在眼中,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清楚得很,况且,画儿要做什么,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晴儿...”

晴儿又把她往角落里拉了拉,压下声音道,“我跟你说...”

“今日人多嘴杂,我自是不好说些什么,可她们二人的关系你也看到了...许多事情,还要你多思量!”

陈画儿点了点头,正欲开口,便见阿兮匆匆地朝这个方向过来,“怎么了,何事惊慌?”

“王妃,是,还珠格格...和上官小姐争执了起来,在后院呢,本是大好的日子,非要搞得鸡犬不宁的...”

陈画儿和晴儿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你同景安先随处转转,我先过去看看!”

晴儿点了点头,“你自己小心!”

陈画儿转过身便过去了,刚一到后院的桥边,便远远看到小燕子和上官若伊一起站在那边,看着确实是不愉快。

她也不禁暗叹,这样一个人,真是会惹事情总是给自己找事情,还真是闲不住啊!又不禁露出了几分无奈,觉得这个女子不过是有些可怜,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这样的心思,怎就在膈应她陷害她之事上做得如此过分呢!

她上前了几步,便扬声开口,“格格,外面的人可都等着您呢!”

小燕子在这时候看见她自然心中不满,冷笑了一声。只得自认倒霉,人在下坡路的时候碰见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对手可不就是倒霉,这上官若伊和她之间的怨恨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一个看不过一个张扬跋扈,一个看不过一个惺惺作态,呵呵!

“王妃也过来了,王妃吉祥!”上官若伊笑了一声,便俯身见了礼。

陈画儿抬了抬手,弯了弯嘴角,“上官小姐不必多礼,今日是我荣亲王府的好日子,还望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小姐但说无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