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和好

上官若伊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模样,娇俏艳丽的小姑娘扑进了俊美如斯的男子怀中,饶是一向是俾睨天下漠然俗态的男子竟也露出了如此温情的模样,面上似有不悦,似乎是介意她又穿的少了几分,眼中却尽是宠溺,轻轻环住面前的女子,为她又把衣襟拢了几分。

待到她缓过神来,便轻轻向前福了福身子,转过身离开了,眼角似乎有些微微湿润。

“是啊,这世间万物,不过一个情字罢了!”景安如斯,荣亲王亦如斯...

永琪也并未多言,上官家的这位小姐,他也是知道的,自幼便对景安有情,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是知道,却也改变不了也不能改变,她能早日放下也是好事...

这小姑娘阴差阳错地如此,似乎倒是办了一件对事,不知道她知道会作何反应...

陈画儿把手藏进他衣襟里,丝毫未注意到这幅场景,嫣然一笑,“你怎的过来了?”

男子轻弹了她额头一下,惹得她娇嗔,“你自己光顾着玩耍了,也不管岳父岳母,他们要出宫还想着寻你说呢!”

陈画儿猛地响起,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有些吃痛,“唔...”

他连忙拉下瞧着,嘴上没闲着,“又是作何,我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会怪罪自己来了?”

她语塞,微嘟着小嘴,“那,那父亲母亲呢?”

“我已让凌云安置好了,岳父大人他们已经回去了...”他遣散了太监宫女,自然地牵起她的柔夷,往回走着。

“这样啊!”她看向边上的这人,也不自觉地笑起来,趁他不备便偷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木马~”

他有些愣怔,回头看她,眼中笑意不减,“敢偷袭我,胆子大了!”

她抿紧嘴唇,不看他,故意顾左右而言他,“诶,不知道宝宝睡了没有呢!桂嬷嬷在哪呢?”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朝景阳宫的方向跑去,还不忘对他做个鬼脸,“略略略...”

谁让他早间欺负她来着...

还好这会子六宫都要下钥,已四下无人,不然还哪里有半分王妃的样子,永琪低头笑着,轻轻摇头,“呵呵...”

一个轻功就翻到她面前,一把拥住她,还带了几分咬牙切齿在她耳边说道,“一会再收拾你!”

惹得陈画儿笑意连连,不让他得逞。

另一边,回宫的路上倒是添了几分了凉意,景安白衣飘束,隐隐有光泽流动,面容微动,始终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攥着她的手,片刻也不曾放开。

她心里藏着事情,不知说些什么,却也未曾放开。

终究是他先泄了气,“是我不好...”

她猛地抬起头,就落入那深不见底地眸子之中,眼睛霎时就泛了红,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些什么。

他又攥紧了几分,声音都有些沙哑,“是我不好...”

她定了定身,低着头,才缓声说道,“我的错,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若不是我,你不会被京城人耻笑,若不是我,你也该有更好的妻子,就像若伊一样,贤良淑德,能讨得你阿玛和额娘欢喜...”

“是我,都是我,就算我明白自己心意,知道自己对你有意,可我还是害怕,我不敢,我怕辜负了你,我见到你与若伊同理事务,我知道你对她没有旁的心思,可我就是觉得她比我好...”她的小嘴就像开了闸的阀门,顿时又说个不停,一字一句,又那么清晰,眼中不断泛着水光,愈发衬得眸子水光泛滥...

看着她这幅模样,直至听到那句“我对你有意,可我还是害怕...”他再也忍不住,听到她这样承认觉得自己此生也不算有憾事,心念一动,径直就吻了上去,不是同于从前的热烈肆虐,就像暴风雨来临一般,仿佛怎么都不够似的...

她还有些惊恐,微瞪大了眼睛,又很快被他的气息席卷...良久过后,直到马车停至富察府门口他才缓缓放开她,周围的人皆不敢上前...

他把额头抵在她发间,又嗅了嗅她发间的清香,很好闻,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好闻!

反观她,眼睛也红,鼻子也红,嘴巴也红,楚楚可怜地模样,倒像是真真地被眼前人欺负了一般...

直至她被他横抱下了马车走进房内,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脑子里还回响着他方才的一言一语...

“晴儿,你听着,我向来不只是心悦你,我爱你,钟情于你,旁人如何说我向来不在乎,旁人如何想我更无所谓...

“晴儿是慎亲王孤女,亦是我富察景安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富察府的二少奶奶,我是富察家二公子,通政司使,我不行的话还有我爹和兄长在上面,谁敢说你一句不是,我不会饶恕他们...

“你只要记得,我在乎的,一直都只是一个你罢了,从来都只是一个你罢了...

“你只要记得,我富察景安此生绝不负爱新觉罗·毓晴...”

她轻轻靠在景安怀中,眼角控制不住地湿润,景安,我何德何能,能得你如此爱惜,我此生也无憾了...

富察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和好了!

这些日子整个富察府都凉里凉气的,这下可真是明朗了起来。就说咱这主人物二少爷,一大早上被少奶奶从房里颇“狼狈”模样地赶出来,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连富察大人都知道,自己那个蠢笨还是个情种的儿子又回来了,不由得也笑着摇了摇头。

他这个儿子啊,张扬惯了,还真是栽在了那个丫头身上,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好在天赐良缘,圣上和老佛爷亲自赐婚,他与慎亲王也算是戎马半生的交情,晴儿是个知书懂礼的丫头,他们二人也自然是良配了!

他仰着头对天大笑道,“老小子,我们俩还真是一辈子的亲家呢,这闺女,我给你看好了!”

屋内传来一股子娇俏的声音,还带着火气,“傅恒,过来,我衣襟哪去了?”

“诶,夫人,我这就来,这就来!”傅恒片刻不敢马虎,着急忙慌地就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