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同意

陈画儿点了点头,两人一起离开了破庙。

“看刚才的样子,是有人指使他们,小姑娘你年纪这么小,怎么还有仇家呢?”永琪率先开口。

陈画儿也疑惑,好歹她也是称得上芙蓉玉嫩的!怎么她刚进城,就有人想害她,会是谁呢?

难道是宫里的人不想让她进宫?

心知他不是坏人,慢慢就卸下了防备,直着就把心里话说开了,“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好歹我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知书达礼又善解人意,这绑匪怎么就找上我了呢?对了,那个胖子他说要划我的脸...我的天哪!”

小姑娘到底是小姑娘,咿咿呀呀,永琪听到这话也觉得好笑,不过这样一看,永琪觉得自己送面前这个丫头回去是正确的选择,不过这么小的姑娘能有什么仇家呢?

“难道是不想让我明日成亲?”她也没有在意,直接就说了出来,倒是永琪有些讶异,挑了挑眉毛,很快又听到小姑娘问道,“对了,还不知道如何称呼您呢?”

“我姓艾!”

永琪倒是觉得这个小丫头挺可爱的,冷静下来又感到烦心,他自诩一直对小燕子并无二心,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再看看两人如今的境况,也不免...

“原来是艾公子,救命之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陈画儿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却想着若真的进了宫,哪里还有机会再出去呢,不免带着几分自嘲。

“怎么了?”永琪当然不会要她的报答,只是看着她和小年纪不符的模样,出于礼貌和一些...好奇,

“其实我马上就要成亲了,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她一想到自己终身就要待在皇宫里,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回去的办法,感到有些压抑。

永琪以为她是说,成亲之后就要唯夫家名是从,也没有深思,只是点了点头笑道,“那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么小就成婚啊!

陈画儿想着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走一步算一步,笑了笑接着便开口道,“那公子若你现在有需要帮助的,只要你开口,能帮的上忙我还是可以帮你的!”

永琪觉得好笑,这样还不忘报答他,眼角都染了几分笑意,“我的事你帮不了我的!”

“你不说的话我怎么帮你呀!不妨说说?”这样陈画儿也好奇得很,顺势就坐了下来。

永琪挑了挑眉毛,可能是心里觉得反正是个小丫头,说说也无妨,还自在一些。

“是我家里人非要让我娶亲,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妻子,我一直很爱她,但是发生了很多事之后,我就有些怀疑,自己对她究竟是不是爱?”

“原来是有了一个妻子,还要再娶一个!”陈画儿也不是觉得疑惑,毕竟他们古人的感情最是复杂,一个男人可以同时爱几个女人也是有的。

听到这话永琪就摇了摇头,怎么会跟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丫头说这些呢?

“以前的是我自己喜欢的,但我额,我娘不是很喜欢,这次是我奶奶和我爹娘非我要娶的!”

“但是成婚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陈画儿有些疑惑,他们古人不都是一直信奉这个道理?自由婚娶的还是少数。

“我自小做的事都是被父母安排,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想法,只有这一件事,就是娶了我现在的夫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再娶呢?是你爹娘逼你的吗?”

“父母之命难以不从...”永琪勉强地苦笑了下。

“其实我跟你境况也很相似呀,我自幼也没有自己选择过,实话说,我一直觉得我爹娘给我安排的日子还是挺好的!”陈画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永琪诧异地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

“是我爹娘,他们...很关心我、爱我,让我嫁给我未来的夫君,我不知道夫君人品如何,但是我知道爹娘也很为难,即使是为了我爹娘,我也会嫁的!”

陈画儿说的是心里话,路是人走出来的,毕竟没有走过的路谁知道就是一条坏路呢?

她又正了正神色,说,“你说你之前一直过着被父母安排的日子,那你对如今的妻子是真心爱护吗?还是你娶如今的妻子就是为了反抗他们呢,若你对如今的妻子真心相护,却又真的娶了旁的女子?”

知画不就是这样吗,她不想再被安排,所以才会用自杀来解决问题...

永琪神色怔了怔,怎么可能?

他对小燕子,从围场被射,起初只是觉得她不拘小节和格子里的“格格”完全不一样,再后来得知她不是自己的“妹妹”,为了她劫法场甚至不做阿哥了,尽管太后和额娘都不喜欢,还是要娶她,仔细想想,自己只是为了不想再过被安排的日子?

喜欢她是因为她和别的大家闺秀不一样?

劫法场是想做自己没有做过的事?

甚至不做阿哥了,是因为他不想被皇阿玛和额娘一直约束?

他对小燕子是有爱的吧,他竟不敢深思...陈画儿其实也只是随便说说,不知道在永琪会翻起什么样的涟漪。

“小姐,终于找到你了,你刚才不见了,吓死阿兮了呜呜呜...”远处跑过来一群家兵,一个绿色身影冲过来就抱着她,赫然就是阿兮。

陈画儿忙安慰她,“好了好了,没事了,是这位公子救了我,快谢谢人家!”

“多谢公子,公子大恩大德阿兮来世也会报答的!”见阿兮就差抱着人家的大腿,陈画儿简直一头黑线,不禁扶额。

“无妨,举手之劳而已,既然姑娘的家人过来了,那在下就先告辞了!”永琪心情也有些复杂,不知道明日的大典又会发生什么。

——

皇宫

整个景阳宫灯火通明,一片阑珊。

“芳嬷嬷,额娘可就寝了?”永琪回宫后就先来了愉妃的寝宫。

“哪有呢,娘娘一直喜欢知画小姐,明日就是知画小姐嫁进景阳宫的日子了,这会还在准备呢!”

景阳宫上上下下都高兴得紧,比当年还珠格格嫁进来还要激动!

听了这话,永琪就直接进去了。

“给额娘请安!”

“永琪啊,来坐,今天额娘怎么一天也没见着你呢?”愉妃虽已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气质优雅。

“儿子只是和尔康出宫了一趟,才没有跟额娘请安,希望额娘不要见怪!”

“怎么会呢,明日就是你成婚的大好日子,额娘高兴还来不及呢!”见永琪脸色未变,愉妃心里也不是很拿得准。

自从皇上下旨之后,儿子就一直对婚事不是很满意,可永琪是皇上早已默认的储君之选,怎么也不会只有小燕子一个福晋,况且小燕子不识大体,成婚几年也未有子嗣,更是不得太后欢心,是怎么也担当不了正福晋的!

“永琪,额娘知道你对婚事不是很满意,可是,你是你皇阿玛最看中的儿子,也是额娘一辈子的骄傲,额娘有多想看到你幸福啊!”愉妃说着眼里就蓄满了泪水...

“额娘,儿子...会娶知画的,不会让皇阿玛和额娘为难的,小燕子,小燕子她确实不够知书达理,但她也是儿子娶进来的,既然儿子娶了她,也不能负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