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满月酒

不过大半月,整个BJ城都在传着消息,五阿哥胜了,不日班师回朝!

在整个民间都传的沸沸扬扬,好不热闹!宫里更是到处都在洋溢着喜气洋洋的,一片和乐,自然,只有国家昌盛,才能百姓安康!

陈画儿早前得了凌云传的消息,才微微放下心来。

初从旁人那得了这捷报,还在抱着宝宝耍玩,那一瞬间,竟有些不知所措,险些落下泪来,不知是不是当了娘亲,泪点便低了,动不动便容易眼红了。

晴儿还取笑她道,“画儿如此念着五阿哥,真是他的福气呢,可都是做了额娘的人了,快不要让咱们瑾黎看了笑话!”

是了,那日皇上和愉妃都觉得唤做“宝宝”是好的,只是还未入皇家玉牒,终究不够正式,他们都想着虽说永琪还未回来,可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合该重视!

他们对这个儿媳又甚是满意,便着内务府择了几个名字给小世子赐名,先是选了三个“绵忆,瑾黎,璟奕”,都是好的字眼,最后就交由陈画儿来决定。

陈画儿几乎没怎么想,便选了“瑾黎”,原也无他,要做就做他爹娘最中意的儿子,做他们的“锦鲤”,她可不想让她儿子做谁的思念和希望!

索性皇帝也甚是满意,愉妃和老佛爷也中意的很!

至于孩子他爹,若不满意,将来就给孩子起个小名唤着便好。

听到她这样说,陈画儿忙朝瑾黎的襁褓边蹭了蹭眼角未落的泪,微嗔了她一眼。

晴儿也不看她,便朝着她怀中裹得严严实实的那团说,“小宝宝,来晴姑母这!”

陈画儿轻轻一转,挑着秀眉道,“晴格格别总来我们这景阳宫耍玩呢,真喜欢我们家宝宝,怎么不自己生一个?”

晴儿微赧,接着便把宝宝抱过来,“看,你额娘,就是想你阿玛了,小瑾黎呀,不久就可以见到你阿玛了呢,开不开心呀!”

陈画儿禁不住一笑,也想着,海棠花都开了又谢了,也该回来了吧...

只是始终感叹,在这深宫之中,她一个女子还真是有多少力气都使不上!

晴儿见她望着窗外那满园的海棠但笑不语,鬓间落了几缕青丝,水蓝色的衣襟上绯色的花瓣相得益彰,才真真体会到了什么是“灿若春华,姣如秋月”!

她微微一笑,便回过神来,把瑾黎放到摇篮中,伸手轻点了下他的小翘鼻,还未到满月呢便如此粉雕玉琢,真是好生羡慕,“宝宝哇,看你们家这基因太强大,真不知道以后你要怎么迷倒万千少女呢!”

那孩子像是有了感应般,只咯咯直笑。

很快,离小瑾黎的满月酒也越来越近,听说五阿哥他们也在回来的路上了,皇上早已下旨要隆重操办宝宝的满月酒,以迎接凯旋的战士!

时间越近,陈画儿却越来越有些不安,甚至连觉也不大睡得好。

整整几日,便有些憔悴了。

“王妃万不可忧心,五阿哥已经凯旋归朝了,不日便可抵达这BJ城了呢!”桂嬷嬷眼见着着急。

见她还是不语,她又着人把小世子抱过来,“王妃看呢,小世子就是惯会笑呢,咯咯的,尤其是嘴角的小梨涡和王妃笑起来一模一样,这小鼻子就像五阿哥,将来必定是人中龙凤呢!”

陈画儿抬眸看了一眼,便把宝宝接了过来,细细看着,想着桂嬷嬷说的怕是假话,怎么看都觉得这瑾黎跟五阿哥一点都不像!

若非说哪一点相像,定然是很会磨人,父子俩一模一样!

有时候这小家伙哭闹起来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见小家伙又开始不安稳,她只得站起身拍了拍,有些不忿道,“真是随了你爹了是不是?这般会折磨人呢!”

见她把精力又放在了小家伙身上,桂嬷嬷这才放了心。

很快,就到了满月酒那天。

陈画儿和小家伙也都着了愉妃特地差内务府定制的衣裳,看起来很是精神!

虽说陈画儿兴致一直不高,还是耐着性子哄着宝宝,时不时跟愉妃、晴儿她们说说话,只等着皇上过来,可左等右等,不仅朝中要臣,就连格格福晋都有些噪着了,还是不见皇上过来。

愉妃也有些担忧,又着人去了一趟,这次却马上传来消息说,“万岁爷马上就到!”

果然不一会,皇帝就过来了,不过眼下有些乌青,神色更是有些凝重,只见着小家伙的时候扯了扯嘴角,其余便不见表情,全然没了平日的可亲,甚至还多了份悲戚,整个宴会还算顺畅,可众人皆不敢言语!

陈画儿有些不安,总觉得皇帝的模样有些不对劲,接着便传来一阵佻笑的声音,“真热闹啊,孩子爹都没了,还在这办满月酒呢?”

众人皆是一惊,忙看向来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