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绑架

——

夜晚的BJ城格外繁华,真真是海宁城比不了了。

百姓生活富足,一片安详和乐。

在阿兮的强烈要求下,陈画儿不得已戴了面纱出门,也好,毕竟这样安全一点!

两人初来乍到,对京城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鲜,东看看西瞧瞧,好不快活!“小姐快看,这个糖人怎么是这种形状的呢,海宁从来没有呢!”

“你好土啊阿兮,这都不知道?”白色面纱下的小脸精致无比,言笑晏晏,却又显得端庄知礼,一点也不违和。

“难道小姐知道?”

“我也不知道嘿嘿...”

糖人摊的老先生说,“两位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老先生你怎么看出来的呢?”阿兮连忙说。

“哎呦老朽在这几十年了,什么不知道啊,相比二位姑娘是海宁城的吧?”

“嗯?”陈画儿更好奇了。

“哎呀,这海宁城的姑娘俊俏是第一,说话也是有腔有调的,和土生土长的BJ人那是完全不一样哟!”老先生越说越起劲...“就说五阿哥即将娶的福晋,海宁陈家的小女儿,传言那怎叫一个倾国倾城了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哪是京城这些贵女可以比拟的?”

尔康和永琪恰好在回去的路上,经过这里,一路上到处都在对他的婚事议论纷纷。

无非是看名动海宁的陈家四小姐和当年轰动的民间格格究竟谁更胜一筹!

永琪正准备就这样走过去,却被尔康拉住了,“别走呀,听听也无妨...”

“那可不一定哟老先生!”陈画儿带着面纱也挡不住眉眼弯弯,满目风华。

“我怎么听说,这位陈家小姐,是个毒妇人呢,不仅人长得特别黑呦粗旷,还心如蛇蝎,怕是咱们的五阿哥没有福气咯!”

阿兮在旁边细细地听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不知道小姐是哪里的勇气这样贬低自己...

听到这话,老先生一下瞪大了眼,竟是真的在想,难道新来的五福晋真的如这位小姐所说?

“这...”

这倒是弄得一向辨若悬河的老摊主也说不上什么话了,他又没离开过京城,自然也是听说的!

听到这,尔康也心生好奇,传言当然大多不可信,尤其陈知画是太后娘娘亲自选的福晋,肯定不会如一个小姑娘所说!

尔康想着便开了口,“小姑娘,如此信誓旦旦,你可见过陈家的小女儿啊?”

闻言,陈画儿便扭过头,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侥是她在现代这么多年,也觉得这两人确实俊美绝伦,气质出众!

不同的是,一个风度翩翩,又稳重自持,谈笑间已然气度逼人!

另一个美如冠玉,骨子里满是贵气,浑身散发的是一种傲世天下的强势!

想来都非池中之物!就是不知道宫里的男人有没有这样的姿色哈哈哈哈哈...

她略清了清嗓子,便说:“那是...倒没有见过!”

她本来是想说见过的,不过担心届时整个京城都知道陈知画是个丑八怪,她可如何自居呢!

永琪和尔康他们俩自然也看到了刚才说出这番言论的女子,虽带着面纱,小小年纪便难掩风采,又带着小女儿独有的娇媚。

听到这话,永琪也不自觉地笑了出声!

老摊主就说,早就看出这小丫头惯会哄人呢!

连阿兮都觉得她家小姐丢人...

不过永琪竟真的开始想着,如果景阳宫真的娶进了一个五大六粗心如蛇蝎的福晋会怎样...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神色一变。

这边老摊主眼尖地看到这两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停了下,忙问,“两位公子,可来点什么?”

永琪摸了摸鼻子,也有些许尴尬,斜看了一眼尔康。

尔康便说,“拿两个糖人!”

老摊主又笑呵呵地把糖人递给尔康,转头问陈画儿,“姑娘呢?”

阿兮正准备开口,“我们也要两...”

“我们要十个,多谢老先生!”陈画儿率先打断了她。

“可是小姐...”阿兮有些难以置信,十个...未免有点多了吧!

一旁的老先生也觉得大生意来了!哈哈哈哈哈!赚了!

“可是什么呀阿兮,快点啦,一会再磨蹭时辰到了我们还回去不回去了?”陈画儿说罢就往前面更热闹的地方走去。

一句话,瞬间让阿兮想起来,这可不能再磨蹭了,她连忙给摊主付了钱,拿着糖人就往小姐那边跑去。

只留下永琪和尔康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不同寻常的主仆离去,永琪看了一眼两个糖人,形状各异,倒说不上来多稀奇。

“诶,你别看啊,这可是给我儿子的!”尔康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往前走去。

“谁稀罕了,给东儿吃,我怎么会跟东儿抢?”永琪一副好笑的样子,跟着尔康向前走去。

稍许,尔康就和永琪告了别,回了学士府,永琪想着再走走,刚走了几步,就发现前面吵吵闹闹的!

永琪本想绕过,眼角突然闪过一抹红色的身影。

“啊救...”没说完陈画儿就被捂住了嘴。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BJ城竟如此不太平,治安也太不好了!

她就想看个热闹...没别的意思...

这俩人劫财还是劫色啊?

“啊好疼!”

进了一家破庙,陈画儿直接就被扔到地上。

眼看面前的两个劫匪,一个胖得像猪,一个又瘦得想猴...

“大哥,这娘儿们长得真不赖啊!跟仙女一样...”瘦得那个开口说。

胖的一看,这确实挺好看,咳了一下说,“你可别动歪脑筋,直接划了她的脸,我们好交差!”

“倒是可惜了仙女的脸!”瘦子一脸惋惜...

胖子敲了一下瘦子的头,“快,别磨蹭了,一会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

眼看着俩人越走越近,陈画儿故意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慢慢往后退,“大哥,饶命!饶命啊...”

她的手刚碰到木棍,就听到破庙的门“啪——”一下的被踢开了。

“谁敢破坏老子的好事啊!”胖子一脸阴狠。

来人一脚就把他踢开。

陈画儿后来也觉得,这真的是永琪最像人的时候...

三两下就把人给搞定了,但是她陈画儿苦练十几年的黑道还没派上用场啊,知画的“画”她确实没有把握,但是她的黑道可不是白练的!

永琪上前扶起陈画儿,这才看到她的面纱不见了,没想到这姑娘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又生得芙蓉出水,素齿朱唇,确实可爱。

“是你啊,在糖人老板那里。”陈画儿没想到竟然是他,这人武功还如此了得呢!

永琪见自己略有失态,便开口,“你没事吧?小姑娘!”

“...我还好。”

小姑娘?她是小姑娘?

好像也没错,毕竟知画如今才十五岁,海宁的姑娘又养的娇嫩,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这样一想,五阿哥最少也二十五岁了,跟如今的知画相比,都能算得上大叔级别了,不免有些烦闷,怕五阿哥长得再年轻,对如今的陈画儿也是个老大叔了!

“小姑娘,既然没事的话,那我就送你回去吧?”永琪当然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开口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