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死同穴

“放心,我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的!”他轻轻地把她拥进怀中,满目柔情。

“可是,我担心...”陈画儿还是有些担忧,万一真的有了什么事,她又该如何呢?

若真是小燕子倒还好,可箫剑那个人向来诡计多端,从前他便极其怨恨皇家,如今晴儿又嫁给了景安,小燕子和永琪也不甚从前,他更是无所顾忌了!

她是担心若是永琪难以对付他,又当如何?

他看着她,轻轻撩开她额前的碎发,才缓缓说道,“别担心我,只要你没事,我便不会有事的!”

现如今对于他来说,只有面前的人儿最为重要,只要她跟孩子都平平安安的,足矣!

——

小五出了景阳宫,正想着姐姐如今的病症,还未到太医院,就被一个小太监匆匆传了张纸条。

他还有些未反应过来,看着手上多出来的小纸条,微微发愣。

他便连忙打开,须臾一双弯弯的眉紧紧蹙起,满是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花落知多少!

赫然写着这五个大字!

这狂荡不羁的字迹不用思考定然是他师父,不过就是最近诗书又看多了便想舞文弄墨的,哪是他老人家的作风呢?

这可倒好,他哪里知道是何意思?

就算怕被旁人发现,也不能这么隐晦,不知道知画姐姐如今中毒,还这样耽搁时间!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欸,不对!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我又不是太监!

真是中了这皇宫的毒了,他佯作书生般摇了摇头,便寻着太医院的方向去了。

边走着还边想,花落知多少?

这真是孩童都能晓得的诗句,偏偏他师父还以为自己跟长了真本事一样,过来炫耀...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诶,好像确实是有些不对劲,到底是哪里呢?

春眠不觉晓...

——

富察府

景安近几天都格外粘着晴儿,还不是因着五阿哥的缘故!

一边经受着他每日的“报备”!

不就是小嫂子有了孩子吗?哪里需要每日重复一遍,净在这炫耀着!

他以后也会有的!

更让他气愤的还是他把事情原委告诉自己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咣咣他一顿!

什么叫暂时口头承诺一下?你五阿哥可是日后要成为九五之尊的人呢!

还随随便便答应好兄弟的情敌见好兄弟的媳妇儿,哪有他这样的啊!

害得他殷勤了好多天,媳妇儿也没有给他好脸色,他也在不停的反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原因无他,定然是见过了箫剑!

虽然都是他自己心里想的,但他坚信可不就是这!

他看了一眼沉迷于诗书无法自拔的漂亮媳妇儿,怎么就一直无暇顾及他呢?

“媳...”

他猛地一拍自己的嘴巴,差点就喊出来了心里的称呼,如今晴儿对他还有些成见,怎么能喊媳妇儿呢!

他半蹲在她脚边,连忙改口,“好晴儿,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

“能有什么事情?”晴儿哪里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随口应了一句,并未深思。

不过,真要说的话,确实吃的甚好,住的甚好!

突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眼见着他在这屋内转来转去,也心生疑惑!

这人怎么今日一直粘着她?竟比从前更甚!

”你怎的不去朝房呢?”

这人却立马一脸慌张,有些无措,忙拉着她的手说,“你是不是厌弃我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好晴儿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晴儿见他如此模样,不禁有些失笑,“怎么了这是?”

见他又扭捏着不肯说话,她便佯装板着脸,斜觑他一眼,“说吧,错哪了?”

他眼尾耷拉着,一向张扬的他此刻显得极其纯良,却又着急忙慌地说,“哪都错了!”

晴儿一下子就被说笑出声来,脸颊都有些泛红!

景安见她如此模样也不禁跟着她一起笑,越来越痴迷...

怎么办啊呜呜呜他媳妇儿好美好想藏起来!

晴儿见他眼神越来越不一样,便放下手中的诗书,轻咳了一声,正了正脸色说道,“要说便说!”

他顿时又苦着一张脸,墨迹好半天才开口,“是五阿哥,五阿哥同我说箫剑想见你的事!”

闻言,晴儿转过头看着他,眼角微微上挑,说道,“怎么了?不放心呀!”

原来是这件事啊!怪不得连朝房那都告了假,不过她明明已经...不会是五阿哥没跟他说吧?

“也不是,我就是...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反正...”

你喜欢的也不是我...

“对呀,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我已经是你们富察家的儿媳妇了!”她轻轻一笑,便又拿起了诗书。

景安有些愣住,媳妇儿这句话什么意思?

待到他反应过来,立马站了起来,拉过她,“媳妇儿,你的意思是...是,你是真心和我成婚,和我在一起的!”

晴儿还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书都落了地,反应也太大了吧?

她不是真心嫁给他还是假意嫁给他呢,真是的!

还有,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的就喊她那个啥呢?

虽说现在这屋内也就他们二人,可她也是要面子的呢!

一时不禁脸颊有些泛红,这手也握得太紧了,想松松...

这人却死活不松,还是一脸激动,“是不是?媳妇儿,我...我没听差吧!我...我我...呸怎么说不清呢!”

她见他急得话也说不清,有些好笑!

她便微微低下头,伏在他耳边轻轻说,“我们是夫妻,生同衾,死同穴!”

景安一下子愣住,媳妇儿意思是什么?

他像是猛地反应过来,紧紧地把晴儿抱紧怀中,“死了也要在一起,死了也要在一起!好好,媳妇儿,我们死了都要在一起,你不要离开我!”

他觉得这两句话还真是好,他和媳妇儿是夫妻,当然死了也要在一起!

晴儿听着他的解释也不禁失笑,这样也可以?

也行,反正意思差不多的!

谁让他从前便不喜诗书,往往和永琪他们一起也总是舞刀弄棍的,没个正形,怪不得呢!

景安若知道他钟爱的媳妇儿竟从内心深处觉得他不通文识,定然要去好好反省!

“媳妇儿,那你岂不是没有见他?”他叫的愈发顺口,毫无违和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