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京城

“小燕子,五阿哥他也不是自己非要娶知画,是皇阿玛和老佛爷的命令他也不能违背呀,你别打了...”

紫薇一袭玫红色宫装,气质卓然,看着小燕子在院子里拿着鞭子甩来甩去,一发不可收拾,也插不上身。

“你别再替他说话了,他说不定就喜欢那个什么画画儿,不然怎么会娶!”

小燕子越想越生气,手里的鞭子也不听使唤,什么狗屁阿哥!

紫薇见劝不过,担心她伤了自己,正准备上前去,小燕子的鞭子“呼——”的一下就上来了!

“紫薇!”尔康和永琪正往这边来,正好看到小燕子甩着鞭子朝向紫薇。

尔康一个轻功翻过去,一把搂过紫薇,“啊!”紫薇惊叫一声,最后还是被擦破了手。

“紫薇,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尔康一脸急切地问。

“我还好,没事,只是稍微擦破了皮,倒是小燕子...”紫薇神色有些慌张地看着小燕子。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小燕子练鞭的时候,你离她远点,你怎么不听呢?”尔康想起来就一阵后怕,小燕子甩起鞭子向来是六亲不认,真不知道下次会怎么样!

“好了好了,我没事...”紫薇忙安慰他说。

“小燕子,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发脾气就伤紫薇吗?她是你妹妹啊!”永琪本来就在为娶知画的事烦心,看到这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小燕子听到他这样说,心中更加气愤,冲着他开口,“好啊,我不得你五阿哥的心,你去找你的画画儿啊,人家可是什么都会呢!”

“什么我的画画儿?我到现在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你就这样冤枉我!”

“你还不知道,人家可是知道的紧呢,娶进来就是福晋啊,我当初也是你明媒正娶的,怎么就成了侧福晋了?”

“你能不能不要再无理取闹?”

眼见着两人越吵越凶,紫薇跟尔康赶紧上去。

“永琪,别跟小燕子一般见识,她也是气昏了头了...”听了尔康的话永琪脸色才有所缓解。

紫薇赶紧趁势安慰小燕子,“小燕子,你不要这样啊,听永琪说,就算知画进宫永琪心里还是只有你一个啊!”

“那怎么不让尔康多娶一个呢,我看你怎么想?”小燕子气上了头,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什么?”紫薇却为之一震。

“你在说什么啊小燕子,你们之间的战争干嘛要引到我跟紫薇身上?”尔康心疼的揽过紫薇,头也不回地带着紫薇走了。

永琪抚了抚发痛的额头,这一段时间自己一边要忙着应付皇阿玛,日日回到景阳宫还要看小燕子发脾气,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求皇阿玛不娶知画是对还是错,思及此,他转过身便离开了!

小燕子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扔了手中的鞭子,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海宁距京城也有一定的距离,故而婚队要提前三天,转眼就到了知画进宫的日子了。

海宁城锣鼓喧天,一片繁华。

街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整个海宁的百姓都知道今日是陈家小女出阁的日子。

陈家四小姐凤冠霞帔,十里红妆。

俗话说,海宁城的风水养人,这句话在陈家四个千金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知琴、知棋、知书三位小姐各有所长,剩下的四小姐才是真正的倾国倾城,名动海宁!

怪不得说陈太守夫妇教养有度,毕竟不是谁都能教养出如此优秀的女儿的!

按照皇城的规矩,初八那日五阿哥在京城迎福晋入宫,晚上行册封之礼。

陈画儿悠哉悠哉地坐在轿子里吃着点心和水果,好不惬意。也不知道这五阿哥长得是不是如书中写的气质卓然,若是每天朝夕相处有一张好的容貌也是极好的!

阿兮看着自家小姐掀起盖头,吃得毫无形象又毫无违和感,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小声笑了笑又善意提醒道,“小姐,您别吃得太多了,不好消化...”

陈画儿斜了她一眼,星眸微嗔,又顺手递给她一个橘子,“你不知这皇族规矩甚多呢,不吃饱哪有力气行礼呀!”

阿兮看着自家小姐,雪肤花貌,灿若春华,一袭红色嫁衣更显得妩媚动人,真是不知道宫中的五阿哥是前世修了多大的福分,能娶到她家小姐做夫人,不过传闻五阿哥也是气质不凡,想必将来的小公子定是人中龙凤呀...

她想着想着忍不住“咯咯咯”笑出声来,陈画儿可不知道阿兮脑子里在想什么,进了景阳宫之后,相安无事那是最好的!

——

皇宫

一下朝,五阿哥就和尔康在雨花亭坐着。

“怎么,还没跟小燕子和好呢?”尔康看着永琪坐在那里,神色奄奄,也不接话。

“小燕子如今这样,还是以往一样跋扈不讲理,太后怎么会喜欢她呢?紫薇一心为了她,她倒好还说了紫薇一顿,到现在紫薇都不愿意进宫,这跟你还又闹脾气?”

永琪有些烦闷地开口,“谁知道呢,她是越来越不讲理了,我也不想回去,自从上次之后我就没有过去...”

“这么长时间没回去,看来这次事情有点严重啊!”尔康也不是不能理解永琪,这一次小燕子把紫薇都给伤了,真的是有点过分了。

“那你没跟她说,娶知画是太后和愉妃娘娘的意思啊!”

“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直闹,我哪里有机会说出口?况且太后和我额娘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小燕子...”

尔康转身看向他,“可是这次的事情,你一旦娶了知画可就没有转还的余地了,况且因为陈太守的关系,皇阿玛和老佛爷不会只让知画做侧福晋的,到时候旨意一下来...”

“我哪里不知道呢,可是我额娘一直不肯松口,就算我对小燕子再好,可那是生我养我的额娘啊,小燕子,可小燕子从来没有考虑过...”永琪又闭了闭眼,眼底划过一丝挣扎。

尔康不忍看他难过,便提议,“既然明日才是大典,那我们今天就出宫好好玩乐一番,不去想这些糟心之事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

“小姐,前面就是京城了!”阿兮惊喜地喊,从小在海宁长大,这也是她第一次来京城呢。

陈画儿也很好奇,毕竟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来!她刚想探头出来,就被阿兮拦住了。

“小姐,不能这样没规矩呢,不然进了紫禁城是要被人家笑话的!”阿兮一板一眼地说道。

陈画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阿兮,你还不了解你家小姐呢,我陈画儿,不,陈知画最是知书达礼了!”

阿兮向她吐了吐舌头,笑着说,“小姐,那您可收敛着点,说不定就快能看到五阿哥了呢!”

陈画儿就差翻个白眼,给她恶补一下这轰动全城的还珠格格了...

前面就是京城了,护队首领汇报说,先在京城的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与皇城的婚队交接,陈画儿巴不得快点下车,好看一看这满京城的光景呢!

“小姐,您别想了,您马上就是五阿哥的福晋了,怎么能出去呢?”一进客栈,阿兮就打断了她的想法。

“阿兮,就这一次呢!”陈画儿软磨硬泡,阿兮是陈母身边长大的,一向规矩死板,怕是不好说服。

“小姐,您累了那么长时间了,快歇着吧就!”

“好阿兮,你要知道,我们俩一旦进了宫可就出不来了,到时候连这京城都没见过,那多可怜啊!”说着,陈画儿就觉得阿兮脸色微变,有些动容了,她便接着趁热打铁,“你看,一会出去的时候呢,我们避开侍卫,神不知鬼不觉,过了两个时辰再回来,明日进宫也无憾了呀!”

“那,就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就得回来!”

阿兮发誓,她真的不是自己想看,是小姐!都是贪玩的小姐!

“好着呢!”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吧,总比没有强,呜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