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拜堂

“说哪的话啊,额娘如今开心,趁年轻便想着能为你们多做些什么,倒是老佛爷,只怕还要因为不能亲自过来而伤心呢!”愉妃笑着说。

“你呀,如今什么都别想,只要好好地生下孩子就好了,额娘啊,这辈子也别无所求了!”

陈画儿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连几日她都过得极其滋润,赏赐一大堆,还不用见人,她更是乐得紧!

听宫女们谈起,如今景安也算抱得美人归了!

那日他醒来就看到旁边的晴儿,还有些不敢相信,暗恋这么多年的人儿成了他媳妇,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接着他就抱着晴儿的胳膊就开始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他这么多年的“感情”,最后等他反应过来,还有一屋子人的时候,才不禁暗叹自己的“一世英名”都给毁了,把人全都给轰了出去,只留下他和他的新媳妇儿!

晴儿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愣怔,再反应过来也不禁失笑!

景安向来如此,她也怕他不小心碰到伤口,便迁就着他!

没承想过了一会,衣襟还是被慢慢往外浸出红色。她吓了一跳,忙去喊大夫,偏生这人还拉着她怕她消失便不让她走!

她不禁暗叹,怎的从前没看出他如此粘人!

景安可不是如此想,这是她从小喜欢到大的媳妇儿,好不容易娶进来了,如今还没拜得了堂,可不能溜走!

便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们还没拜堂呢,你不能走!”

这小子坚决不拜堂就不让大夫进,他爹也晓得他的劳什子性子,只能依着他,丫鬟小厮们忙准备着,好在都是现成的东西,一会就弄罢了!

晴儿有些无奈,毕竟她也是在富察府!

这家伙下床就拉着晴儿拜堂去,礼官也麻溜地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礼成!”

他全程都笑得一脸灿烂,晴儿也跟着他成了礼,直至最后结束的时候他眼角一看到胸前溢出的大片红色,一阵眩晕,就倒了过去。

这可能会成了景安大人一辈子的污点了!

他下决心一定要治好晕血的大毛病,不然等着他儿子出生的时候,他只能在眩晕中度过了。

他没想到的是他第一个儿子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他真的晕过去了,还是被吓晕的!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而陈画儿这边,有孕后变化更加明显,尤其是五阿哥,真真是不敢再欺负她了,也不敢靠近她呢!

之前是不肯让人靠近她,也不准她动,后来发现这样不太可行,便在照顾她这件事上凡事皆亲力亲为,后来又发现自己也不能时时刻刻待在夫人身边,不免有些懊恼...

陈画儿见他往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也不忍逗他,“来,五阿哥过来!”

他犹豫了一瞬便走到她身边,轻轻地说,“怎么了呢?”

她让他坐下来,又一把拉过他的手,轻放在她并不明显的小腹上。

他微愣,手心随即传来一阵温暖,他也不自觉得动了动,脸上带着惊喜,“这,画儿,这是我们的孩子?”

陈画儿笑着点了点头,对他说,“这孩子呢,知道他阿玛在摸他呢!”

他脸上带着孩童般的笑颜,满是激动,这是他的孩子,他跟画儿的孩子!

他也有自己的孩子了!

他把陈画儿缓缓地抱进怀里,开口道,“画儿,我会好好对你和我们的孩子的!”

陈画儿想着自己也是初为人母,激动是有的,怎么也比不上这人呢,愣怔了好几天才终于承认了他儿子的存在了!

不,也不一定是儿子!也可能是女儿,女儿也不错,儿子也不错..

但还是不免有些害怕,怕真书中所写,再不济也不会历史也不会改变!她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是哪个世界,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

只要他们都能好好的,她真的想改变结局...

如果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带着他们的孩子,在哪里都是好的!

时间慢慢过去,也渐渐步入正轨。

五阿哥也开始了早出晚归,听说叶县那边人心惶惶,有些不太平。皇帝和五阿哥尔康他们一直在为叶县的事情烦心,不知道会是怎样!

紫薇倒来过陈画儿这两次,跟陈画儿也比较谈得来,毕竟她一直心里佩服这个小姑娘,很难不喜欢!

虽说如今知画跟小燕子是平起平坐,不过若是将来五阿哥成了太子,以愉妃和太后的秉性,小燕子也难为太子妃!

让她心生奇怪的倒是小燕子,从前一直与陈画儿不对付,如今也愿意同她一起过来了!但愿她能明白,五阿哥作为储君之选是不会只有她一个王妃的,不知是不是想开了?

只要箫剑不插手,一切应该还算和谐。可箫剑因着晴儿的事...她跟尔康对此一直是模糊的态度,景安算起来是他们的弟弟,对晴儿一往情深,若没有箫剑不失为最好的选择!

可箫剑向来非池中之物啊!连她跟尔康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尤其是这次的抢婚,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真的发生了还是让人感到一阵后怕!

陈画儿倒是一切都好,只是有些嗜睡,有时候半个时辰,后来一两个时辰,弄得她都不敢睡了!

永琪也看出她有些不对劲,偏生太医也查不出什么。说是正常反应呢,但也不太会如此呢!

她便还是如往常一样,吃好喝好睡好!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

那日晚上,她就觉得小腹有些微微疼痛,秀眉微锁...

永琪一向睡得浅,一下子就醒了,见她面色苍白,一下子慌了神,“画儿,画儿?”

“来人,快来人!传太医!”

一阵来来回回,陈画儿脸色才有些好转,却一阵后怕。

“王妃今日可是服用了什么不该用的膳食或者见了不该见的人呢?”胡太医说。

桂嬷嬷忙开口,“不会呢,王妃的膳食都是由奴才亲自把关的,不会出错的,倒是...倒是今日还珠格格来了!”

她猛地开口,“这会不会是还珠格格,有了嫉妒之心?”

陈画儿微蹙了蹙眉,难道真是小燕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